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好不容易走到了最后,又明知道会面对一个强敌,凤至觉得,自己就是再怎么小心谨慎,那都是不为过的。

    先是放出神识,却没有找到敌人的所在,凤至于是便也慢慢往敌人可能在的地方行去。

    而在这样的过程之中……

    凤至忍不住抽了抽鼻子。

    怎么回事?

    凤至很是不解地停下脚步。

    随着她越走越近,她也越来越清晰的闻到了,空气之中正散发着一股子让凤至极为熟悉的味道,嗯,也是极为恶心的味道。

    这种味道,只让人闻一次,就足够人一辈子都牢牢记得了。

    简直是噩梦级别的味道!

    不是那恶神花的味道又是什么?先前凤至曾经在打怪升级的过程中遇到了一名身上沾了恶神花味道的东来宗弟子,那名东来宗弟子就是凭借着身上这恶心的味道,倒是成功收集到了不少的钥匙,后来被凤至遇到了,先是胖揍了一顿,然

    后再送他去见了赵长生几人。

    凤至本就与东来宗的人有旧怨,所以在进入洞府之前,她其实是仔细注意过东来宗的情况的。

    东来宗这次来了十余人,但这十余人的实力都并不如何强,顶多也就是天仙中期。

    凤至本以为,进到洞府之中的有大罗金仙,东来宗的这些人怎么着也应该被淘汰出局了才是,这剩下的最后一人自然不可能是东来宗的人。

    但是……

    现在整个仙界,除了东来宗的人,还有谁身上会沾着恶神花的味道?

    再或者……

    凤至脑中灵光一闪。

    她突然想到,东来宗是有大罗金仙的,也就是在仙界建立了东来宗的那名开山祖师,也正是因为有这样一位大罗金仙一直撑着,东来宗虽然实力不强,却也好歹在仙界站稳了脚跟。

    这次进到虚空叟洞府之中的那几名大罗金仙,为了不丢面子,都是刻意乔装打扮了才进来的。

    那么,会不会,东来宗的那名开山祖师,同样觊觎虚空叟的洞府,他也是那乔装打扮进到洞府里来争夺机缘的大罗金仙之一?

    这样一来,什么都能解释得通了。

    随着那恶神花的味道越来越接近,凤至也越来越肯定自己的猜测了。

    她现在也是真的庆幸自己坚持到了最后,否则的话,若是真的让东来宗的人将这虚空叟的洞府和留下的宝物得了去,那岂不是便宜了她的仇人?

    要知道,东来宗每强大一分,凤至将来与他们对上之时,就要多花一分的功夫。

    还好还好!

    凤至轻轻拍着胸口。

    她原就对这虚空叟的洞府志在必得,现在多出了这么一个理由,那就更是要咬定青山不放松了。

    想明白这些,凤至干脆不再往前走了。

    她站在原地,两片嫣红的唇勾出一个极为惑人的弧度来,淡淡地道:“东来宗的东来仙翁?”

    空间里一片寂静。

    就好似,这里面除了凤至之外再没有其他人,而凤至也只是在自言自语一般。

    但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别的不说,只那仍不断在凤至鼻端飘荡的恶神花的味道,就切切实实的告诉凤至,这里面还有一个人的存在。

    见对手不说话,也不露面,凤至再次扬了扬眉,“你也用不着故意隐藏行踪了,就凭着那恶神花的味道,你想赖也是赖不过的。”

    话才说完,凤至就听到一声隐隐的怒吼。“再说了……”凤至的话还没说完,“你也应该能感觉出来了,我们现在所处的这片空间,应该就是这洞府里完整的空间了,也就是说,我们俩是走到最后的那两个人,只要将对方打倒,我们自然就能得到这

    个洞府,以及虚空叟留下的所有东西,既然如此,我们怎么着都会碰面的,你这样藏头露尾的,又还有什么意思?”

    “呵……”

    凤至的话音方落,就听到了一声冷笑。

    这人的声音听着略有些苍老,即使是笑也似带着刺骨的冷意,叫人在听到他的声音的同时,就会觉得周围的温度都降了好几度。

    “好一个狂妄的黄毛丫头!”

    伴随着这样一句话,凤至总算看到了来人的真正面目。

    这是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若是论容貌,这老者还真的颇有些仙风道骨的,若是一定要形容,那大概就是凤至当初在地球上看西游记时,里面的福禄寿三仙的模样了。

    但是,因为这老者的神情极为阴冷,倒是将他身上那股子的仙风道骨给冲散了许多,叫人只觉得这人极为可怕。

    嗯,尤其是当他的身上还有着恶神花的味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这老者身上的恶神花的味道格外的浓郁,比起凤至先前遇到的那名东来宗弟子,不知道要刺鼻了多少,便是凤至再怎么能忍,随着老者越走越近,她也有些难以忍受地捂着嘴干呕了好几

    次。

    好半晌,凤至才勉强镇定下来。她重新扭过头看向老者,极为嫌弃地道:“我说你这人,知道自己身上的味道不好闻,你也就别在外面走动了,给别人留点活路行不行?这要不是知道我是被恶神花的味道给恶心到了,别人看到我这样呕吐

    ,只怕都会以为我这是怀孕了呢!”

    一句话就将老者气得一张脸涨得通红。

    天知道,就是他自己,也被身上的恶神花的味道恶心到了好吗?

    若是可以,他半点也不会希望自己沾上这样的味道!

    但这话,老者又岂会与凤至这个敌人说?

    他只能怒发冲冠地看向凤至,“黄口小儿,竟然也敢如此大放厥词,老夫今日就代你宗门长辈,好好教训一下你!”

    说完,老者手里便多出了一把仙气缭绕的剑。

    不过……

    还没开始真正的动手,老者看到凤至的那张脸,面上又开始渐渐有了些疑惑。

    他总觉得……

    似乎在哪里见过凤至?

    也正是因为这份熟悉感,老者动手之时倒是有些迟疑了。按捺住要动手的冲动,老者将面上的阴冷略收回了一些,然后问道:“小辈,你到底出自哪个宗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