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萧十九自己嘛,他只需要在旁边看着,再配合着地下那大家伙不让赵长生四人好过就好了。

    等到凤至和龙衍都加入到战局,大概那时候才是真正的大战开始吧。

    萧十九想着这些,冷笑了一声。

    从前他与仙界的东来宗等人作对时,大多都是自己孤军作战,少有与别人合作的时候,现在既有地下那大家伙,又有还没赶过来的凤至和龙衍,这让萧十九对于这次谋划成功的可能性又有了些信心。

    留下赵长生四人之中至少一人!

    在萧十九这样的冷静之下,赵长生四人就倒霉了。虽然萧十九没指望过他的银线能够伤到赵长生他们,但赵长生四人却不能忽视,哪怕明知道在那白雾之中还有那不知道是什么的触手的存在,但他们这时候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在萧十九的银线之下

    左躲右闪,一次又一次被萧十九逼近地上的那些坑洞。

    偏偏,他们在这白雾之中完全没办法注意周围的环境,当然也就注意不到地上的坑洞,于是也就一次又一次的迎接从天而降的那些巨大的触手。那触手不仅巨大,而且其上裹挟的巨力让他们完全无法抵挡,而且那触手上又滑溜又柔韧,就算他们的攻击落到了那触手上,都能被那触手轻而易举的卸开来,反而是他们,只要一个不小心,哪怕只是被

    那触手挨上一下,也都得全身剧痛个好半天,若是因此而让身体的反应延迟个一时半会儿,那恭喜,又会引起之后一连串的连锁反应,让他们伤上加伤。

    总之,赵长生四人现在若是有闲功夫说话,脱口而出的一定会是“哔了狗了”吧。

    萧十九在旁边看得高兴不已。他专注与东来宗作对多少万年,这还是第一次能在旁边如此悠闲地看着东来宗的人出丑,想想自己从前在东来宗的人手底下吃的亏,再对比一下听从了凤至的提议之后取得的成绩,萧十九一时之间都忍不

    住感叹起来了。

    瞧瞧,凤至那脑袋瓜子到底是怎么想的啊,到底她是活了十万年的人还是自己才是?

    这样一想,萧十九甚至都有些期待起,等会儿凤至和龙衍加入到战局之中后,会有着怎样的结果了。

    再看赵长生四人。与最开始进到落仙谷时的从容相比,他们现在可谓是极为狼狈,不仅一身光鲜亮丽的衣裳变得破破烂烂的,就是身上也开始大伤小伤不断,就算每一道伤口都不致命,但量变总是能引发质变的,这些伤就

    算对他们的影响不大,但到底还是有所影响,至少四人在躲闪那触手的攻击时,反应就比最开始时要慢了那么一丢丢。

    虽然只慢了这么一丢丢,但对于他们这个层次的高手交战来说,任何一丝丝的影响都是足以致命的。

    于是,赵长生四人在萧十九和触手的围攻之下,越来越捉襟见肘。

    这让赵长生四人怒得恨不得跳脚。

    许久之后,赵长生知道若是再任事态这样发展下去,他们四人今天说不定真的要在萧十九手下吃个大亏,于是也顾不得再藏拙了。与钱傲然三人对视了一眼,赵长生从自己的储物戒指之中拿出一只像是水囊一样的东西来,手里灵气往那水囊一样的袋子里狂灌而入,就见着那袋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从干瘪变得充盈起来,等到那袋

    子完全鼓了起来,赵长生心一横,便将那袋子往空中一扔。

    呼!

    就听一声啸声之后,那袋子之中先是喷吐出一阵足以引发大范围狂风的气流。

    若落仙谷里的白雾只是普通的雾气的话,只凭着这些气流就足以将这迷雾完全给吹开了,但这些白雾是连赵长生四人都要忌惮不已的,又哪里可能这么容易的就被吹散了?

    虽然周围的白雾因为气流翻腾不已,但到底还是没有散去。

    萧十九见状面上却并没有什么喜色,而是有些凝重地拧起眉头来。

    “连这东西也拿出来了,赵老儿倒也舍得……”他暗道。

    这袋子名叫乾坤袋,号称可纳乾坤,只要是被这乾坤袋吸了进去,除非是被其主人主动放出来,否则就只能在里面等死了。

    乾坤袋在仙界也算是东来宗的一件重宝了,这些年来栽在这乾坤袋里的仙人不知凡几,赵长生现在连这乾坤袋都拿出来了,只希望地下那大家伙和这白雾能够坚挺一些吧。

    不过……

    话说回来,都这么久了,凤至和龙衍怎么还没来?就在萧十九想着这些的时候,那乾坤袋喷吐完了其中的气流之后,又重新开始吸纳起落仙谷里这诡异的白雾来,随着乾坤袋一点点变得鼓起来,那最初纹丝不动的白雾也似是再坚持不住,开始一点点的朝

    着乾坤袋的袋口那里游移过去。

    再之后,赵长生四人面上都是一喜,只见他们周围的白雾正在一点点变得稀薄起来,就算这速度并不快,但乾坤袋对这些白雾总是有作用的。

    最初时,四人的视线可谓是完全完全被白雾所阻,但随着时间的一点点流逝,四人便都注意到了,他们开始能看到周围的一些情景,也正是这时,他们才发现在自己等人不远处又有一个黑幽幽的坑洞。

    想到先前几次三番出现的那巨大的触手,再对比一下这地上的坑洞,他们又哪里还能不知道这坑洞里是什么?

    就在四人恍然大悟的时候,眼瞅着那坑洞里又突然悄无声息地冒出了一条触手来,朝着他们就兜头砸了过来。

    四人骇了一跳,连忙往其他方向躲开。

    轰!

    一阵地动山摇。

    而这时,四人周围的白雾也变得越发的稀薄起来。

    赵长生并未因此而多了喜色,他将地上那个被触手砸出来的洞打量了一番,神情颇为凝重地道:“你们有没有发现,下面那东西的力量,好像越来越强了?”

    他说得有些迟疑。事实上,赵长生恨不得自己的猜测是错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