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然了,再怎么遗憾,这也是没有办法改变的。

    是以,赵长生和钱傲然也只是感慨了这么一瞬,就先后回过了神。两人看了从表面上看没有任何异状的君珺,赵长生道,“虽然她还没来得及给我们传回什么消息,但只看她现在的结果,就已经能说明很多问题了,凤至已经突破到了大乘期,甚至那个龙衍,也极有可能走

    到了这一步,据说凤至的五行宗还从虚灵境吸纳了不少的弟子,看来,咱们这一次的行动,阻力不会小。”

    钱傲然默默点头。

    两人都想起了当初他们初从仙界到虚灵境时的雄心万丈。在仙界的东来宗里,赵长生四人也是经过了重重的竞争,这才最终成为下界的四人之一的,毕竟,在那些仙人的眼里,他们下界到虚灵境,有大乘期的实力,不管他们想做什么,那都应该是手到擒来才是

    ,这简直就是大好的立功的机会,可不就让人抢破头了么?

    最初到达虚灵境时,赵长生四人都是极为得意的,只想着在虚灵境里呆个几十上百年,完成了宗门交代下来的任务,就能回到仙界,而且在宗门的地位还能提高许多。

    他们又哪里能想到,在虚灵境里,他们会跌了这么大的一个跟头?

    再想想一百八十年前被萧十九拿了仙魂,如今早就已经仙魂尽灭的孙不灭和李青云,两人又难免有些兔死狐悲之感。好半晌,钱傲然才道:“赵长老,咱们也不必如此悲观,就算那凤至和龙衍都已经有了大乘期的实力,他们也必定刚突破之久,咱们不可能在他们手上吃亏,就算他们能将你我二人拖住,我们还有下面的这

    么多东来宗弟子……”

    赵长生闻言也精神一振。他们对玄武大陆的了解并不多,但在打通空间通道之后,也得到了一些极为粗浅的消息,就比如,这玄武大陆并不是一个修真世界,这里的土著们是修炼的武道,而且功法相对虚灵境来说还极为落后,实

    力比起虚灵境的修真者来说更是弱了不少。

    东来宗的弟子们这一百八十年来几乎都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对上这些土著武者,以一当百也不是什么人事。

    到时候……

    只靠着这些东来宗弟子,就绝对能让玄武大陆上的土著们喝一壶的。

    唯一让他们觉得有些阻碍的,大概就是凤至手下的五行宗了。

    不过,在赵长生和钱傲然想来,就算凤至再怎么厉害,她也只是一个人,五行宗的底蕴又哪里能和在虚数境屹立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东来宗相比?

    想来,五行宗的那些人,在同等时间里的进步,是不会有东来宗的众弟子大的。

    这样一想,两人就又放心了不少。

    赵长生将心里那淡淡的隐忧撇到一边去,又问钱傲然:“萧十九那里,可有什么消息?”

    萧十九跟着下界到虚灵境,两人都知道他的目的就是拖他们的后腿,如今他们的行动在即,自然不想让萧十九又趁他们不注意钻了空子。

    提到萧十九,钱傲然也有些咬牙切齿的。

    他吸了一口气,这才回答起赵长生的问题:“他没有什么动静。”

    这一百八十年来,为了不叫萧十九这个搅屎棍破坏自己等人的计划,赵长生和钱傲然一直都密切注视着萧十九的动向。

    没错,在赵长生和钱傲然的眼里,萧十九就是那搅屎棍一样的存在。

    听到钱傲然的回答,赵长生又放心了不少。

    一百八十年前,在落仙谷里,萧十九将孙不灭和李青云的仙魂握在了手里,后来这些年,萧十九一点点磨着让两人的仙魂彻底消散在了这虚灵境,连重新回到仙界的机会都没有。

    甚至,为了扰乱赵长生和钱傲然的心境,萧十九还故意将这件事拿到了所有虚灵境修真者的眼皮子底下来进行。

    要不是那时候的赵长生和钱傲然死死忍着,只怕他们寻找玄武大陆下落的进度又会被萧十九这个搅屎棍给拖慢许久。

    现在他们行动在即,若是叫萧十九知道了,想也知道萧十九不会让他们这么轻易的就达成目的的。

    “萧十九的鼻子比那狗鼻子还要灵,不管怎么说,这段时间多注意他一些,绝对不能让他又来捣乱!”赵长生道。

    钱傲然亦是如此觉得的。

    两人又商量了一些入侵玄武大陆的具体细节,这才又各自散去。

    而这一天,所有东来宗弟子都接到了赵长生和钱傲然的通知,休整十日,十日之后,所有人一起出动,前往虚灵境!

    整个东来山上,也因为这样一道命令而变得沸腾起来。

    而正被赵长生和钱傲然提防着的萧十九,这时候却轻轻摇着手里的羽扇,面上似笑非笑的。

    对于这一百八十年来,赵长生和钱傲然对自己的监视,萧十九其实一直都极为清楚,他只是没有理会而已。

    “咦,赵老狗和钱老儿这几日好像特别注意我?”萧十九自言自语。

    同为仙人,他又如何会对赵长生两人的窥视半点不知情?

    萧十九又不傻,相反,他非常的聪明。

    也正因为如此,赵长生和钱傲然这突然的反常,就让萧十九猜出了一些端倪。

    “所以……”萧十九放下手里的羽扇,“东来宗,最近这就要行动了?”

    若是赵长生和钱傲然知道,他们出于对萧十九的提防而加大了对萧十九的注意,反而让萧十九从他们的反常之中推测出了他们的行动,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气得吐血,再后悔自己不该多此一举。

    当然了,这时候的赵长生和钱傲然还不知道这些。

    猜到了东来宗的新动向,萧十九面上的笑容怎么都掩不住。

    萧十九其实很清楚东来宗到底想做什么,若是换了他最初下界到虚灵境来,他只怕会不遗余力的破坏赵长生和钱傲然的计划,甚至不惜一切代价的拖东来宗的后腿。但这一百八十年来,明知道东来宗想做什么,萧十九却一次也没有故意去破坏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