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没过多久,赵长生和钱傲然就铁青着一张脸重新自血色深渊里飞了出来。

    两人满以为,就算自那些金丹弟子来到玄武大陆,到他们两人从空间通道里走出来,这中间有一段时间,但那些金丹弟子又不是泥捏的,难不成还不能坚持这么一段时间么?

    再有他们两人的亲自出手,救出那些金丹弟子,又算得了什么?

    下面的血色深渊当然不可能对赵长生和钱傲然造成什么影响,两人在血色深渊里自然是穿梭自如的,可是就算他们将整个血色深渊都寻遍了,都没有找到任何一个东来宗金丹弟子的踪影。

    很显然,那些金丹弟子绝对不会是一起组团去了哪里休息去了。

    那么……

    结果如何,也就可想而知了。

    但就算猜到这些金丹弟子已经遭遇不测了,但连个尸首都找不到,这样的情况无疑是极为诡异的。

    赵长生和钱傲然气得胸口急剧起伏,“可恶!”

    也难怪他们会愤怒成这样了。

    这不是一个两个的弟子,而是数千名极有潜力的金丹弟子!

    若是东来宗将玄武大陆拿下来了,这些金丹弟子就是将来仙界东来宗最好的新鲜血液,可是现在,这数千名的金丹弟子,竟然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折扣在了这里,叫赵长生和钱傲然如何能不怒?

    他们都能想象得到了,就算这次顺利的占领了玄武大陆,但损失了这么多已经在修真路上登堂入室的金丹弟子,他们回到仙界之后,这原本是天大的功劳,也会被大打折扣。

    这么多的金丹弟子……

    就算有这玄武大陆庞大的人口基数在,想要重新培养起来,也需要不短的一段时间。

    是以,赵长生和钱傲然的这声“可恶”,那可真是完全由心而发。

    怒极之下,两人瞪着下方的血色深渊,毫不犹豫的就同时抬掌,然后重重地朝着血色深渊拍了过去。血色深渊能成为五行宗里化神以上的修真者的历练之所,这处地方当然是有些不凡之处的,但现在朝着血色深渊出手的是两名真正的仙人,这其中相差实在是太大,是以两掌之后,原本被血色雾气所包裹

    着的血色深渊就遭受到了重创,不仅里面的那些虫子死伤惨重,就连那叫人的目光看不透的血色雾气,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稀薄起来。

    远处,正以神识偷偷看着这边发生着什么的凤至,到底忍不住有些可惜地摇了摇头。

    “真是可惜了……”凤至道。

    除了凤至,其他人都看不到这边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他们都听到了远处传来的巨响,这时又听到凤至突然这样说了一句,龙衍等人顿时略有些疑惑地看了过来。

    凤至将自己看到的情形与众人说了一遍,“那血色深渊可真是个好地方,但很显然以后是不可能再发挥什么作用了……”

    为了将血色深渊里的那些虫子培养起来,她可是在血色深渊里放入了一整块的玉髓!

    玉髓啊,别说是修真界了,就算是在仙界,玉髓也算是极为珍贵的东西了。

    现在就这样毁于一旦,凤至不心疼才怪了。

    不过……

    想想看,一个血色深渊就能将东来宗那些资质不俗的金丹弟子一网打尽,到底还是凤至占了便宜的。

    这样一想,凤至心里就又平衡了。

    再说赵长生和钱傲然那里。

    将血色深渊毁得差不多了,两人总算是稍微消了心头之恨。

    也亏的这次损失的都是金丹弟子,要是连元婴弟子也跟着损失了,那赵长生和钱傲然非得吐血不成。

    血色深渊被毁了,那股子怪异的吸力自然也就不能再给东来宗的弟子造成什么影响了,赵长生和钱傲然重新将剩下的东来宗弟子全都召集到了一起,开始吩咐起接下来的行动。虽然东来宗早就已经放弃虚灵境了,更没想过将来还会在虚灵境里发展,但这并不代表他们辛苦打通的空间通道就要被荒废了,东来宗在虚灵境毕竟还有那么大的基业,再说了,虚灵境里地大物博,还有

    许多独有的资源,有了这空间通道,将来东来宗在玄武大陆里发展,也可以得到东来宗的物产资源不是?

    虽然觉得不太可能,但赵长生和钱傲然也唯恐有个万一,为了他们走后不叫这空间通道被玄武大陆上的土著给破坏了,两人吩咐了一名化神期的强者守在空间通道外,然后便带着剩下的所有人准备离开。

    也正因为有先前血色深渊的先例在,众人都打起了精神,力求再不栽在什么突然冒出来的危险之下。

    当然了,有赵长生和钱傲然在,众东来宗弟子纵使全神戒备起来,到底还是有所懈怠的。

    对于这种情况,赵长生和钱傲然当初是看在眼里的。

    不过,两人倒是没有说什么,毕竟他们对自己实在有着太强的信心,有他们两人在,若是还能被人偷袭了,那他们可真的应该买块豆腐来撞死了。因为空间通道的出现吸收了附近很大一片范围的灵气,因而原本这周围的森林变成了一片沙海,这样数千人走在这沙海之中,就算再怎么放轻了脚步,也同样带起了轻微的“沙沙”声,而这轻微的声响,也

    将某些原本应该被众人发现的动静给遮掩了起来。

    而偏偏,赵长生和钱傲然先前早就用神识探查过周围的情形,并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对,是以两人将所有的心神都放在了往更远处探查上,并没有在脚下这片沙海上放多少注意力。

    所以,悲剧发生了。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传来,让所有人都骇了一跳。

    没等众人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紧跟着就接二连三的有惨叫声传过来,就这么一瞬间的功夫,发出惨叫声的就已经不下于二十人了。

    这二十余人,大部分都是元婴期,其中还有一两人是出窍期的。听到他们的惨叫,其他人哪里还能不知道这是又有事发生了,于是一个个的都提高了警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