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凤至强自撑着,拿捏住了那道看着不起眼的红芒,就要将之往先前被她劈出来的那道裂口里放。

    不过,她好像有些太高估自己的耐性了,眼看着那红芒就要被安置在裂口之中,凤至手上却是突然就无力起来,自然也就再承受不住血色深渊传来的重压。

    然后,那红芒就以一种重物坠地的姿态,轰然朝着裂口里砸了下去,甚至还带着响彻天地的轰鸣。

    由此可见,这血色深渊带给凤至的压力到底有多大了。

    凤至眸光微闪。

    不过,反正事情已经按着她的想法发展了,是以她的面色倒也没有什么变化,甚至还招呼了龙衍三人往更高处飞了去。

    就在四人顿住身形的时候,只听得“哗啦……轰……”这样的声响,整片天地之间似乎都只被这样的声音给充斥了,让人再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然后,这方圆百里的范围之内都剧烈的震动了起来。

    这样的震动,简直就叫人以为是不是发生什么大地震了。

    而随着这足以将大地都掀翻的震动,那道并不如何起眼的红芒,就这样完全融入到了正烟尘四起的裂口之中。

    几乎是瞬间,原本看着像是一张黑洞洞的大嘴的裂口,就变成了……

    一张血红血红的大嘴!低头看着下面那满是浓郁的红色雾气,让人看不清里面有些什么的血色深渊,再感受着下面传递过来的那股子让人完全无法压抑的绝望,就算是凤来和凤鸣如今都有了武神的实力,也都忍不住面色一变,

    又往上面飞了一些,才好歹是让自己没有被那股子绝望所影响。

    两人对视了一眼,心里都惊惧不已。

    方才有那么一个瞬间,他们都以为自己要被那股子绝望给吞噬了。

    到这时,两人才算是真切的领会到,这血色深渊到底有多可怕。

    他们不过是在外面感受到这些迷雾的气息,就已经差点中了招了,凤至在化神期的时候,可是在这里面呆了一年多的……

    真是不知道她是怎么呆下来的!

    不过,对于凤至能做到这一点,凤来和凤鸣倒是一点也不意外。

    这么多年来,凤至什么时候不是在刷新着他们对她的印象?

    这样的事情经历的多了,好像也就不奇怪了?

    这就是凤来和凤鸣的感受了。而凤至,过了这么一会儿的缓冲,全身上下那股子无力倒也缓过来了,她忍不住动了动自己僵得不行的双手,一边看着下面威力不减的血色深渊,一边有些可惜地摇了摇头:“……这么好的地方,给了东来

    宗的那些人,可真是浪费了……”

    凤至是真的觉得可惜。

    早在第一次进到血色深渊里,凤至就觉得这是一个对人有很大锻炼作用的好地方,便是化神期的修真者,在这里面走上一遭,无论是心志还是实力,都绝对会有一个质的跳跃。

    这一点,凤至当初是亲身经历过的。

    也正因为对这血色深渊的看重,后来在得了两块灵髓之后,凤至才会毫不犹豫的就将其中一块灵髓安置到了血色深渊之中。

    如今距离那时已经有两百多年了,安置在五行宗山门里的那块灵髓只不过是让五行宗的灵气比往常浓郁了许多,但安置在血色深渊里的这一块……可别忘了血色深渊里的这些血红的迷雾,以及其中那些有着一张大嘴的怪物的特性是什么,一整块的灵髓放在别处可以让周围的灵气倍增,也能慢慢发展出一整条的矿脉,但在这血色深渊里,不过短短的

    两百多年的时间,灵髓里的灵气竟然就被血色深渊给完全吸收了。

    而得了这数量简直是用海量才能形容的灵气,血色深渊里的变化也着实不小。

    不仅弥漫在其中的血红雾气比起以前要浓郁了许多,就是藏在血色雾气之中的那些长着一张大嘴,有着极强吸力的怪物,在这两百年间也以着一种雨后春笋的速度成长了起来。

    当初差点将凤至吸过去吞噬的那种巨型怪物,这些年来可也长成了不少,更别提下面那些尺寸稍小一些的怪物了。

    凤至当初都差点在这些怪物面前吃了大亏,可想而知,当毫无准备的东来宗众人一头闯进这血色深渊里,他们会感受到怎样的惊喜。

    当然了,“惊喜”这个词是凤至用的,至于东来宗的人到底会不会觉得惊喜,那大概就只有老天爷和东来宗的人自己才知道了。

    想着那样的情形,凤至再低头看向血色深渊时,尤其是目光透过那血红的雾气,看到穿梭在其中的那大大小小的被凤至称之为虫子的怪物,凤至的眼神可别提有多柔和了。

    看那模样……

    倒像是她看的不是什么丑陋可怕的虫子,而是什么心肝儿宝贝一样。

    事实上,说是心肝儿宝贝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只要能帮着凤至给东来宗的人一个教训,就是让凤至去亲它们一下……

    咳,那凤至也是不会愿意的。

    确认将血色深渊安置在这里没有什么不妥的,里面的那些虫子也都适应良好,凤至便也放下心来了。

    她扭头看向龙衍三人,正要招呼他们离开,就见着凤鸣一直往下打量着,似乎很好奇这血色深渊里面是个什么样的场景。

    眼珠微微一转,凤至突然笑了笑。

    即使过去了两百多年,凤至也没有忘记自己第一次见到血色深渊里那些虫子的时候,恶心得差点吐出来的情景。

    既然凤鸣现在有这样的好奇心,不如,她就满足了他?

    这样想着,凤至“哦呵呵”了两声,直笑得凤来和凤鸣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她才直接一伸手,就朝着下面的血色深渊里一探,等到再收回手的时候,她的手里便多了一把……

    不是一把,而是她的手无形的牵出一大群呈了深红色、长得丑陋至极的虫子。都没等凤来和凤鸣反应过来,凤至手一扬,被她带出来的那群虫子就直接将凤来和凤鸣给淹没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