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凤至和龙衍能想到的,赵长生、钱傲然还有萧十九,他们当然都能够想到。因此,时间越是往后,赵长生对凤至和龙衍的出手也就越是凌厉,而钱傲然也是真的要以命相搏了,反观萧十九,如今是他占据了主动,不管他是躲着钱傲然消耗他的实力,等着他撑不住的那一瞬间,还

    是与钱傲然硬碰硬,都可以随他选择。

    按说,选择与钱傲然游斗,以保存自己的实力对萧十九更有利一些,毕竟这样是百分百没有危险的。

    不过,萧十九眼看凤至和龙衍那里撑得实在辛苦,而且还一副明显撑不了多久的模样,便也打消了那游斗的心思,而是真刀真枪的与钱傲然拼了起来。

    这次可真是亏大了,将来在仙界里遇到了这俩人,一定要他们加倍还回来!

    萧十九在心里嘀咕道。

    这般想着,萧十九手中羽扇一挥,扬出片片扇影,那些扇影或横削,或下斩的朝着钱傲然攻了过去,扇影重重之间还带动着凌厉的仙气。

    钱傲然见状冷笑一声,“……你倒是舍得下本!”

    两人于是又一声中吭地打成了一团。仙人之间的战斗,层次比起仙人之下的修行者来说,不知道要高了多少,在萧十九三人先后解封了实力之后,这一战更是打得日月无光,就连地面上正在殊死搏斗的东来宗与玄武大陆两方的人马,在受到

    上面的战斗的影响之后,也都暂且放下了敌人,而是考虑起怎么在上面的战斗的余波之下活命这个问题来。

    这样的局面,与凤至最开始的预计是相悖的。

    真是……

    凤至和龙衍现在可谓是狼狈不堪,若不是他们的速度都够快,本身也有着大乘期的实力,再加上他们有两个人,赵长生只能从他们之中选择一个来追击,否则只怕早就已经被赵长生斩于掌下了。

    当然了,相对于龙衍来说,赵长生对凤至更是恨得不离不弃,因而大部分时候都是对凤至穷追不舍。

    要是按着萧十九所说的“打是亲骂是爱”来看,赵长生这也是对凤至爱得无亦无悔了。

    咳咳,赵长生大概是不会认同这一点的。

    被赵长生这样追着,凤至心里可别提有多窝火了,不过,再怎么窝火,她也知道自己确实是打不过赵长生的。

    不过……

    打是打不过,但她也可以用自己的法子让赵长生不好过。

    什么法子呢?

    嗯,参考先前萧十九是如何气得钱傲然跳脚的就知道了。

    一边狼狈的逃窜,寻着机会狠狠吸了口气,压下狂乱的心跳,凤至气急败坏地跳脚:“赵老儿,你刚刚没听萧十九说吗,打是亲骂是爱,你这样追着我不放,我会觉得很为难的……”

    赵长生额角青筋跳了跳,没有理会凤至。

    凤至再跑,“……我也给你一句萧十九先前的老话,不管你怎么痴缠,我们都是不会有结果的!”

    赵长生面色扭曲,强忍着心头那要咬人的冲动,仍没有理会凤至,不过出手时明显要比先前更狠辣了几分。

    凤至偏头躲过赵长生的一指,虽然没有被直接击中,但那残留的仙气却仍在她脸上划出一道血痕,殷红的鲜血顿时便在凤至那张精致绝伦的脸上流淌起来。抬手将脸上温热的鲜血抹去,感受到那仙气残留在伤口之中的霸烈之气,凤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只又冲着追上来的赵长生嘻嘻一笑:“赵老狗,其实我这个人最是心软不过了,你要是实在爱我爱得无法

    自拔,咱们私底下也不是不可以商量的嘛……”

    话还没说完,另一个方向就传来了龙衍那冷冰冰的声音:“不可以,我不允!”

    凤至一窒。

    然后又觉得有些意外的好笑。

    她本来就是故意惹怒赵长生的,当然是怎么能更气人就怎么说了,哪里能想得到龙衍会在这时横插一脚?

    还别说,有了龙衍插的这么一句句,至少赵长生会被气得更狠了。

    事实上还真是这样。

    赵长生只觉得一股子郁气自小腹一路往上,最后直冲嗓子眼儿,哽得他觉得,他若是再不吼点什么出来,指定得被活生生的给气死。

    于是……

    赵长生喉头一动,噗的一声便吐出一口带着些仙气儿的血来。

    凤至:……

    她可没想到赵长生会就这样吐出一口血来,天知道,她虽然确实是想给赵长生找点不自在,甚至也确实是恨不得将赵长生气得吐血,但她也真的只是想一想而已。

    毕竟,赵长生可是仙人,要是真的这么容易就能被人气得吐血,那仙人又不会那般可怕了。

    哪里能想到,竟然还得了个意外的惊喜?

    真是让凤至想不到啊。不仅凤至,就是萧十九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故,哪怕正与钱傲然打得难舍难分,萧十九这时候也抽空奚落了一句:“……赵老儿,想不到你如今倒是这样脆弱起来了,莫不是真的是因为求而不得,所以

    才这样?”

    赵长生喉头又是一甜。

    但他现在就是憋死,也绝不会当着萧十九和凤至龙衍的面再吐一口血出来的,否则的话,那可不就真的成了他爱而不得,因情而伤了?先前赵长生与萧十九也过了那么久的招,本就受了伤,这伤势虽然算不得极重,但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完全恢复的,又这样气血沸腾的追了凤至和龙衍好半天,原本就要将那口淤血吐出来才算是好,哪里

    想得到会这么及时应景?

    不仅被凤至三人看了笑话,还将自己气得个半死。

    咬了咬牙,赵长生仍一声不吭。

    他算是看出来了,他要是真的被激得忍不住与凤至对骂起来,那才是真的如了凤至的意呢。

    所以,对付凤至的聒噪,只要不理她就行了。

    等到他将人捏在手里,到时候还不是承他如何处置都可以?

    到了那时候,他必定会叫凤至好好尝尝他的手段的!

    不过……凤至的毒舌,又哪里是赵长生想不理会就能不理会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