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点点的红芒一闪之后,形成一大片,立即便朝着凤至这边激射而来,因为速度太快,甚至还在空气中拖出一条长长的尾巴。

    东来仙翁冷哼一声,“老夫看你再如何躲!”

    先前他的攻击,凤至仗着速度比他要快那么一丝丝,每次都能险之又险的躲过去,但是速度快并不是就真的无敌了,凤至能躲过一次攻击,那她能躲过十次一百次的攻击吗?

    若是这十次一百次的攻击是同时发动的呢?

    东来仙翁之前的攻击只是一点,自然容易被躲过去,但现在他的攻击却是面,凤至就是有再快的速度,又如何能躲得过?

    不得不说,这样的手段无疑是极为有用的。

    一大片的红芒激射而至,凤至顿时就觉得牙酸了。

    黑风洞里悟到的身法也确实极为了不得,就算是这么一大片的红芒,但在凤至的左突右闪之下,仍然躲过了一大半。

    但那红芒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就算凤至已经躲过了一大半,剩下的那一小半也着实让她吃够了苦头。

    “嘶!”

    红芒打在凤至的身上,她身上那件防御力不错的仙衣瞬间放出一个透明的防护罩来,防护罩上那层薄膜顿时便因红芒打在上面而不断荡起层层的涟漪。

    但那红芒的攻击力本就不俗,数量又不少,仙衣也只不过挡了几个呼吸的时间而已,就再也撑不住,在发出一声轻微的“啵”的声响之后,那光罩便化作光点消失,仙衣也骤然黯淡下来。

    很明显,这件仙衣虽然没有彻底废掉,但至少在短时间之内,是没有办法再给凤至提供防护力量了。

    而在光罩消失后,剩下的没有被挡下来的红芒,就是真正的打在凤至的身上了。

    只一瞬间,凤至就觉得自己似乎是置身于烈火之中,整个人也无时不刻都在承受着被灼烧的痛楚。

    “该死的!”凤至在心中暗骂一声。

    也不知道这红芒到底是什么东西,品质却也着实不低,凤至敢肯定,她身上现在的温度绝对能瞬间将最坚硬的寒冰都给汽化了。

    嗯,她觉得她现在吐口气,只怕嘴里都得喷出火来。

    也亏的凤至自己本来就是个喜欢玩儿火的,对火的抗性本就极高,否则的话,只是这些红芒的温度,怕就能将她活生生给烧化了。

    以后一定要找个机会将自己的火焰再升级一下,不仅能增强攻击性,也能为她以后炼丹做准备。

    凤至还有闲功夫来想这个。

    虽然这些红芒给凤至带来的伤害不小,但凤至又岂会因为这点伤害就被打倒?

    东来仙翁的红芒就是再多,总也是有限的,而凤至的仙体又是几经锤炼过的,虽然受了些伤,但也不至于影响她接下来的战斗。

    轰!

    身上苍白的火焰猛地升腾,凤至干脆将自己的火焰也放了出来。

    所谓礼尚往来,既然东来仙翁拿火来招呼她,她当然也得回敬一番了。

    再则……

    都是火,总也要分出个高下来才行。

    在凤至的控制之下,苍白的火焰迅速形成一朵朵小小的火花,那一朵朵火花不断升腾跳动着,虽然让人感觉不到一点炙热,却有一种叫人看一眼便觉得胆寒的诡异力量。

    凤至的火焰,当初在下界时就已经几经融合,就算如今来到了仙界,也不是没有杀伤力的。

    看到凤至召出火焰,东来仙翁也有些诧异。

    这种苍白的火焰,他以前可从来都没见过。

    但东来仙翁其实是有些不以为意的,毕竟他和凤至之间的实力差得太远了,整整一个大境界的差距,他是压根儿就不相信凤至能给他带来多大伤害的。

    不过,下一刻东来仙翁就意识到自己错得有多离谱了。

    苍白的火焰看似晃晃悠悠,但实际上速度却是极快的飞向了东来仙翁,虽然数量没有东来仙翁的红芒多,但声势可是半点也不小。

    东来仙翁虽然并不觉得凤至能让他阴沟里翻船,但他到底也是活了十万年的人,既然已经开始战斗了,又哪里会大意了去?

    因而,哪怕没将这些火焰看在眼里,他的态度却仍是极为慎重的。

    手中仙剑一挥,一道雪亮的剑光便朝着这些火焰划来。火焰虽然并无实质,但东来仙翁手里的仙剑并非凡品,平时随手一挥也是能将空间都割出裂缝来的,更何况现在是被东来仙翁全力摧动了,剑光极为精准地斩在了火焰之上,瞬间便将朵朵火焰给斩成了两

    半。

    凤至的火焰又岂会如此无用?被斩成两半的火焰并未如东来仙翁所想的那般消失,反而在跳动了一下之后,迅速形成两朵全新的火焰,而且原本让人感觉不到温度的火焰,突然之间就往外散发出惊人的热度,比之东来仙翁先前那些红

    芒一点也不弱。

    东来仙翁心中一凛。

    没等他再有所行动,那朵朵已经将他团团包围起来的火花,就已经“嘭”的一声猛然向外爆开,就像一朵朵巨大的烟花,绽放出极为耀眼的光芒来。

    当然了,东来仙翁这时候是感受不到这光芒的璀璨的。

    猝不及防之下,他只听到耳边传来“轰”的一声响,然后鼻子便嗅到了某种焦糊的味道,就好像……

    是什么毛发被烧焦了一样。

    毛发?

    东来仙翁先是一怔,然后立即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他下意识的往自己的头上摸过去,却摸了个空,然后才极为崩溃地发现,他原本那一头保养得油光水滑的头发和胡须,竟然被先前那阵火光给烧了个精光?

    东来仙翁顿时就黑了脸。

    事实上,他现在手头是没有一面镜子,否则他一定会发现,他脸上现在有多精彩。

    不过,有凤至在,她这般乐于助人,又哪里会不乐意指出这一点?

    于是……

    凤至先是捂着肚子狂笑了一阵,然后才正色道:“东来老头儿,你有没有觉得你现在手里差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

    东来仙翁一怔。他正可惜自己的须发呢,被凤至这样一问,又哪里能猜到凤至想说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