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虽是如此,但凤至也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她是说了有地冥宗的人先他们一步往宝光的来源处去了,也说了这些人去了之后宝光就突然消失了,但听风道人若是没能找到地冥宗的人,可也怨不着她。

    这谁拿到宝物之后,不得担心会被人截胡啊,当然是早早的就开溜了,难不成还要等到其他看到宝光的人过来争夺吗?

    总之,不是她的错就是了。是以,对于听风道人的话,凤至不仅没有推辞,还一脸喜色地道:“那就太好了,晚辈还正愁不能开开眼界呢,既然有听风前辈在,那晚辈几人这次就能长长见识了,听风前辈若是能一举将宝物给夺回来,

    晚辈几人将来就是回到宗门了,也能将这件事拿到宗门前辈那里去好生吹嘘一番了……”

    这喜滋滋的语气,简直是绝了。

    听风道人于是又暗暗点了点头。

    他确实没有完全放下对凤至四人的戒心,若是凤至方才拒绝与自己同行,本就疑心重的听风道人说不定便要怀疑凤至先前所说的一切都是假的,那宝物分明就是被凤至四人给得了去。

    但凤至这般没有半点心虚的欣然应允,倒叫听风道人将最后的一点疑心给放下了。

    于是,凤至四人便这样跟着听风道人三人一起,往了凤至所指的那个方向而去。

    凤至所指的,其实就是他们之前出来的那个小山谷。

    先前他们离开那小山谷不久,凤至就想起了要将朵朵放出来,这才引发了戮仙剑的自我解封,放出了冲天的宝光,引来了听风道人几人。

    现在重新往那小山谷走,倒也用不了多久。

    凤至原本是想着,先前他们在那小山谷里停留了一段时间,怎么也留下了一些有人来过的痕迹,就算听风道人到时见不着地冥宗的人,看到那些痕迹,总也不至于怀疑她在说谎。

    只不过……

    凤至也没想到,自己会有这样逆天的运气。

    被听风道人带着,一行七人没用多久就回到了凤至四人才离开没多久的小山谷。

    事实上,远远地望着那个山谷,跟在后面的凤至四人就差没将眼珠子都给瞪出来了。

    之前他们离开的时候,这个小山谷是空无一人的,但现在,远远的,凤至四人就看到了,在山谷里,这里正立着几个人。

    若只是如此,凤至四人还用不着如此吃惊。

    真正让他们震惊的是,出现在山谷里的那几人,人数正好就是凤至与听风道人所说的五人,而且,还都穿着一身血红,只有下摆是一片纯黑的衣衫。

    远远的看过去,就跟几根血红的柱子杵在那里一般。

    这……

    凤至都忍不住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着某种与“瞪谁谁怀孕”相似的特异功能了。

    说谁谁倒霉?

    这个念头才在凤至的脑中闪过,就被她连连“呸”了几声给甩了出去。

    什么说谁谁倒霉,这不就是乌鸦嘴吗?

    她可不是那乌漆麻黑的乌鸦!

    凤至于是也只能相信,自己大概是老天爷的私生女了。

    想想看,若是先前他们晚一步离开,说不得就正好要与这些地冥宗的人碰面,这些人的实力比他们强,人数还比他们多,指不定就想拿了他们开刀呢?

    毕竟,就在升仙池外所看到的白石道人就可以推断了,这地冥宗的人可是恶名在外,都绝对不是什么好脾气的。

    真要是这样,很难说他们能不能从地冥宗这些人手里逃脱。

    啧啧……

    一时之间,凤至也只能在心里感叹不已了。

    现在,既然听风道人真的瞧见了这五名地冥宗的弟子,那么也指定会对她先前的话深信不疑,更认定了宝物是被地冥宗的人给得了去了。

    再然后……

    凤至觉得,自己只需要搬个小板凳,嗑着瓜子在旁边看热闹就好了。

    她可不会因为这些事都可以说是她惹出来的而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在仙界这样残酷的地方,就是凤至自己,在如今这实力不足的时候,每走上一步都是如履薄冰的。

    这里信奉的就是实力,若是地冥宗的人败了,那自然只能怨他们实力不济。

    若是听风道人这边败了,也只能怨他们自己不仅实力不济,还起了那等杀人夺宝的心思。

    凤至又怎么会觉得不好意思?

    而在凤至心里想着这些的时候,那小山谷里,地冥宗的五人也注意到了听风道人一行的到来。地冥宗的五人年纪都不大,最年长的看着也就三十许,最小的与凤至四人看着差不多,不过这五人的实力比起凤至四人可就要强得多了,至少,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波动,就足以让凤至四人隐隐有些心惊

    了。

    想来……

    这五人的实力,至少也在地仙境界。

    而年长那人,看着比其他四人还要强出一筹,就算没到天仙的境界,想来也相差不远。

    注意到听风道人似乎来者不善,地冥宗的五人顿时摆出一个防御的姿态来,为着那男子眯着眼睛,轻声道:“狼牙宗的人?”

    虽然有些忌惮,但又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

    可见,这男子对于自己的实力,亦是极为自信的。

    说话的功夫,听风道人已经领着凤至等人落到了山谷之中。

    被地冥宗五人认出了来历,听风道人也不以为意,他都没有与这五人多说什么,反正他此来是为了将那宝物从他们手里夺回来的,就算再如何轻言细语,最后不也还得靠拳头说话?是以,听风道人冷哼一声:“你们几个后辈,若是识相的话,就早些将你们先前所得的宝物交出来,如此,念在你们识相的份上,老夫也可放你们一马,若是你们非得要冥顽不灵,那……可就别怪老夫不客

    气了!”

    说到后来,听风道人的话中也跟着变得杀气腾腾起来。

    地冥宗的那名为首的男子闻言眼中怒色闪现,他们先前也确实见着了宝光,但都还没来得及往那边赶,那宝光就已经消失了。如今冒出来这么一个老不死的,张嘴就要他们交出宝物,莫不是欺他们地冥宗无人不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