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人比人气死人!

    乔玉到最后也只能极为心酸的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作为被气死的那一个,乔玉再看凤至时,眼神都有些不太对了。

    凤至被他看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两臂往胸前一抱,极为警惕地看向乔玉,“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我可是有夫君的人,就算你长得只比我夫君难看一点点,我也是不会多看你几眼的……”

    说话的同时,凤至又想到了这时不知道在哪片空间里的龙衍,唇边立即就多了些温柔的笑意。

    乔玉倒是被凤至这话给噎得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

    想他玉扇公子乔玉,自打飞升到仙界以来,便是再如何挑剔的人见了他,也得真心的赞叹一声他长得好看,怎么到了凤至这里,就成了他只比她的夫君难看一点点?

    真是……

    乔玉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了。好半晌,他才总算是将那股子被人噎得没话说的郁闷给压了下去,一边轻轻挥着折扇,一边道:“这位仙子,咱们也算是有过一面之缘,乔某也不想闹得太难看,仙子不如提个条件,看看怎么样才能将手里

    的钥匙交给乔某?”

    凤至一听这话,不仅没有觉得乔玉这是在给她面子,反而还一瞪眼:“嘿,说什么呢,谁说我要把钥匙给你的?”

    乔玉又是一阵默然。

    他先是打量了一下凤至,再往自己身上看了一眼,这不明摆着的吗?

    他是天仙初期,凤至是地仙后期,表面上看起来两个人之间的实力也就只差了那么一个层次,但这却是一个大境界的差别!

    大境界的差距,一般情况下来说几乎就是不能被逾越的,可不像小境界那样,还可以凭借着其他的条件补足差距。

    所以……

    在这片空间里只有自己两人,自己两人的实力又有着这样的差距的情况下,凤至是哪里来的底气不肯将手里的钥匙交出来的?

    乔玉都差点被气乐了。

    他没想到,自己只是不想妄动干戈而已,换来的却不是凤至的感激,而是被凤至瞪了一眼。若是其他时候,乔玉说不得就怒上心头要给凤至一些教训了,但他也再清楚不过,每一个空间里都至少会有几名天仙,凤至能够淘汰了那些天仙成为先前那片空间的最后胜出者,这本来就已经足够说明凤

    至的实力了。

    是以,面对凤至的不配合,乔玉倒是显得格外的好脾气。

    “仙子既然有异议,不妨说出来听听,说不定咱们还能好好商量一下,能不动手就不动手呢?”乔玉摇了摇折扇。

    凤至闻言倒是有些意外。

    这仙界本就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谁的拳头大谁就是真理,在实力比自己强的情况下,乔玉说话还能这样好声好气的,这本来就已经极为不易了。

    也因此,凤至对乔玉倒是不怎么能讨厌得起来。

    她眼珠微微转了转,道:“玉扇公子,咱们都是文明人,打来打去的多煞风景,不如,咱们来玩个游戏,输的人将手里的钥匙交给赢的那个人,如何?”

    乔玉听得有些别扭。

    他虽然年纪轻轻就闯下了一些名声,但其实并不是个喜欢咄咄逼人的人,若是换了其他人处在同样的位置上,确定自己的实力是占了优势的,又哪里会与凤至多说一句话,只怕早就与凤至动起手来了。

    乔玉能按得下性子听凤至说话,这本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不过……

    凤至说什么“咱们都是文明人”怎么就叫人听得别扭呢,若是他不同意凤至所说的话,难不成她还就不是文明人了?

    虽然有些别扭,但乔玉对凤至所说的游戏,倒还真的有些兴趣。

    不如,就先让凤至说来听听?

    这样想着,乔玉又摇了摇手里的折扇,微笑着道:“仙子不妨说说是什么游戏?”

    凤至见了心里便又暗叹一声。

    虽然仙界有各种各样的人,而且最多的还是那种但凡见了宝物就忍不住往自己口袋里划拉的人,但也有乔玉这样真正有风度的人。

    虽然如此,但凤至也没有放弃要从乔玉手里将钥匙拿过来的想法。她于是极为狡黠地冲着乔玉笑了笑,“乔公子,这就对了嘛,打打杀杀的多伤和气不是,咱们既然有过一面之缘,能和平解决可不比动手要来得好?至于是什么游戏嘛,这个游戏叫脑筋急转弯,乔公子以前

    大概没有听说过这个游戏,为了公平起见,我问乔公子三个问题,只要乔公子能答上来任何一道,就算我输,我手里的钥匙也无条件的交给乔公子,你看如何?”

    乔玉听了更觉好奇了。

    进到虚空叟的洞府,而且一直到现在都还在洞府之中的人,要说对虚空叟留下的宝物没有什么想法,那肯定是骗人的。

    便是乔玉自己,对虚空叟留下的宝物也是有着极大的期待的。

    但偏偏眼前这位有过一面之缘的女仙……

    竟然会想到以一个游戏的胜负来决定他们各自手里那极为重要的钥匙的归属?

    乔玉简直有些哭笑不得了。

    他看着凤至,突然之间就有了某种豪情,凤至一个女仙在面对虚空叟的宝物这样的诱惑时,都能以嬉笑的姿态来对待,他乔玉难道还不行了?

    要是凤至知道乔玉是这样想她的,一定会说上一句,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也正因为这样想,乔玉当即就点了头:“既然仙子如此说了,乔某自然也没有推辞的道理,那就请仙子出题吧!”

    凤至“嘿嘿”一笑,然后开始出题。“咳,乔公子听好了,一处悬崖上有一座独木桥,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走在了桥中间,这时他的前面来了一只饿极了的赤焰狼,后面来了一只暴躁的雷狮,这个凡人躲无可躲,但他咻的一声就过去了

    ,请问他是怎样过去的?”

    乔玉:……

    怎么过去的?他想了好半晌,都没有想出个合理的答案来,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遇到这样的绝境,几乎可以说是必死之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