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此之前,她夺到钥匙,钥匙互相融合,可一直都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

    而这一次,是有什么不同呢?

    凤至凝神思忖。

    若真要说有什么不同……

    那就该是,这一次,她收集到的钥匙一共是十把,融合之后的钥匙上面刻了十个数字。

    再联想到,先前那紫光随着自己体内的仙气一起运行了十个大周天。

    那么,会不会是,得到的钥匙每逢十,就能从这钥匙中的紫光里得到一些好处?

    这样一想,凤至心里顿时一跳。

    如果真是这样,那她就又多了一个要全力夺取钥匙的理由了。

    收集到十把钥匙就让她得到这明显的好处了,那么,当她收集到二十把钥匙,三十把钥匙,四十把五十把甚至是所有的一百把钥匙呢?

    会不会,到时候她就能直接晋升天仙了?

    凤至越想便越有些按捺不住。

    自从到了仙界,她无时不刻都在想着要如何提升自己的实力,现在看到了这样的好机会,她又哪里愿意放弃?

    想来……

    这就是虚空叟对进入到洞府之中的后辈们的馈赠了吧。

    凤至这样想。

    确认了能从这些钥匙里得到这样的好处,凤至也开始暗暗希望,龙衍和凤来凤鸣他们能够尽可能多的收集到钥匙,也从中有所收获才好。

    深吸一口气,凤至再次向钥匙里输入仙气。

    这一次,没有再出现先前那紫光被她身体吸收的情况了,而是如之前那样,浓郁的紫光迅速将凤至的身体包裹,然后,眼前微微一晕,凤至就又出现在了下一个空间。

    几乎是出现在这个新空间的第一时间,凤至就忍不住抽了抽鼻子。

    这个味道……

    只一瞬间,凤至就知道了自己即将在这个空间里遇到什么人了。

    啧啧,就这让人闻过之后绝对不会忘记的恶神花汁的味道,就足够凤至猜出谜底了,不是东来宗的人又是谁?

    想不到东来宗也有人坚持到现在了。

    凤至这样想。

    说起来,这恶神花的味道也确实是让人难以忍受,只闻了这么一会儿,凤至就已经有些忍不住要抓狂了。

    若是其他别的什么味道,还可以用封闭嗅觉的方式来让自己免于受扰,但偏偏,这恶神花的味道它不一般啊!

    恶神花的味道不仅仅只作用于仙人的嗅觉,哪怕是封闭了嗅觉,那味道也可以传递到仙人的神识之中去。

    仙人是能封闭嗅觉,却是没办法封闭自己的神识的。

    可以说,只要闻到这恶神花的味道,那就只有一个“忍”字了。

    凤至现在可算是体会到,当初被她逼着喝下她亲手熬制的十全大补汤的凤来等人是什么感受了。

    狠狠拧着眉,凤至一边忍受着恶神花那**的味道,一边暗暗道:“不行,得尽快将这东来宗的人给解决了才行……”

    否则,她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一直忍受这个味道。

    因为有了这样的念头,凤至是一刻也按捺不住了,直接神识外放,迅速找到那名东来宗弟子的位置。

    还好,这个空间里的东来宗弟子并不是实力最高的那几人,而是有着与凤至同阶的地仙后期的实力。

    在同阶之中,凤至从来是不会怂任何人的。

    直接以身法闪到那名东来宗的仙人跟前,凤至没有打任何的招呼,手里握着之前得到的那柄短剑,便直接朝着人招呼了过去。

    “你……”

    那名东来宗弟子哪里能想到凤至竟然如此不讲道理,猝不及防之下自然应对得手忙脚乱的。

    说起来,这名东来宗弟子之所以能坚持到现在,与他身上的恶神花的味道还有着很大的关系。

    恶神花的味道对于所有仙人来说都称得上是噩梦,而东来宗的众人,身上带着这样的味道,最开始也是觉得生不如死,但习惯了之后,倒是有了种“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的意味了。

    在进到这空间之后,这名想法比较奇葩的东来宗弟子,更是另辟蹊径的想到了拿这恶神花的味道当作武器来恶心其他仙人。

    还别说,这法子也是真有效。

    在前面几个空间里,这名东来宗弟子就是凭借着身上这恶神花的味道,成功恶心到了他的对手们,让他的对手们在恶神花味道的干扰之下,发挥出来的实力不足七成。

    如此一来,这名东来宗弟子自然就捡了不少的便宜。

    所以说啊,事情总是有两面性的,看着是坏事,说不定转念一想就成了好事了呢?在遇到凤至之后,这名东来宗弟子原本还想故伎重施的,但凤至与他之前遇到的那些对手可不一样,就算这恶神花的味道再如何让人难以忍受,凤至都能用自己强大的心志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被这恶心

    的味道干扰到实力发挥失常。

    在同阶之中,凤至本就是不怂任何人的,再加上她为了让自己不用过多的忍受这恶神花的味道,刻意加快了出手的速度,因而,没用多久,就将这名同阶的东来宗弟子给拿下了。

    为了防着这名东来宗弟子跑了,将人拿下的同时,凤至就先一步用神识将这人从肉身到神识全部制得死死的。

    这样一来,便是这空间是容许进入其中的仙人主动离开的,这人也绝不可能传达出什么“想要离开”的意念。

    做完这一切,凤至才铁青着脸朝着这名东来宗弟子冷笑了两声。

    “拿恶神花的味道来恶心人,嗯?”

    最后一个“嗯”字之中,可包含了不少的怒意。

    说着话,凤至还从空间里取出一条鞭子,不由分说就朝着无法动弹的东来宗弟子没头没脑的抽了过去,一边抽还一边愤恨地嘀咕:“我叫你拿这味道恶心人,我叫你拿这味道恶心人……”

    在她的全力出手之下,不一会儿就将这名东来宗弟子抽得身上见不着一处完好的地方了。

    若是那名东来宗弟子能够开口讲话,他一定会忍不住为自己叫屈。他也不想沾上这恶心的味道好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