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凤至的声音并不大,甚至她的语气都是一如平常,且没有什么太大的起伏,就像是她所说的并不是什么太过重要的事,而是告诉大家快中午了该吃午饭了一样。

    但也正是凤至这不焦不躁的模样,给了众人无与伦比的信心。这两百多年来,眼前这个同样只有两百多岁的女子,她毫无疑问的成了整个玄武大陆的主心骨,不仅告知了所有人他们将要面临什么,而且还为了给敌人迎头痛击而有条不紊的制定了提升玄武大陆整体实

    力的计划,让玄武大陆的整体实力在这两百多年来比过去的两千年甚至两万年都要提高得更多。

    想想看,若是放在没有外敌入侵这个威胁的从前,只说从凤至手里改良的那些功法,就能让全大陆的人都抢得头破血流了。事实上,拿到凤至改良的功法的各大家族、异族心里也都再清楚不过,虽然为了从凤至这里拿到功法,他们也付出了一些代价,但这些代价与功法的价值相比,绝对是微不足道的,若不是有外敌在旁窥伺

    ,他们又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拿到功法?

    也正因为对这一点再清楚不过,因而各大家族、异族对于凤至,都是打从心底里的存着感激的。

    不管凤至的出发点是什么,他们因为凤至而实力得到大幅度的提高,这却是事实。

    更何况,以凤至如今表现出来的实力,就算她明知道有外敌入侵,但她也能完全护住凤家、龙族以及五行宗。

    而他们这些人呢?

    没有了凤至,在强敌到来时,他们恐怕只需要一个照面,就已经灰飞烟灭了。

    玄武大陆上的这些家族异族的人,都不是不知感恩的,因而,这两百多年来,早在凤至不知不觉的时候,她就已经成了全大陆的人心里最崇敬的那个人。

    说是将她敬若天神,那也是丝毫不夸张的。

    凤至。

    只这个名字,在玄武大陆上就有着绝对不容置疑的力量。

    还是那句话,凤至如果是走的佛修的路子,只怕就这些信仰之力,就足够她平地飞升了。

    也正因为如此,这时听了凤至这平淡却又坚定的话,所有人都齐刷刷地抽出自己的武器往上一扬,“打退他们!”

    上万人这般齐声吼出来,那可真是响彻天穹了,尤其是众人语间的那股子气势,更是直冲天际。

    凤至于是很满意地点了点头,“很好,看来大家都已经很清楚咱们要做什么了,那么,现在,咱们就一起期待咱们的敌人吧……”

    说完话,凤至与龙衍站到了所有人的最前面。

    两人两手紧握,一齐看向东来宗的人即将出现的方向。

    东来宗的人来得很快。那纸鹤可不会被其他东西,就比如凤至布置的隐匿阵法所扰,直接就是沿着最短距离朝着凤至所在的地方飞,再加上双方之间的距离本就算不得远,因而没过多久,其他人也都看到了正朝着这边疾驰而来

    的东来宗的人。

    这些……就是东来宗的修真者了!

    许多人的心里都有了这样的觉悟。

    眼瞅着两方人马就要短兵相接,凤至笑着回头:“各位,他们已经来了,咱们现在倒还能占得一丝丝的先机,待会儿动手的时候,你们可千万不要有任何的迟疑……”

    所谓的先机,自然就是凤至布置的隐匿阵法了。

    众人于是轰然应诺。

    再说赵长生和钱傲然。

    两人领着众东来宗弟子一路来到了这里,心里却都有些疑惑。

    明摆着,纸鹤的目的地就是这附近,但他们用神识将周围查看了好几遍,却没有发现任何一个人影子,难不成,这通过赋生而得了生命的纸鹤,也跟着水土不服不是那么好用了?

    但两人随即就否认了这个猜测。

    纸鹤当然是不可能出错的,那么……

    虽然有些不敢置信,但两人都得出了同一个答案。

    那么,出错的就只能是他们了。

    意识到这一点,赵长生和钱傲然对视一眼,心中突地就生出警惕来,赵长生突然停在原地,张嘴便道:“小心埋……”

    另外一个“伏”字都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赵长生和钱傲然就听到了身后的东来宗弟子之中传来接二连三的惨叫。

    “啊……”

    这惨叫声此起彼伏,很显然受到偷袭的人不在少数。

    这下,都不用赵长生和钱傲然提醒了,其他人都警惕起来。

    到这时,他们才发现,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的周围就已经出现了不比他们人数少的敌人,这些敌人除了一小部分是修真者之外,其他人的路数明显与修真者不一样,大概就是玄武大陆上的武者了。

    而这些武者的实力……

    在来到玄武大陆之前,东来宗的弟子们都将这些玄武大陆的武者看成是修为低下、只能任他们收拾的土著,压根儿就没有将他们看在眼里,但现在,他们才知道他们都错得有多离谱。这些武者虽然大部分都只有相当于修真者之中金丹期的实力,但也有相当一部分的实力至少与元婴期的修真者相当,更重要的是,这些武者压根儿就是以有心算无心,在他们毫无防备的时候突然发动攻击

    ,这一个照面之下,可不就让东来宗的弟子们惨叫连连了吗?

    也亏的修真者的生命力都极为顽强,虽然猝不及防之下受到了偷袭,但这些东来宗弟子好歹也是只伤不亡。

    当然了,伤得有些重就是了。

    赵长生和钱傲然气得差点吐出一口血来。

    第三次,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他们这时候都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与这玄武大陆八字不合了,才来到玄武大陆第一天,他们就已经丢了三次脸,在有他们存在的情况下竟然让下面的弟子被偷袭了三次,从而损失严重!

    两人的脸都被打肿了。

    愤怒之下,两人同时吐出一个字来:“杀!”然后,极端愤怒的两人朝着人群最为密集之处齐齐抬掌,显然是要给这些偷袭者一个教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