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明明走在他前面的还有一人,这才多久的功夫,那人就已经没了踪影?

    两位太上长老可是再三叮嘱过的,到了这玄武大陆之后先不要急着建功,等到所有人都出来了之后,再一起行动。

    这第二人心里的疑惑都还没有得到答案,也猛然察觉到下方传来的让他根本无法抵抗的吸力,跟着也步入了先前那第一人的后尘。

    接下来,一个,两个,三个,四个……

    直到下面的血色深渊都已经悄无声息的吞噬了十几名东来宗的金丹弟子,才总算是有个明白人站在空间通道的出口处,厉声道:“不好,有敌袭!”

    但他就算是发现了这一点,也没有什么作用。

    要说这空间通道,可不像是普通的巷子一般是一长条一长条的,这空间通道的出口处顶多也就只能容纳下十余人,若是前面的人不往外面走,后面的人可就出不来了。偏偏赵长生和钱傲然也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心理,竟然安排的是实力最为弱的金丹期弟子走的前面,一下就被下面的血色深渊给吞了十几人,而后面的这些金丹弟子就算是发现了有不对劲之处,但他们也

    不能一直呆在这通道出口处,不让后面的人出来吧?

    是以,被迫之下,那名发现了端倪的金丹弟子也只能硬着头皮出了空间通道。

    因为他心里早就有了警惕,是以当下面血色深渊里传来的那股子吸力才一作用到他的身上,他就已经发现了,然后下意识的就运起全身的灵气来抵挡那吸力。只不过,凤至对这血色深渊可是下了血本的,一整块玉髓埋到血色深渊里,还在两百多年的时间里就被这血色深渊给完全消化吸收了,里面的虫子更是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的进化,现在的实力比之凤至当

    初第一次进入血色深渊时,那可不知道又要强了多少倍。

    血色深渊本就是化神期的修真者的历练之所,现在又经过了凤至的强化,哪怕有了心理准备,又哪里是这名金丹期的弟子所能抵御的?

    于是,接下来的情况,与先前没有任何的不同,一个又一个不得不从空间通道里走出来的东来宗金丹弟子,就像是下饺子一般,扑通扑通的就往血色深渊里落。

    血色深渊那红色的雾气之中藏着数之不尽的虫子,这些金丹期的修真者对那些已经进化到一定程度的虫子来说只能算是小菜一碟,但对于那些个头还小的虫子,那可就是一顿大餐了。

    于是,每掉下来一个人,密密麻麻、让正常人看了都会犯密集恐惧症的血红色的虫子们,便都一拥而上,争相从这些东来宗的金丹弟子身上啃下一块肉来。

    几乎每一个呼吸的时间,就能将一名金丹弟子给完全消化了。

    凤至的神识远远地注意着血色深渊里的情形,看到这一幕也忍不住道:“啧啧……”

    那么多丑得无以复加的虫子聚在一起生吞修真者,这样的情形简直叫人不寒而栗,别说是胆子小的人了,就是那些傻大胆们,若是亲眼看到这样的场景,只怕也会吓得面无人色。

    若不是现在大战在即,不想叫众人因为被这样的场景恶心到了而影响到战力,凤至都忍不住有些恶趣味的想要叫众人好好看看这副情景了。

    唉!

    这样一想,凤至心里还真的觉得颇有些遗憾。

    她的目光往正在盘膝休息的众人身上一一扫过,这一次,就算是他们躲过一劫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被凤至这样一看,许多人竟然齐刷刷地打了寒噤,就好像是……被什么凶兽盯上了一般?

    不得不说,众人都是实力不俗之人,这直觉也远比常人来得要厉害多了。

    再说东来宗的空间通道那里。

    金丹期的实力在血色深渊的面前,那完全就是在送菜,不过东来宗的金丹期修真者数量也着实不少,因而这饺子倒也着实是下了好一阵。

    许久之后,才又轮到了元婴期的弟子出来。

    元婴与金丹之间的差距自然是极大的,因而第一名元婴弟子才一出了空间通道,就已经察觉到了下面血色深渊传来的那无孔不入的吸力,更察觉到了不对。勉强稳住了身形,第一个从空间通道里走出来的元婴弟子第一时间就找到了这吸力的源头处,他低头往下方就像是张着一张大嘴的血色深渊,即使是在夜里,目光也看到了血色深渊里弥漫着的那只让人觉

    得压抑与绝望的雾气。

    眼瞅着身后又有了同门自空间通道中走出,这名元婴期弟子一边与下面的吸力抗衡,一边用变了音的声音发出一声厉啸:“都……小心!”

    得了他的示警,后面出来的几名元婴弟子,面色齐齐一变。

    他们是抱着到玄武大陆上来肆意征战的心态来到这里的,哪里能想到现实这就给了他们结结实实的一巴掌,还没开始肆意起来呢,就已经先感受到了一个下马威。

    也就在后面的这几名元婴弟子听到示警开始警惕起来的时候,第一名元婴弟子在坚持了这么久之后,到底是再也坚持不住,也一点点朝着下面的血色深渊里坠了下去。

    “这是什么鬼地方!”其中一名元婴弟子暗里咒骂。

    但任他如何骂,下方传来的吸力却没有一刻消失过,一时之间,这些元婴弟子,倒是只能尽了全力才能保持自己的身形不坠。还是之后,随着从空间通道里走出来的元婴弟子越来越多,分担了从血色深渊里传来的那股子吸力,这才让众人觉得浑身都轻松了起来,虽然那吸力还是没有消失,但他们所承受的压力却比最初时要小了

    许多,也再没有人被血色深渊的吸力给拉扯下去。

    元婴之后,自然就是东来宗的出窍期弟子了。

    出窍期的实力又远非元婴能比,受到的影响又小了许多。再之后,是东来宗这些年来新晋的化神期弟子,走在最后的,就是赵长生和钱傲然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