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倒不是老者有多好骗,而是因为,就凤至四人现在的修为,哪怕宝物出现在他们的眼前,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被他们降服且收入囊中的。

    先前那宝光如此强烈,可想而知,那件解封的宝物至少也是中品仙器,有很大的可能还是上品仙器。

    这样的宝物,便是以老者这天仙的实力,想要降服也需要花费上许久的时间,又岂是凤至四人这样的人仙能够染指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老者这才信了凤至的话。

    老者既然都领着一双弟子赶到这里来了,自然是受了那宝物所吸引,想要将宝物收入自己的囊中的,因而这时见着凤至四人有可能知道宝物的情况,当然不可能轻易的放过了。

    “那……”老者沉吟了片刻,又道,“你们可曾注意到,先你们一步赶过去的那几人,都有什么样的特征?”凤至仔细“想了想”,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有些不确定地道:“前辈,晚辈四人实力不济,在看到那几人之后就自知与宝物无缘了,尤其又有些害怕那几人将我们当作夺取宝物的对手,都只敢悄悄打量了他们

    几眼,连他们长什么样子都没有看清楚,只记得,他们的衣衫血红,下摆却又是一片纯黑,晚辈几人鲜少离开师门,倒是有些孤陋寡闻,不知道这些人是出自什么宗门……”

    听凤至这样一描述,龙衍三人便又知道,她这又是在坑人了。

    就凤至所描述的那些,可不就是按着之前在升仙池外,地冥宗的白石道人的衣着来描述的吗?

    啧啧,又是一口黑锅送给地冥宗,凤至的破坏力果然不是盖的。

    果然,才一听了凤至如此描述,老者以及他身后的一对男女便都恍然大悟。

    “地冥宗!”

    那女仙脱口而出。

    比起不起眼的东来宗,地冥宗的存在感无疑就要强许多了,至少只凭着凤至的这点描述,就足够让人猜出她口中的“那几人”是来自于地冥宗。

    老者的眼睛又微微一眯。

    地冥宗的实力与他所在的宗门大概在伯仲之间,他们这边有三人,若是对方的人数与他们相差不大,那他们倒也有可能将宝物从地冥宗的人手里抢过来。

    不过……

    要是对方人数超出太多,这结果就难料了。

    老者于是又问凤至,“你可看清楚那些地冥宗的弟子都有几人,年龄又几何吗?”

    凤至于是又苦想了一阵,然后极为确定地道:“回前辈,他们一共有五个人,年纪嘛,看着倒是与前辈您的两位高足差不多,倒是没有像前辈这般有气度的。”

    她还小小拍了老者一记马屁。

    不得不说,好话人人都爱听,就算是仙人也一样。

    被凤至这样捧了一记,老者的神色顿时就缓了缓,他一边轻轻拈着自己的山羊胡,一边道:“小女娃,老夫和两个弟子都来自狼牙宗,老夫听风道人,对地冥宗的那些人,老夫自是不惧的……”

    狼牙宗?

    凤至差点笑出声来了。

    宗名叫狼牙,那她是不是可以猜测,这狼牙宗的弟子,他们所使用的武器,都是一只只狼牙棒?

    想想一名名仙人在与人交战时不断挥舞着手里的狼牙棒的场景,凤至就有点忍俊不禁。不过,为了不叫这听风道人怒极之下将自己四人用狼牙棒给砸死,凤至到底还是保持了面上的冷静,不仅如此,她还一脸崇敬地看向听风道人:“还请前辈原谅晚辈的无知,晚辈此前倒是没有听说过贵宗的

    名号,不过,贵宗的名号如此霸气,让人只一听就知道这定是一个了不得的宗门……”

    不得不说,凤至的表演天赋还真是极为惊人。

    这样拍马屁的话,若是换了个人来说,只怕就会让人觉得谄媚得没法儿看,不仅得不到被恭维之人的好感,反而还会招来一顿打骂。

    不过,凤至说出这番话,却偏偏就让人下意识的相信了她是真心如此觉得的。

    被人这般真诚的称赞,谁又会没个好心情?

    不仅听风道人,便是她身后的一对徒弟,这时看凤至时,目光都是再柔和不过的。凤至又眨了眨眼,“听风前辈,那地冥宗的几个人一脸凶神恶煞的,先前若不是急着去夺宝,只怕就要欺负晚辈几人了,都说这宝物应该唯有德者居之,地冥宗那几个人可怎么看都不像有德的,倒是听见前

    辈您,一见就让人觉得亲切,晚辈窃以为,真要是有人能得到那件宝物,必定该非听风前辈您莫属了!”

    听风道人闻言又是好一阵的舒坦。

    事实上,他自己心里也是这样想的。

    既然地冥宗的人都是些小辈,那他当然要去争夺这宝物,但他自己的打算是一回事,这话被一个毫不相关的外人说出来,这又是另一回事了。

    一时之间,听风道人只觉得浑身所有的毛孔中都透着一股子的清爽。

    他再看凤至时,那目光柔和得就跟在看最得他宠爱的弟子一般,简直就差没滴出水来了。

    点了点头,听风道人道:“这宝物嘛,老夫自然还是要去探一探的……”

    被听风道人拿了这样的眼神注视着,凤至简直快要忍不住抖落一地的鸡皮疙瘩了。

    强忍着想吐的冲动,凤至面上扬起一个再真诚不过的笑容:“既然如此,那晚辈就在此先预祝听风前辈马到功成了!”

    听风道人又点了点头。不过,虽然现在对凤至的感官非常好,也并没有多怀疑凤至的话,但听风道人到底也没有这就放凤至四人离开的意思,而是道:“既然你们四人都见过了那些地冥宗的人,那就先与我们一起过去看看吧,放

    心,若是老夫真的能拿到宝物,一定不会忘了你们四人的……”

    说到底,听风道人还是没有完全放下心里的戒心。

    凤至闻言微微一顿。

    俗话说的好,只要开口说了一个谎言,就要接着用无数个谎言来圆谎。现在,可不就是如此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