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凤至竟然一千多年都没能飞升!

    对仙界的东来宗众人来说,这其实是很难解的一件事。

    要知道,在赵长生传回来的消息之中,凤至的天赋绝对可以称得上妖孽了,事实上也确实是如此,就是仙界之中再如何惊才绝艳的仙人,在下界时也不可能只花了短短几百年就修炼到大乘期。

    可是……

    既然是天才,那凤至又怎么可能在大乘期停留一千多年?

    东来宗的众人百思不得其解。

    也正因为时间这样一点一点的过去,到了近几百年,东来宗对于四座升仙池倒也没有再盯得那么紧了,他们更趋向于,凤至虽然天赋惊人,但在这一千多年的时间里却遇到了什么意外,从而丢了性命。

    否则,又要如何解释凤至一直未能飞升呢?

    既然已经没有了凤至这个人,东来宗的众人自然也就不用再浪费时间与精力了。

    毕竟,以东来宗如今的实力,还不足以与那些守在升仙池外的宗门争夺新鲜血液,要是再继续守下去,说不定便要引来那些宗门的猜疑了。

    是以,自两百年前,东来宗便将守在四座升仙池外的人手给撤了回去。

    东来宗的人大概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世间会有像凤至这样,明明可以飞升,却偏偏要强行压制着修为,在下界多呆上一千多年的人。

    他们更不会想到,就在他们撤了人手的两百年后,凤至便飞升了。

    而且……

    最重要的是,凤至才一飞升,就先送了东来宗一只大大的黑锅。

    要是知道了这些,大概东来宗的众人都会忍不住想要将凤至生吞活剥了。

    凤鸣想想东来宗的人在知道凤至做了什么之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又忍不住狂笑起来,笑够了之后,他才伸出大拇指,“凤至,我真是服了你了……”

    对于凤至让东来宗背黑锅的所为,凤鸣现在想来,也觉得妙极了。

    不仅是凤鸣,龙衍和凤来眼里也都带着笑意。

    凤至闻言却摆了摆手:“这只不过是小道而已,说起来也是我们的实力还不够,若是实力足够了,我又哪里会耍这么些小手段,直接就领着你们打上东来宗了……”

    龙衍三人闻言都默然了。

    也确实是如此。

    若是他们的拳头足够硬,压根儿就用不着费这么多的心思去给东来宗竖敌,也用不着借他人之手来教训东来宗,直接打上东来宗,岂不更痛快?

    这般想着,三人便也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既然已经到了仙界,那他们自然应该努力修炼,争取能早日将东来宗这个敌人给打垮!

    有了这样的目标,几个人眼里都充满了斗志。

    凤至见状笑了笑。

    然后,她一边打量着四周的情形,一边道:“行了,咱们既然已经到了仙界,要提升实力以后多的是时间,现在你们倒不如好好参观一下仙界的情形……”

    听凤至这样一说,龙衍三人倒也真的将先前所想放下,而是打量起四周来。

    他们现在停留的地方是一座小山谷。

    也是将这山谷的情况打量清楚了,三人这才能够明白,当初赵长生为何会得到一个“恶狗扑食”的美称了。

    在玄武大陆和虚灵境的时候,三人的实力从来都是最顶尖的那一拨,也正因为他们的实力足够强,所以他们能够一直得到玄武大陆和虚灵境最好的资源。

    灵药,灵果,各种材料……

    等等。

    如此一来,三人的眼光自是极好的,什么东西能被称之为宝物,他们只需要看上一眼也就能知道了。

    可现在……

    就这个小小的山谷之内,但凡是他们的入眼之处,任何一花一叶一草一木,以他们从前的眼光来看,都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宝物。

    瞅瞅,路边那一大片的不知名的仙草,每一片叶子里都蕴含着极为浓郁的仙气,那仙气在阳光下升腾而起,形成一片片微白的雾气,叫人只轻轻嗅上一口气,就能清楚的感觉到整个人似乎都清醒了几分。

    这样的东西,不是宝物又是什么?

    还有那草丛里开得正艳的花,旁边树上结的果子,山谷边上的几棵矮树……

    总之,在龙衍三人眼里,这山谷里遍地是宝。

    若不是心里还记着凤至当初讲过的,赵长生是如何得到一个“饿狗扑食”的美称,并且一辈子都没能洗脱这个美称的,只怕三人中性情最为跳脱的凤鸣也就要跟着往旁边扑过去了。

    好歹将想要扑出去的念头给勉强压下,凤鸣伸着颤抖的手指着山谷里的一切,用着几乎要发狂的语气道:“凤至,这些,这些东西……”

    凤至没等凤鸣将话说完,就先白了他一眼,“不用瞎想了,这些东西都是仙界最寻常最普通的花花草草,并没有什么实用性,就跟玄武大陆上路边随处可见的杂草一样,并不是什么宝物!”

    凤至说得再坚决不过了。她早就说过的,仙界与玄武大陆或者虚灵境不一样,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沐浴着仙界这浓郁的仙气成长的,天然的就能够承载仙气,因而看起来自然也就与下界的草木大不相同,看在刚刚飞升的新晋仙人

    眼里,很容易就将这些东西当作了什么稀世珍宝。

    赵长生当初闹出来的笑话,也就是由此引起的。

    听凤至这样一说,凤鸣顿时就泄了气。

    他原还想着,要是这些东西真的是什么了不得的宝物,那他们这次可就发了。

    不过,想想也是,既然是宝物,当然是物以稀为贵的,若是他们随便来到一个山谷,就能遇到这么多的宝物,那这仙界的宝物似乎也太不值钱了些。

    凤至见状,中指与拇指相扣,在凤鸣的额头上重重弹了一下。“行了,别做什么白日梦了,咱们可是刚刚才来到仙界,要是这里真有什么宝物,也早就被别的仙人捷足先登了,又哪里能轮得到我们?”凤至道,“为了让你们尽快的分清楚什么是宝物什么是糟粕,我们还是得尽快弄上一本仙界的异宝图鉴才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