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越是往里走,罡风越多,黑风石也就越多。

    凤至四人身上的这些伤也不是白受的,几乎身上每多一道伤口,他们的手里便会多出一块黑风石,而这些黑风石,最后都集中到了凤至的空间之中。

    比起别的什么储物设备,当然还是凤至的空间更靠谱。

    而在这不段受创、伤愈的过程之中,凤至四人也都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他们的仙体强度,正在一点一点的提升。

    这样的提升,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有着极强的鼓舞作用的。

    至少,这说明了他们的辛苦并非是没有回报的。

    只要能提升实力,就是辛苦一些,痛苦一些,那又算得了什么?

    在这样的情况下,等到凤至四人进到洞中两千米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大概两个月。

    两个月才走了两千米,这听起来似乎是有些不可思议,但在这黑风洞之中,却是再寻常不过了。

    事实上,凤至四人已经算是走得快的了。

    出于对力量的渴求,他们对自己也能狠得下心来,只要不是真的完全筋疲力尽了,他们都不会停下来休息一下,就算身上的伤口无时不刻不在折磨着他们。

    这天,休整好了之后,凤至站起身,看向前面幽深的黑风洞深处,深吸了一口气:“走。”

    才往前踏出一步,凤至便知道,前面与他们之前经历过的两千米完全不同。先前的两千米,虽然罡风的数量越来越多,但只要速度够快,他们倒也能够及时避开罡风的攻击,但在两千米之后,同时出现的罡风的数量不仅大幅度增加了,而且这些罡风之间隐隐还似乎有了联系,并

    不像之前那样只是各自为战。

    更可怕的是,这些罡风竟然还知道与它们带出来的厉啸合作。

    那厉啸扰乱踏入其中的仙人的心神,只要有任何的动摇,道道罡风便会瞅准了切割过来,而且还是成片的切割过来。

    凤至四人最初时没有任何的准备,可是吃了不少的亏。

    等到他们渐渐习惯起两千米之后的节奏时,时间又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而这一个月,他们也不过往前走出了两百米而已。

    在身上多出两道伤口之后,凤至成功躲过了一片罡风,又将三块黑风石收入了囊中。

    之后,她并未急着往前走,而是退到了不容易被罡风攻击到的洞壁边,眼中若有所思。

    “凤至,怎么了?”龙衍轻声问。

    凤来和凤鸣也都看向凤至。

    在他们之中,凤至无疑就是众人的头脑。凤至没有急着回答,又沉吟了一阵,这才道:“……你们有没有觉得,这罡风的出现,其实是遵循着一定的规律的?我总觉得,若是咱们能抓住其中的这种规律,便能完美的规避每一道罡风,甚至是学会一

    种全新的……步法?”

    说到后来,凤至也有些不确定。

    凤至的神识本就比起她的实力要强出许多,方才在躲避这些罡风的时候,她曾经放出过自己的神识,虽然只是一瞬间就因为那些厉啸的原因不得已收回来了,那只那一瞬间,便让她窥到了一些玄妙之处。

    自从入洞两千米之后,每一道罡风的出现都并非是无迹可循的,哪怕这些罡风的速度比起之前更快,带来的伤害性也更加的大,但这些罡风之间首尾相接隐隐互相呼应的情况,却让凤至心里有了些想法。

    若是……

    能够窥破这其中的玄妙,对于初入仙界的他们来说,无疑是有着极大的好处的。

    凤至从来都是个想到什么就要做的人,心里既然有了这样的想法,她当然第一时间便要去证实。

    示意龙衍三人先在旁边等着,凤至略作调息,待状态恢复到了最好,这才又重新起身走向洞里的中央之处。

    几乎她才一站定,便又是一片罡风攻了过来。

    咻……

    伴随着一阵阵拢得人心烦意乱,甚至会让人陷入幻境的厉啸声,黑色的罡风在这本就光线不足的洞中似是隐形的一般,悄无声息的朝着凤至所在的方向围了过来。

    而就如凤至所想的那般,这些罡风并不是各自为战的,而是彼此之间有着某种联系,隐隐之间给人以“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感觉。

    凤至微微往旁边一闪,躲过第一道罡风。

    但是下一瞬间,接下来的几道罡风便像是有了自己的意识一般,朝着她躲闪的方向微微调整了一下方向。

    噗!

    一声沉闷的声音之后,凤至的身上便多出了两道新鲜的伤口。

    鲜血瞬间便涌了出来,给这洞中添上了几许略显腥甜的血腥味。

    只一瞬间,罡风之中携带着的不断旋转着的气劲,便经由伤口钻入了凤至的体内,且不断在凤至的筋脉以及血肉之中肆虐,带来让人难以忍受的痛苦。

    不过,这样的痛苦,这几个月里,凤至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早就已经习惯了。

    眉毛都没有抖一下,凤至就像是完全没感觉到身体上的痛楚一般,面不改色的继续往前踏出一步。

    往前,受伤,再往前……

    这样循环往复之下,等到这片罡风完全过去,凤至的身上已经多出了不下十道的伤口。

    “凤至!”

    凤至重新回到龙衍三人所在的洞壁边沿时,龙衍紧紧拧着眉头,心里揪得生疼。

    看着凤至不断的受伤,而自己却无能为力,这让龙衍有种自己格外无能的感觉,若是可以,他宁愿由自己去替凤至承受这所有的痛楚。

    但偏偏……

    凤至又岂是一个甘愿躲在他身后,只享受着他的保护的人?

    也正因为明白这一点,是以,即使是看着凤至受伤,心疼得跟什么一样,龙衍自始至终也没有说出什么阻止的话来。

    不过,他在心里却也暗暗发誓,他得更加努力的修炼才是。

    他不能让自己成为凤至的拖累。

    比起躲在凤至的身后,只能徒劳的看着凤至在前方披荆斩棘,龙衍当然更希望自己始终与凤至并肩前行。

    到那时……大概他们才能看到仙界更美好的风光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