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运气好吗?”凤至冲着这偷袭她的老者冷冷一笑,“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的运气好!”

    话都还没落地,凤至就已经扬掌朝着老者拍了过去。

    她现在手里还没有一把趁手的兵器,也就只能先用自己的肉掌来作战了。

    这名偷袭她的老者实力是比她强上一点,但也就是与乔玉相当的天仙初期而已,凤至并不怂他,既然这老者一照面就已经偷袭了,那当然没有什么好说的,怼他没商量!

    老者见状还有空冷笑一声。

    他也是个看碟子下菜的人,若是真的碰到了他惹不起的人,他说不定就直接交出钥匙认怂了,但现在只不过是一个地仙后期的小丫头片子,他当然要用尽手段的将钥匙给夺过来!

    两人便这样战在了一起。

    老者原本以为,不过一个地仙而已,就算是地仙后期,但是与他这个天仙初期比起来,中间到底还是隔着一个大境界,他没有任何输的可能才是。

    但是……

    真正交手起来,老者才发现自己似乎错得有些离谱。

    别看凤至只有地仙后期,但她的每一击,似乎都含着某种奇特的,有点与神识类似的力量,只要被她击中,哪怕只是被她轻轻触碰到,整个人便都会一阵神智模糊,有种受到了神识攻击的感觉。

    可是……

    神识攻击便是在仙人之中也是极为高深的,更是极为凶险的,鲜少有仙人敢这样不管不顾的发动神识攻击,怕的就是没将敌人打败,反倒先把自己给拖垮了。

    因而,神识攻击又哪里是这么容易就能发动的!

    老者也是一头的雾水。

    但不管他怎么想,他每挨上凤至一记,总会因为凤至的攻击之中附带的力量而神智模糊,这却是事实。

    这要如何打下去?

    一个越打越迷糊,一个却始终都能保持绝对的清醒。

    便是凤至的力量要弱上一筹,但两人谁都清楚,最后的胜利者绝对会是凤至!

    事实上,老者还真没有猜错,凤至的攻击之中所附带的,还真就是神识攻击。

    这也是凤至最近研究出来的神识新用法。

    凤至的神识本就极为强大,但要在战斗中运用神识或者发动神识攻击,这却是极为不易的,至少就要求凤至能够完全的集中精神。

    但是,可不是每个人在与凤至作战时,都能让凤至完全集中精神的。

    所以,凤至这才想到,将她强大的神识分出丝丝缕缕来,附着在她发出的每一拳每一掌上,这样一来,她发出的每一记攻击便都能带了神识攻击的特性,而且还不需要她完全集中精神。

    虽然这样发出的神识攻击要弱上一些,但积少成多,总会对她的敌人造成影响不是?

    这不,眼前这老者,他的实力可比凤至还要强上一些呢,在中了凤至的神识攻击之下,不也只能一点点的现出颓势来?

    虽然已经奠定了优势,但凤至并没有要留手的意思。

    这名老者可不像乔玉那样好说话,凤至才一露面就被他偷袭,在之后的战斗之中,这老者更是一副要用尽全力置凤至于死地的模样,完全没有任何要和平解决争端的模样,既然如此,凤至又如何会留他?

    靠着在黑风洞里习得的身法,以及神识攻击,凤至极有耐心的一点点磨着。

    那老者最开始时是没将凤至看在眼里的,但随着战斗进行下去,他却没有了最开始时的从容了。

    他本以为能轻而易举的就解决了这个黄毛丫头,只要动作够快,说不定还能在这个黄毛丫头决定离开空间之前就之置之死地,但越是战斗下去,老者心里也就越是心惊。

    明明这黄毛丫头的实力不如他,但现在竟然是他被压着打?

    老者怎么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过了好久,确认若是再这样下去,自己非得被凤至活生生打死不可,老者不得已之下只能接受现实。

    他用力往后退出老远,在凤至要欺身而上时,突然道:“这位仙子,这次是老朽的错,老朽认栽,老朽手里的钥匙也无条件的交给仙子,还请仙子能高抬贵手,放老朽一马……”

    说着话的同时,老者那张先前看着极为阴沉的脸上还带了些讨好的笑意。

    显然,他是怕凤至不管不顾,一定要与他拼个你死我活。

    虽然在这空间之中,随时都可以放弃一切离开,但若是有个万一呢?

    老者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

    听老者这样一说,凤至便也没有再追上去穷追猛打,她将老者打量了一番,好一会儿,才勾了勾唇,“哦?这位前辈,你真的甘心将你手里的钥匙交给我?”见凤至似乎有些松动,老者松了口气,连忙道:“这是自然,老朽也不是那等不识抬举之人,既然在仙子手里占不到便宜,便是再继续打下去也只有吃亏的份,倒不如与仙子化干戈为玉帛,就当是与仙子结

    个善缘了!”

    说着话,老者还取出他得到的钥匙朝着凤至晃了晃。

    凤至眼尖,一眼就看到,老者拿出来的那把钥匙上,刻着三个数字。

    这也就意味着,老者已经经历了三个空间了,比凤至都还要多上一个。

    凤至站在原地,两手抱在胸前,似笑非笑地道:“前辈既然这样说了,我当然是没有异议的,那么,就请前辈将手里的钥匙抛过来吧。”

    老者面上微微一僵。好一会儿,他才又重新露出笑容来:“老朽空活了一把岁数,比起仙子来亦是远有不如,仙子如此年少有为,老朽心里亦是极为佩服的,将钥匙抛过来到底对仙子有些不敬,不如,就由老朽亲手将钥匙送到

    仙子手里,如何?”

    一边说话,老者还一边慢慢往凤至这边走来,甚至还两手捧着那把小小的钥匙,一副对凤至再佩服不过的模样。

    作为前辈对一个后辈如此恭敬,任何一个做后辈的只怕也都会心中暗暗得意了。

    不过……那其中并不包括凤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