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对于这样的人,男子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好脸色的,更不想与他细细解释。在男子看来,自己的实力虽然比起听风道人来说要弱了一线,但他本就处在突破的边缘,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突破到天仙境界了,又哪里会怕听风道人这么一个年纪比自己大了不知道多少,实力却只比自

    己强一线的老不死?

    以男子的年纪和他的实力,从来都是被人称作是天才人物的,但凡是天才,总是极为骄傲的,男子同样是如此。

    因而,对于听风道人放下的狠话,男子是半点也没有放在心上。

    他随手一招,手里便多了一把白玉为骨的折扇,这折扇看着便不似凡物,扇面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所制,隐隐有流动的光晕闪过,叫人一看便知是用极珍贵的材料所制。

    最惹眼的是,那正反两面的扇面之上,还各绘着两个千娇百媚的美人,随着男子轻轻摇动着折扇,扇面上的美人就似活过来了一般。

    男子的这把折扇明显是很有来历的,至少听风道人一看到这把折扇,就一改先前对地冥宗这几人的毫不在意,而是眼中多了些慎重。

    “地冥宗的玉扇公子乔玉?”听风道人瞅着眼道。

    玉扇公子乔玉。

    这个名头在仙界东边这一带,也算是响当当的了。乔玉是地冥宗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当初刚刚飞升就被地冥宗的人慧眼识珠给收入了门下,而后面也确实证明乔玉是值得被培养的,从飞升到现在也不过两千年,实力就已经到了地仙巅峰,只差那临门一脚

    就能突破到天仙了。

    要知道,听风道人飞升至今都已经有上万年了,如今也不过是停留在天仙层次而已。

    由此可见,这乔玉确实是个极有本事的。尤其是,在乔玉以着地仙的实力,战胜了一位天仙层次的老牌强者之后,他的大名便越发的为人所知了,他手中那柄绘着美人的玉扇,也成了他的象征,再加上他这人又长得极为俊美,便得了一个“玉扇公

    子”的美称。

    听风道人对于这样一个极有潜力的后辈,自然也是关注过的,因而只看到乔玉手里的这柄玉扇,就立即道出了乔玉的身份。

    乔玉见听风道人一下就猜出了自己是谁,那双微微往上挑着的眼里也不由多了几分的笑意。

    身为一个后辈,能被听风道人这个前辈当作一个人物记在心里,这本就能够说明他的不凡了,乔玉本也不是什么谦虚之人,又哪里会不得意?

    手中的折扇轻轻摇了摇,带出的微风让乔玉额前的一缕长发跟着轻轻飘动起来,看着格外的俊逸不凡。

    至少,地冥宗这边的两名女弟子,看向乔玉的眼里便满是痴迷。

    乔玉两眼又挑了挑,带着笑意看向听风道人:“可是狼牙宗的听风前辈?”

    听风道人也不是什么无名之辈,乔玉认出来也不奇怪。

    两边这样一打了招呼,先前那剑拔弩张的气氛倒是缓和了许多。

    不过……

    可别以为这气氛缓和了,就代表双方就不会再动手了,在仙界,可多的是前一秒笑眯眯,下一秒就直接捅刀子的事。

    凤至就在听风道人的身后冲着凤来和凤鸣使了个眼色,“瞧好了。”

    凤来和凤鸣自然是连连点头。

    在仙界,他们都是初来乍到的,当然要好好了解一下仙界人的行事方式了,现在正好就是个好机会。

    而听风道人,被乔玉认出了身份,脸上却并没有什么好脸色,他皮笑肉不笑的点了点头,“早就听说地冥宗的玉扇公子是个了不得的天才人物,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不管听风道人心里是怎么想的,他这话总是说得敞亮,因而乔玉便也顺势谦虚了一句:“晚辈不才,是前辈谬赞了。”

    听风道人听了这话,却突然冷哼了一声:“玉扇公子这是太谦虚了,只凭着你们这几个人就能将那等宝物在短时间之内收入囊中,这不是天才人物又是什么?”

    他将“宝物”两个字咬得特别的清楚,说话的同时,一双眼睛还死死地盯着乔玉,试图从乔玉的表情里看出什么端倪来。

    对乔玉得到的“宝物”,听风道人可是极为眼馋的。

    在仙界,对修炼资源的争夺可谓是极为激烈,哪怕是听风道人这样有一定名气的资深仙人,也都是拼尽了全力想要得到各种对他修炼有益的宝物。

    先前那道冲天的宝光,一定代表着有什么好东西出世了,不管是仙器或者是别的什么宝物,只要拿到手了,自用或者用来换别的东西,都是再好不过的了。

    尤其是,这次跟着听风道人的两个人,还都是他的弟子,半点也不用担心他们会将自己得到宝物的事给捅到师门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听风道人若是只因为乔玉的好声好气就撒手放弃那似乎是唾手可得的宝物,那才叫奇怪了。

    倒是乔玉,听到听风道人开口就是什么“宝物”,先就愣了一下。

    先前一见面,听风道人就口口声声说让他们将所谓的宝物交出来,原还以为是听风道人想要找茬儿才故意拿了这宝物的事当作借口,但现在看来,听风道人却是真的以为他们拿到了宝物?

    要是有弹幕,乔玉的脑子里肯定会飘过一个大大的“冤”字。

    先前那宝光,他当然也看到了,只不过出现的时间太短了,就算他离得近,却也还没来得及动身赶过去就消失了。

    原本乔玉心里就够郁闷了,这宝物出世,他们能离得这么近,这该是多大的机缘,偏偏他连那宝物的影子都没见着,能不郁闷吗?

    现在听风道人还张嘴闭嘴就是他拿到了宝物,这可不就让乔玉心里更加郁闷嘛。乔玉能在这一带闯下名头,靠的是他的实力而不是什么好脾气,所以,他收回面上的笑容,再也不憋着心里的那口气了,手中玉扇“哗”的一声打开,“前辈说话好没道理,别说我没拿到什么宝物,便是拿到了,难不成前辈还打算强抢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