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真要是那样,东来宗这次只怕就真的要无颜再在虚灵境立足了。

    赵长生四人可丢不起这个脸。四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各自的打算,赵长生于是先冷哼了一声,“萧十九那个小儿,那般张扬的发起战书的人是他,如今躲着不露面的人也是他,莫不是这个时候才后悔起来,所以干脆就做了缩头乌龟

    了?”

    他的话音方落,前来替他们助威的东来宗弟子们,就已经异口同声地吼了出来:“缩头乌龟,缩头乌龟!”

    这么多人同时吼出来,声势倒也极为浩大,若是萧十九现在真的在这里,说不定还真的会被他们给吓一跳。

    等到这些东来宗弟子吼完,仍没见着萧十九出现。

    这让众东来宗弟子都十分振奋。

    这……

    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了?

    众东来宗弟子心里都乐滋滋的。

    也就在他们得意的时候,一个听着有些懒洋洋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

    “缩头乌龟们叫谁呢?”

    众东来宗弟子大怒,这不是贼喊捉贼吗?

    于是,就有人怒极之下回道:“缩头乌龟们叫你呢!”

    然后……

    哗!

    围观到这一幕的众吃瓜群众们听到这里,到底没忍住轰然大笑起来,这么多人一起大笑,带来的声势倒也是极为惊人的。

    有人还忍不住道:“哈哈,这些东来宗的人都是来搞笑的吗,竟然这样就钻进别人的套里了?”

    这话又引起一连串的笑声。

    不过,话说回来,这要是换了他们,说不定一时不察之下也得钻进这个套里。

    这样一想,众人对已经面红耳赤的东来宗弟子们倒也都多了些同情。

    赵长生气得眉毛抖了抖,现在他们四人与东来宗弟子,当然是站在同一条船上的,东来宗的弟子丢了脸,他们四人同样也面上无光。

    “萧小儿,既然来了又何需藏头露尾,难道与这些后辈弟子饶舌,就能显示出你的本事了吗?”赵长生冷笑一声,“难不成,你大费周章的下了战书将我们四人引来这里,就是为了为难这些后辈不成?”

    钱傲然三人也都被萧十九气得够呛。

    萧十九这是想将他们当作猴子来耍吗?孙不灭是四人之中性情最阴沉的人,大概也是因为如此,他才能为了飞升亲近弑父弑母,这时他阴恻恻地一笑:“萧小儿,你若是事到临头又怕了,没关系,我们都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人,只要你跪下来冲我

    们一人磕三个响头,我们也就能将这件事给揭过去了!”

    在孙不灭之后,李青云也跟着道:“对啊,比起在这里送了命,只不过是磕上十几个响头而已,这就再轻松不过了,不是吗?”

    钱傲然则在一旁冷笑。

    四人都同时看着一个方向,哪怕这时萧十九还没有真正的露面,但以他们的实力,又哪里能察觉不到,萧十九就在那里?

    而事实上,也确实是如此。

    就在赵长生四人的注视之下,原本空无一人的地方,突然慢慢显现出一个人影来,不是被所有人期待着的萧十九又是谁?

    萧十九手里仍拿着一把羽扇,就算这时候的天气一点也不热,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他仍一下一下的摇动着折扇。

    若不是他附身的这具肉身的容貌实在是有些拿不出手,就算再怎么收拾也仍给人以油头粉面的感觉,只怕就凭着这气度,就足够让天下的女修嗷嗷叫着往他身上扑了。

    这又令赵长生四人有些看不顺眼。

    萧十九与他们作对多年,但萧十九的年纪却比他们四人都要小很多,若说他们已经是日薄西山了,那么萧十九就是正值壮年。

    只凭这一点,就足够赵长生四人嫉妒不已了。

    不过……

    想到今天之后,这让他们痛恨不已的萧十九就要被他们斩杀于此,赵长生四人顿时就痛快了。

    是啊,他们与一个将死之人又计较些什么呢?

    再看萧十九,他一边摇着羽扇,一边来到赵长生四人近前,面上仍是那种懒洋洋、似乎压根儿就没将赵长生四人看在眼里的笑容。

    “给你们磕头下跪?”萧十九那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一扬,“就你们四个将死之人,也不怕被天雷给劈死!”

    赵长生四人气得直瞪眼。

    在他们眼里,萧十九是那个将死之人。

    但他们却没想到,在萧十九看来,双方的位置却正好是相反的。

    孙不灭微眯着眼睛,“到底谁是将死之人,咱们今天这一战之后自然便有了分晓,你也不用想着拖延时间了,要战,那便战吧。”萧十九闻言将羽扇一收,不仅没有半点的怯场,反而还一马当先的往落仙谷里飞跃而去,随着他的前进,还留下一串朗笑声:“好,这样才痛快,谁生谁死,咱们今天手下见真招,萧某先行一步,你们可千

    万不要让我久等了……”

    话音还未落,他的整个人就已经被落仙谷里的茫茫白雾包裹,叫外面的人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

    别说是那些看热闹的修真者了,就是赵长生四人,眼里也失去了萧十九的踪影。

    赵长生四人这时其实是有些犹疑的。落仙谷里别的不说,但那些无处不在的白雾的厉害,他们先前却是已经见识过了,就连他们四人在那白雾里也是吃了些亏的,怎么这萧十九,却能如此轻松的就进入到了落仙谷之中,看起来好像没有受到

    任何的影响?

    再联想到萧十九将决战之地约在落仙谷的做法,赵长生四人就更加忌惮了。

    会不会……

    这萧小儿其实是有着什么依仗的,且自认为在这落仙谷里,可以将他们留下?

    可是,这可能吗?

    这样一迟疑,赵长生四人的脚步自然也就微微一顿。

    也就是在这时,四人中感觉最敏锐的钱傲然,突然抬头往某个空无一物的空地处看了过去,眼里还有些疑惑闪过。

    赵长生见状有些奇怪,“钱长老,怎么了?”钱傲然又有些疑惑,又有些不解,将那处空地连连看了好几眼,他正要说话,就被落仙谷里传来的萧十九那略欠揍的声音给打断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