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眼瞅着老者已经走到了自己近前,那把钥匙离自己也只有一臂之遥,只要一伸手就能从老者的手里将钥匙拿过来,凤至的面上也渐渐露出了笑意。

    似乎完全相信了老者的说辞。

    老者见状亦在心中暗喜。

    总算是取得了这黄毛丫头的全部信任。

    他在心里这样想着,面上也不由露出了残忍的笑意,在凤至的手伸向钥匙的时候,老者眼里闪过阴狠之色,一把几乎完全透明,散发着迫人寒意的短剑无声无息的便往着凤至的胸腹之间递了过去……

    老者甚至已经想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了。

    凤至在毫无防备之下被他偷袭得手,更因为他手里的这柄寒冰短剑冻成冰棍儿,趁着这短短一瞬,他可以轻而易举的取了凤至的性命,甚至还能从容不迫的灭了她的仙魂,让她再无找他报仇的可能!

    先前,他就已经这样做了两次了。

    现在……

    该是第三次了!

    不过,下一刻,老者面上的笑容便僵住了。

    只因为,他并没有感受到他想象中的短剑刺入人体的感觉,相反,他整个人都因为扑了空而忍不住往前踉跄了一下,差点就没能站稳了。

    这是怎么回事?没等老者反应过来,他就觉得身体被人狠狠往后一掼,然后一只看似纤弱,但实际上极为有力的手便掐上了他的脖子,再将他整个人都往上一提,老者便整个人都悬空了,两只脚甚至还在空中使劲儿甩了

    两下。

    “你……”

    他满眼惊骇地看向近在咫尺的凤至,不明白为何会这样。

    他不仅没有偷袭到凤至,反而还被凤至给制住了?

    感受着自己的浑身无力,老者纵是再怎么觉得不可能,也只能接受这样的现实。

    他不仅明着斗不过凤至,现在连偷袭都没能得手,反而被凤至给顺势反制了!

    老者也是个当机立断的。

    意识到现在的情形有些不对,自己只怕是要在凤至的手里栽个大跟头,他再也不想着什么得到虚空叟留下的宝物,从此走上仙生巅峰的事了,而是想着要怎么样保住性命。

    这样的念头电闪而过,老者当即便张嘴,想要说出他要离开这样的话来。

    不过……

    凤至这时又哪里能容得了他开口?

    “想走?”凤至冷哼一声,掐在老者脖子上的手一用力,便成功让老者一张脸涨得发紫,“问过我的意思了吗?”

    说完,也不待老者有所回应,凤至手上再无任何保留,老者的头也跟着往旁边一偏,整个人再无任何声息了。

    松开手,任老者的身体软倒在地,凤至面上仍没有任何的大意。

    对于仙人来说,肉身的死亡算不得什么,只要仙魂仍在,将来就总有卷土重来的可能。

    几乎就在老者软倒在地的同时,从他已经完全没了声息的肉身里,便飞出一道淡淡的呈了人形的白光,这便是老者的仙魂了。

    “老夫不会放过你的!”

    老者的仙魂一边往着狠话,一边飞快的往外飘去。

    凤至冷哼一声。

    “你不会有那个机会了!”

    说着话,凤至分出一些神识迅速结成一个牢笼,这牢笼一经形成,便飞快的朝着老者的仙魂罩了过去。

    “你……”即使老者仙魂的面目很是模糊,这时也能看出惊恐来。

    凤至可没有再与他多说什么的兴趣。

    对付仙魂这种无影无形的东西,强大的神识才是最有效的。

    当初在虚灵境,萧十九之所以要用缚魂晶才能收拾了孙不灭他们的仙魂,可不是因为没有办法,而是因为在虚空境的天地法则的压制之下,他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有限。

    但现在,这可是在仙界,天地法则对凤至可没有任何的束缚。

    神识形成的牢笼才将老者的仙魂束缚住,便猛的一改状态,由牢笼状换成一道似乎无坚不摧的龙卷风,而老者的仙魂,也就在这不断旋转挤压的龙卷风之下,一点点的被绞得粉碎。

    没过多久,老者的仙魂就变成一片白色的光点,彻底的消逝在这天地间。

    做完这一切,凤至总算是略松了口气。

    她现在的实力还不足,要么就不与人结怨,而一旦与人结了怨,为了不叫以后麻烦,当然要彻底的除了后患才行。

    怎样除后患?

    像方才对这老者这样,不仅击败他,连仙魂也彻底毁了就是了。

    老者这一彻底消亡,原本捏在他手里的那枚钥匙,自然也就成了无主之物,轻轻飘浮在半空之中。

    凤至一伸手,便将这枚钥匙拿在了手里,又与自己原先的钥匙相融合。

    这样一来,凤至手里的这把钥匙上面就有五个数字了。

    看着钥匙上的五个数字,凤至轻轻舒了口气。

    然后,她也没有急着往钥匙里输送仙气,而是先蹲了下来,在老者的肉身上一番搜寻,将老者身上所有有价值的东西都取了出来,这才将老者的肉身给毁了。

    不得不说,作为一名天仙,先前又很明显的在之前的几个空间里打劫了不少人,老者手上的好东西还真是不少。

    当然了,现在都便宜了凤至了。

    将从老者身上得到的东西清点了一番,凤至差点没乐得笑出声来。

    比起上次从吴良等人那里的收获,这一次的收获可不知道要多了多少,毕竟老者的实力可比吴良等人要高出不少。

    “这样的机会若是多个几次……”凤至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咂了咂嘴。

    最后,凤至握住老者先前两次偷袭她时所用的那柄短剑。这柄短剑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所做的,不仅几乎是完全透明的,而且挥舞刺动之间没有任何的声响,显然是极适合偷袭用的,加上这短剑之上还散发着迫人的寒意,真要刺在了谁的身上,便是以仙人的体

    魄,只怕也会瞬间被冻成冰棍儿。

    有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足够仙人死上个好几次了。

    好东西!

    凤至轻轻抚着这柄短剑,在心里赞叹道。她到仙界的时间尚短,还没有炼制自己的本命仙器的,暂时拿这柄短剑用着,倒也还不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