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有这么一下的缓冲,凤至和龙衍以毫厘之差闪身避过了那些触手。

    呼!

    看到这样惊险刺激的一幕,一直替凤至和龙衍捏着把劲儿的萧十九总算是松了口气。

    他和凤至龙衍是盟友,如今赵长生四人还活得好好的,他可不希望凤至和龙衍出什么事。

    好在,凤至从来都不是个心里没有成算的。

    再看赵长生四人……

    看清楚他们现在的模样之后,就算萧十九常年与他们为敌,这时候也忍不住嘴角微微抽了抽。四人之前虽然也是落在了劣势的,但好歹还留了些身为仙人的仪态,可被那些触手毫不留情的砸中了之后,现在的他们一个个都是浑身的尘土,不仅如此,四人面上还都是鼻青眼肿的,身上穿着的有着极

    强防御力的法衣也破成了烂布条,露出那布条下带着累累伤痕的身体。

    从仙界来到虚灵境几十年,这绝对是赵长生四人最狼狈的时候。

    事实上,他们现在的情况可不仅仅只是狼狈。经过萧十九这三个月来不眠不休的刺激,地下那像是百爪章鱼一样的怪物本就已经被刺激到了极限,又有凤至今天用了它最为忌惮的火焰来挑衅,这大家伙再也忍不住发了狂,将整个落仙谷都给掀翻了,

    方才又是看到凤至这个最大的仇人,含恨之下发出的全力一击……

    这大家伙在如今的虚灵境,说是不逢敌手也没有任何的错了,它这全力一击有多可怕不难想象。

    就算赵长生四人原本是仙人,但他们现在到底也只能发挥出大乘期的实力,自然也就在那百爪章鱼的触手之下吃了大亏。

    要不是不想叫萧十九和凤至龙衍看出自己几人伤得有多重,赵长生四人只怕早就吐血了,又哪里还能保持住现在这若无其事的样子?萧十九吃惊之后接着便乐了,“赵老儿,你们这是怎么了,不过是一只畜生而已,就算个头大了点,那也没什么可怕的嘛,你们这么灰头土脸的是怎么回事?你们可是仙界下来的仙人呀,这是在给我们仙人

    丢脸吗?”萧十九也是个损的,明知道这时候的落仙谷外还等着许多人,不仅有虚灵境的修真者,还有以江震为首的东来宗的弟子,说这番话时还故意说得极为大声,让自己的声音传得周围百米范围都能听得个清清

    楚楚的。

    外面等着的那么多吃瓜群众,听了这话之后自然一个个恨不得冲进落仙谷里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之前趾高气扬的东来宗众弟子们,则都沉下了脸。

    他们不相信自家四位太上长老会在这落仙谷里出了事,但事实好像容不得他们不信。

    赵长生四人也被气得够呛。

    先前他们好歹还能勉强压着喉头的那口淤血,但被萧十九拿了话这样一挤兑,四人都只觉喉头一甜,又哪里还能压得下,“噗”的一声便齐刷刷吐出一口鲜血来。

    啧啧。

    四人本来就伤得不轻,又是激愤之下吐血,鲜血才出了口便化作一蓬血雾,那浓度都快赶得上之前这落仙谷里弥漫的白雾了。

    萧十九看得高兴,甚至还鼓掌替赵长生四人助了点兴。

    赵长生四人本就遭了罪,再有萧十九在旁边落井下石,差点没气得伤势加重,再吐出一口血来,也亏得四人都是活了许多万年的老怪物,这才好歹将心绪平静了下来。

    萧十九颇为遗憾地看了赵长生四人一眼。

    赵长生被气得又深吸了一口气。

    四人到底底蕴深厚,有这么会儿的功夫,身上的伤势总算也是有所好转,就算不能恢复如初,但比起先前也好了太多了。

    他们站起身,目光极为深沉地看向萧十九。

    “萧小儿,你倒是好手段,不仅跟凤至这个小贱人勾搭在了一起,还借了这畜生的势……”赵长生眼里极尽怨毒。

    不仅是赵长生,钱傲然三人亦是如此。

    他们都没有想到,他们以为在他们四人联手之下会不堪一击的萧十九,不仅与凤至龙衍联手,还借着落仙谷地下的大家伙让他们吃了这么大一个亏。

    到这时,四人心里倒是隐隐有些后悔起来。

    当初知道萧十九给他们下战书的时候,他们也不是没有想过这其中是不是有诈,但因为对自己四人的实力太有信心了,他们就算心里有所疑惑,最终仍是毫不犹豫的就接了萧十九的战书。

    现在……

    赵长生冷哼了一声,两只锐利的眼睛紧紧盯着萧十九。

    而钱傲然则看向了躲开了那大家伙一记重击的凤至和龙衍,剩下的孙不灭和李青云,却是极尽戒备地看着仍挥舞着上百根触手的大家伙。

    四人这是分工了。

    萧十九这时可是极为得意的。他太庆幸自己当初没有因为仙人的身份就对凤至伸过来的手视而不见了,就算他自己也是仙人,有着与赵长生四人不分伯仲的实力,但若是只凭着他一个人,就算明知道赵长生四人下界到虚灵境是想做什

    么,顶多也就只能给他们捣些乱,想要重伤他们,甚至是斩杀他们,却绝对是不可能的事。

    但现在……

    有凤至和那百爪章鱼的加入,却将这个不可能变作了可能。

    萧十九又如何能不庆幸呢?

    他冲着赵长生咧了咧嘴,露出他那一口白生生的好牙口,还偏头伸出尾指挖了挖耳朵,“赵老儿,咱们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这还是第一次听你夸我,真是稀奇,再夸几句可好?”

    赵长生气结。

    也亏的他现在伤势已经好转了许多,否则的话铁定得吐出一口血来啊。

    他那是在夸萧十九吗?

    这人怎么就能有这么厚的脸皮呢?赵长生知道,若是比嘴皮子,他是怎么也比不过萧十九的,于是干脆也就不再试图占嘴上的便宜,而是冷哼一声:“废话少说,既然你们精心挖了这么个陷阱,那咱们不妨手底下见真章,到底谁才能笑到最后,还得试过才知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