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凤家祖宅和五行宗同在玄武大陆,虽然两者之间的距离有些遥远,凤至和龙衍又不能动用体内的仙气,但对于有着飞行天赋的龙衍来说,这样的距离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一路腾云驾雾,没用多久,凤至和龙衍就已经出现在了玉明山下。

    一千余年没有回来,凤至再回到这当初是完全由她打理出来的玉明山,一时之间眼中也是有些感慨之色。

    再过不久……

    她就要飞升了。虽然与龙轻语说得轻松,但凤至其实也知道,真的去了仙界之后,她再回来的机会只怕是少之又少,便是东来宗那样的大宗门,派宗内弟子下界也显得有些畏首畏尾的,可想而知,就算钻了天地法则的漏

    洞下界,他们要付出的代价也绝不会少。

    只这样便可知,想要像玩儿一样的随时回来,是压根儿不可能的。

    是以,这些往日里由她一手建立的宗门,大概以后是真的极少有机会回来了。

    不过,凤至本也不是什么容易伤春悲秋的人,心里只这样略感慨了一会儿,她便又重新恢复了心情。

    身为修真者,若是会被这样的离愁所扰,那又如何能在修真之路上走得长远?

    凤至并非修的是无情道,她也不需要将自己所有的牵挂都斩断,是以她决定在下界停留千年,带着凤来和凤鸣一起飞升仙界,至于其他的……

    她相信,无论是凤家还是五行宗,还会有许多的人修炼到打破仙凡之别,飞升仙界。

    到了那时,总会有再见的时候。

    而她,那时应该已经替这些后来者打造出一个稳定的家园了吧。

    凤至丝毫不怀疑自己。

    想到这些,凤至偏头笑着看向龙衍:“我们走吧。”

    龙衍握了握凤至的手,以自己的体温告诉凤至,他一直都在她的身边。

    两人几步就来到了五行宗的护山大阵前。

    自从五行宗在玉明山上安家落户,这护山大阵就一刻也不曾停歇的保护着整个五行宗,这一千多年来也不是没有外人不信邪,想要试一试这护山大阵的厉害。

    当然了,后果嘛……

    只要想想当初龙衍的亲爹亲娘是个什么样的下场,基本上也就可以想象得到了。

    这样的事发生过几次之后,对于五行宗的护山大阵,整个玄武大陆上便再无人敢来挑衅了。

    这时,护山大阵形成的看起来薄薄的并没有太大防护能力的光罩,正散发着一阵阵柔和的光彩,即使是白日,这光彩也并没有被阳光压下去。

    凤至笑了笑,直接伸手抚到了护山大阵之上。

    那薄薄的光膜之上,跟着就荡起了层层的涟漪,然后迅速开了一个可以容得下两人并肩而行的门,似是在邀请凤至和龙衍一般。

    凤至和龙衍也没有停留,顺着这道门就进了玉明山。

    两人进入玉明山之后,护山大阵上的那道门,也就迅速消失,再看不到任何的痕迹。

    凤至没有惊动五行宗里的弟子们,只是与龙衍一起来到了护山大阵的阵眼处,找到了正悬浮在半空中,时时向外散发着强大气息的戮仙剑。

    与一千多年前相比,现在的戮仙剑无疑又要强大了许多。

    一是因为有了朵朵这个器灵,二则是因为成为阵眼之后受了玉明山所有灵气一千多年的滋养了。

    就如同仙人下界之后会受到天地法则的压制,事实上,仙器也是如此。

    戮仙剑本就是不折不扣的仙剑,无论是在虚灵境还是玄武大陆,就算掌握着戮仙剑的人是真正的仙人,也始终不可能将戮仙剑的真正力量完全发挥出来,这就是来自天地法则的压制了。

    这一点,便是凤至也没有办法改变。

    想要看到戮仙剑真正的力量,也唯有到了仙界之后了。

    不过……

    凤至其实没想好,要不要将戮仙剑带去仙界。

    戮仙剑本就是五行宗的镇派仙器,只要有戮仙剑在,哪怕在她离开之后,五行宗遇到了什么关乎宗门生死存亡的大危机,也可以凭借着仙器之威保留翻盘的可能。

    若是凤至将戮仙剑带走了……

    对五行宗来说,无疑就少了这种可能。

    而且,现在的戮仙剑并不是一柄冷冰冰的剑,它还有着朵朵这个器灵。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朵朵就是戮仙剑,戮仙剑就是朵朵,自从朵朵成为器灵之后,凤至就再没有将它当作是一柄没有生命力的剑。

    朵朵在成为器灵之后,本身就有着无限的可能,甚至有一天还真的能以剑为身,走出自己的修炼之道来。

    凤至并不确定,在此之前,朵朵愿不愿意随她离开。

    这些念头在凤至的脑中一闪而过。

    停在阵眼之前,她伸手轻轻在戮仙剑的剑身上那些古朴的花纹上划过,好一会儿,才道:“朵朵,你特意传了信儿给我,怎么我来了你反倒不说话了?”

    她的话音方落,浮在空中的戮仙剑便是一阵轻轻的抖动。

    便见空气中突然荡起层层涟漪,然后一道光芒从剑身之中闪过,朵朵那似乎一千多年都没有任何变化的小小身子,就这样出现在了凤至和龙衍的跟前。

    “麻麻,粑粑……”朵朵道。

    一边说着话,朵朵眨了眨自己萌萌哒的大眼睛,飞到了凤至的脸颊旁边,想要用自己的花盘去蹭一蹭凤至的脸。

    不过……

    有龙衍在,朵朵这样的举动当然是不会成功的。

    龙衍只伸出了两根手指头,就在朵朵成功蹭到凤至的脸之前,将她拎了起来,然后顺手往旁边扔了过去。

    朵朵:……

    被龙衍这样一扔,朵朵眼里都快盘出几圈蚊香了,好不容易才将那股子晕眩压下去,她有些委屈地看着凤至:“麻麻……”

    一千多年没有见凤至了,她也就是想与凤至亲热一下而已,怎么就被龙衍给扔到一边了呢?

    朵朵觉得好委屈。她眨巴着眼睛看着凤至不说话,用自己的行动告诉凤至和龙衍,什么叫做“宝宝好委屈,但是宝宝不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