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怎么也想不出一个合理的答案来,乔玉于是极为光棍地摇了摇头:“在下不知。”

    第一个问题不知道也就罢了,反正还有后面两个问题嘛。

    乔玉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这也是他不了解凤至,凤至都已经划下道来了,又哪里容得了他有翻身的可能?

    所以啊……

    乔玉注定就只能栽在凤至这个坑里了。

    凤至闻言在心里偷笑了一下,又极为严肃地道:“那好,乔公子请听第二个问题,什么花,你也看不见,我也看不见?”

    乔玉又是一窒。

    仙界有这样神奇的花吗?

    他冥思苦想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很有些不确定地道:“是传说中可以隐形的隐灵花吗?”

    凤至被乔玉逗得差点笑出来了,这人也真是够实诚的,真没想到那地冥宗还有乔玉这样的老实人。

    虽然欺负老实人有些让凤至过意不去,不过再怎么说她也是要拿到乔玉手里的钥匙的,因而她摇了摇头,“很抱歉,乔公子你答错了。”

    乔玉皱着眉头又想了一会儿,还是没能想出来什么合理的答案,干脆也就不再去想了,非常光棍地道:“仙子,在下答不出来,仙子不如出第三题吧。”

    “那乔公子可听好了,一到十这几个数字之中,谁最勤快谁最懒?”凤至又问。

    乔玉的表情简直只能用“一脸懵逼”来形容了。

    没有经历过二十一世纪的脑筋急转弯的轰炸,他能答出这些问题才是怪了!

    好一会儿,乔玉才有些颓然地看向凤至,“这位仙子,在下输了,这是我手里的钥匙,愿赌服输,这钥匙是你的了。”

    说着话便将钥匙递到凤至的跟前。

    凤至接过钥匙,那钥匙上同样刻着一个数字,是六十七。

    到这时,凤至手里就有两把钥匙了,离成功也就更近了一步。将钥匙收好,凤至抬头看到乔玉面上那纠结的表情,又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随后,她好哥俩儿的拍了拍乔玉的肩膀,安慰道:“乔公子你别泄气,对于没有接触过脑筋急转弯的人来说,就算是把脑

    袋想破了,也是绝对不可能答对我出的题的,说起来,这还是我占了乔公子你的便宜……”

    话虽这样说,凤至可没想过要将到手的钥匙还回去。

    听凤至这样一说,乔玉苦笑一声。

    不过,先前答应与凤至玩这个游戏的人是他,现在既然输了,他自然不可能做出要反悔的事来。

    但乔玉心里到底还是有些不甘心,更让他无法释怀的是,一直到现在,他都没能想出凤至问的那三个脑筋急转弯的答案来。

    打赌已经输了,乔玉没话说,但他总得知道那三个问题的答案吧?

    于是,乔玉忍不住问道:“钥匙已经交给仙子了,在下不会再反悔,但仙子可不可以告诉在下,先前那三个问题的答案都是什么?”

    凤至到底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了。

    好一会儿,直到乔玉都被她笑得快要脸红的时候,凤至才揭晓了谜底。

    “晕过去了。”

    “眼花。”

    “二最勤快一最懒,因为一不做二不休。”

    噗……

    乔玉差点要喷出一口盐汽水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三个问题的答案竟然如此儿戏。

    不过……

    虽然第一感觉是有些儿戏,但仔细想想,似乎还挺有道理的?

    这样一想,乔玉又使劲儿摇了摇头,他这是怎么了,这么简单就被凤至洗脑了不成?

    好半晌,乔玉才苦笑着对凤至道:“仙子果然机智,这次是在下输了,那就先祝仙子在这次的争夺之中能够笑到最后吧。”

    乔玉也算是极有风度了。

    凤至闻言笑着冲乔玉点了点头,“那就借乔公子的吉言了。”

    也就在凤至将话说完的时候,原本正含笑的乔玉也化作一道白光自凤至跟前消失了。

    等到这片空间里只剩下了自己一人,凤至才将自己得到的两把钥匙拿出来,而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两把钥匙又隐隐有了些变化。

    两把钥匙原先都看着像是最普通不过的钥匙,但现在,当凤至将两把钥匙放在一处,却发现两把钥匙竟然开始慢慢在融合,到最后竟然融合成了一把全新的钥匙。

    这把新形成的钥匙,看形状与之前的两把钥匙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无非就是钥匙上散发出来的光芒要比之前要浓郁了一些,但钥匙上刻着的数字,却从先前的一个变成了两个。

    六十七,九十一。

    这是先前那两把钥匙的编号。

    凤至若有所思。

    按着之前的做法,她再次向手里这把全新的钥匙里输入自己的仙气。

    下一刻,钥匙上紫光向外扩散开来,迅速将凤至整个人都包裹在其中,熟悉的晕眩感传来,等到凤至重新恢复正常时,她便发现,自己已经换到了一个全新的空间里。

    毫无疑问,她先前所处的空间这是又与另一个空间融合了。

    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凤至就施展开她在黑风洞里学到的身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离开了原来所在的地方。

    几乎是同时,凤至原来站立之处便多了一把近乎透明,正不断往外散发着迫人寒气的小剑。

    因为凤至及时避开,那把小剑落了空,深深地扎进了地里,不仅带来一声轰响,还将坚实的地面都轰出一个大洞来。

    可想而知,若是凤至先前没有及时避开,那这个洞就该出现在她的身上了。

    “竟然躲过去了……”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响起来,“算你运气好!”

    凤至顺着声音的来处看过去,就见一个留了一把山羊胡的老者正用了阴冷的目光看向她,看那模样似乎恨不得将凤至撕成碎片才好。

    凤至于是扬了扬眉。

    进到这洞府里来的所有人都是为了虚空叟留下的宝物,而在仙界,为了争夺修炼的资源,就算做出什么事都不会有人觉得不对。

    不过……

    这可不意味着凤至就能接受别人拿她下手了。拿她下手也可以,只要能用实力让她服气就好,否则,就只有各凭本事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