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绝色龙妃很嚣张最新章节!

    第328章  以身葬剑

    少女顿时就红了眼眶。

    她瞪着面前的那名炼器师,“你才是疯子,你们全家都是疯子!”

    她本就不擅言辞,更加不会与人对骂,憋了半天,也就只憋出这么一句来。

    看到这一幕,唐柒倒是若有所思的模样,然后低声道:“原来是她啊……”

    语气颇为复杂的样子。

    这倒叫凤至有些好奇起来了,所以说,这少女在昊天城,名气还不小?

    “她是谁,很有名吗?为什么那人要说她是疯子?”凤至一连问出这几个问题。

    她有预感,只怕是会与少女手里一直抱着的那把剑有关系。

    听完凤至的问题,唐柒极为老成地叹了一口气,“这可就说来话来了……”

    然后开始讲起关于这少女的事。

    少女姓莫,名为莫琉。

    莫家世代为炼器师,即使在有唐家的昊天城,莫家的名气也着实不小。

    早前那些年,那些想要一把好武器却又踏不进唐家大门的人,有许多最后都选择去莫家,而且还都满意而归。

    由此可见,莫家是有着与名气相符的实力的。

    这样的情况在莫琉的父亲,也就是莫钧手里有了改变。

    莫钧自幼就聪慧,在炼器一道上更是极有天赋,当时更是与唐家的年轻一代的第一人并称昊天城两天才,由此可见其厉害之处。

    原本,所有人都以为莫家在莫钧手里必定会有长足的进步,炼器手法也会更进一步。

    但谁都没想到,莫钧在三十年前的炼器师大赛上输给了唐宁的父亲,也就是当时唐家最杰出的唐兆宇之后,竟然一蹶不振起来,从此再不思如何进步,而是转而着了魔一般的研究起如何开创另一个炼器流派来。

    所有人都只当莫钧这是异想天开。

    新的炼器流派,全新的炼器体系与手法,这又岂是以一人之力短时间能开创出来的,就算有那么一天,也必定是由一个家族甚至整个炼器行业一代一代的总结演变而来。

    就算莫钧有天赋,但他一人又怎么可能做到?

    可任旁人如何泼冷水,莫钧却都毫不理会,只一心扑在了他的想法之上。

    这一研究,就是十几年。

    沉迷于这看不到希望的研究里面,莫钧不仅从此将莫家的炼器房给关了,再不给别人炼器,还长年累月的足不出户。

    甚至有许多人都断言,莫钧这辈子只怕就要打一辈子的光棍。

    但莫钧又一次出人意料了,十几年前,他不仅以极快的速度娶了妻,还先后生下了两个女儿,也就是如今的莫琉,与那个小姑娘莫璃。

    有了妻儿,莫钧并没有因此而回归到家庭之中,而是打从莫琉小时候就开始向她灌输炼器相关的知识,且还没有丢下他的研究。

    可是,就如其他人所想的那般,开创一种新的流派新的体系,这样的浩大工程单凭一人又如何可能短时间就能做到?

    这样又过了十几年,莫钧的研究不得寸进。

    然后,三年前的某一日,正在炼制一把剑的莫钧,也不知道是发了疯还是怎么的,竟然一跃跳进了炼器的炉火之中。

    莫家虽然不如唐家那般以异火作为炼器的火,但也是引了地火的,地火何其灼热,莫钧这样跳进去,自然只能落个灰飞烟灭的下场。

    这件事在当时的昊天城也引起了极大的轰动。

    天才如莫钧,最后却落了个如此凄惨的结局,怎么能不叫人遗憾又惋惜?

    而这遗憾惋惜之后,却也渐渐将莫钧当作了疯子。

    “……若不是疯子,你那死鬼父亲又怎么会做出以身葬剑这种事来?要知道,是我们炼器师炼器,而不是炼器师被出自自己之手的武器给弄得疯魔!”那名正与莫琉对视着的年轻炼器师这样道。

    听到这两人的争吵,有对知道莫家以及莫钧之事的炼器师便都看向这边,不时还指着莫琉和莫璃低声说着什么。

    见着这一幕,今年只有五岁的莫璃更是紧紧牵着莫琉的衣角,吓得直往莫琉身后躲。

    而莫琉,被那“以身葬剑”几个字一刺激,她眼里猛地就多了几分狠色,然后右手落在剑柄之上,“你再说一遍?”

    那名炼器师见着莫琉这副欲出剑的模样,目光之中便现出忌惮来。

    这忌惮,倒不似是因为莫琉,而是……

    因为她手里的这柄剑。

    不仅是这名炼器师,其他那些正对着这两人指指点点的人,也都面色微变,然后闭上了嘴。

    现场一时之间便也安静了下来。

    唐柒也看着莫琉手里那把还未出鞘,看不清真容的剑,又压低了声音对凤至等人道:“莫琉现在拿着的这柄剑,就是莫钧当初以身葬剑之时,炉中正炼制着的那一把。这柄剑后来是被当时刚刚十三岁的莫琉完成的,说来也奇怪,自从莫钧以身葬剑之后,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变化,这柄剑就变得有些叫人捉摸不透了……”

    比如说,剑一出鞘便似有厉鬼的呜鸣,极易扰乱人的心志,与人对敌时,还能叫人看到满天的鬼影。

    又比如说,还曾有人看到过这柄剑竟然自己动来动去,犹如鬼物。

    ……

    等等。

    这样的传说有很多,有的是有人亲眼见过的,有的却是以讹传讹。

    总之,虽然传言不可尽信,但也不可不信。

    也不是没有人打过这柄剑的主意,可是这柄剑似乎只有拥有莫家血统的人拿了才无事,旁人只要一沾手,必定会被那凄厉的呜鸣之声扰得头疼欲裂,甚至还曾有人因忍受不了这痛苦自残而亡的。

    这样一来,这柄剑自然被打上了不祥的标记,却是再无人敢打主意了。

    若非如此,以莫琉和莫璃两人,又如何可能保得住这柄剑?

    听完唐柒的讲述,凤至微微扬眉,面上的兴味却是越发的浓了。

    早在第一次见到莫琉以及她手里的那柄剑时,她就察觉到了这柄剑的不同之处,那剑虽然并不出奇,但剑上竟然隐隐有灵体的气息。

    当然了,这灵体并非器灵。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