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033章  回敬

    一下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傍晚时分,凤家二代三代所有嫡系子弟齐聚朱雀厅,为司徒越三人接风。

    凤家用来待客的有青龙、白虎、玄武、朱雀四大厅,因为凤家身具天凤血脉,所以四大厅中朱雀厅是用来招待最受重视的客人的,能启用朱雀厅来为司徒越一家接风,足以看出凤家对司徒家的重视。

    司徒家也确实当得起凤家的重视。

    司徒家与凤家一样,也是西楚国四大世家之一,虽然比凤家要弱了一线,但能成为公认的世家,司徒家的底蕴亦是极为深厚,司徒越这个家主如今也是武圣境界,虽然他的年纪比凤连城要大上好几岁,但能在这个年纪修到武圣境,也是极为少见了。

    如果不是凤家每五百年就有一位子弟能觉醒天凤血脉,凤家也不一定能稳稳压过司徒家。

    正因为司徒家的实力雄厚,所以族里那些有女儿的人才更为司徒浩与凤至的婚约而惋惜。

    司徒越是司徒家的家主,他又只有司徒浩这么一个儿子,将来的司徒家必定是司徒浩的天下,这司徒浩又自幼就有天才之名,天赋比之凤来也丝毫不差。

    这样一个人,将来竟然要娶凤至这个废材?

    若是将来嫁去司徒家的,是他们的女儿,那该有多好啊!

    许多人在心里这样想。

    司徒越虽然是司徒家的家主,但他与凤连城是同辈,所以这接风宴,凤家的家主凤天穹及其他老一辈的都没来,只由凤连城以及其他几个兄弟出面招待。

    这样的规格其实也不低了。

    凤连城几乎已经内定了是凤家下一任家主,而且已经是凤家长老会的长老,又是玄武大陆上最年轻的武圣,再加上他与司徒越还是莫逆之交,这样的安排再合适不过了。

    只不过,以凤连城为首的凤家众人虽然早早就来到了朱雀厅替司徒家三口接风,但也不知为何,司徒越三人却迟迟不至。

    干等了许久,众人心里便泛起些怪异来。

    在主家的接风宴上迟到,司徒家的人就如此不知礼数?

    当然了,最惊讶不解的其实是凤连城和龙轻语夫妇。

    他们与司徒越夫妇相交莫逆,自然知道他们不是这等轻狂之人,那如今

    就在凤连城思忖着要不要差了人去客房问一声,就见司徒越领着妻儿姗姗来迟。

    司徒越哪里能不知道自己一家已经迟到多时,脚步匆匆地走到凤连城跟前,冲着凤家众人就是一礼,“抱歉了各位,是我们一家失礼了,实在是犬子突然有些不适,所以才耽搁了时辰,还望各位海涵。”

    众人自然连声说着无事,然后齐刷刷地看向跟在云悠然身后有些躲躲闪闪的司徒浩。

    比起之前的趾高气昂,这时的司徒浩有些蔫蔫的,恨不得将自己藏在云悠然身后也就罢了,手里还拿了一把小巧的扇子遮住自己的脸。

    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见了都差点忍不住笑出来。

    或许是一时间没寻着折扇,司徒浩手里拿的是一把女子用的团扇。

    一个男孩儿拿女孩儿才用的团扇遮了脸,莫非这司徒家的小天才好这一口?

    因为这个,众多凤家嫡系原本对于凤至将来能嫁给司徒浩而有些酸酸的心理倒是奇异的缓解了些。

    凤连城作为主人,听司徒越说司徒浩有些不适,当然不能不表示一下自己的关心,“司徒兄,我这侄儿到底发生了何事?为何会”

    为何会拿了把不伦不类的团扇遮脸。

    司徒越当然知道凤连城在问什么,闻言尴尬的一笑,“这孩子,也不知是不是被什么毒虫咬了脸”

    然后转头看向司徒浩,厉声道:“浩儿,你虽然还却也是个顶天产地的男子汉,不就是脸上起了些疙瘩吗,何至于如此遮遮掩掩的,我司徒家没有这样的子弟!”

    被司徒越这一吼,司徒浩露在外面的那双眼睛便满是委屈。

    可是他又不敢违逆父亲的话,所以纵是再委屈,也只能负气地将手中的团扇丢至一旁,露出脸来。

    也是看到司徒浩的脸,众人才明白他为何会如此。

    原本白嫩俊秀的小正太,一张脸上这时布满了指甲盖大小的小疙瘩,衬着他那白皙的肤色,看着便极为可怖。

    下午一家三口回了客房之后,也不知怎的,司徒浩脸上就密密的起了一层这种小疙瘩,任司徒越夫妇用尽了办法都没有用。

    司徒浩虽是个男孩儿,却也不能接受自己顶着这样一张脸出现在凤家人眼中,所以才死活不肯出门,闹到最后便寻了把扇子遮脸。

    凤家众人正惊讶着,凤来和凤鸣就不由自主地往凤至身上看了一眼。

    他们下午可是见过司徒浩的,那时司徒浩的脸上还是白白净净的,这才过了一下午,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凤来和凤鸣可没忘了,在别人眼里是废材的凤至,实际上可是一名深藏不露的丹师。

    司徒浩的脸,会不会就是凤至动的手脚?

    接受到哥哥和弟弟的视线,凤至虽然没有明说,却冲他们眨了眨眼。

    果然是她!

    凤鸣有些崇拜地看向凤至,下午时司徒浩那副看不上凤至的模样他可是记得很清楚的,见凤至能轻而易举的收拾了司徒浩,年纪还小的他哪里能不崇拜。

    至于凤来

    他心里这时只能想到一个词。

    腹黑!

    太腹黑了!

    下午还拉着司徒浩的手叫人家司徒哥哥,然后就能下这样的手。

    这样想想,以他这些年对凤至的恶劣态度,凤至没随便给他下点什么药,还算是他命大了?

    在三兄妹用眼神交流的时候,司徒越已经领着云悠然和司徒浩入了座。

    司徒浩那张惨不忍睹的小脸蛋儿,可是收获了不少注目,看着这样一张脸,先前那些羡慕凤至将来能嫁给他的人也都不约而同的将那羡慕收了回来。

    似乎察觉到了凤家众人的打量,司徒浩抬头就又冲着凤至狠狠瞪了一眼。

    被他这一瞪,凤至不仅没生气,反而有些乐了。

    这小屁孩儿就是不长记性,脸上的疙瘩可还没消呢,就还敢再瞪她,如若不然,她就再让他尝尝鬼脸花的花粉有滋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