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虚灵境的东来宗本就是大宗,也正因为大,东来宗收弟子时的门槛也抬得很高,若不是天赋出众到了一定的程度,是绝对不可能被东来宗收入门墙的。

    是以,东来宗里可谓是遍地天才。

    天才众多,就算有一部分会早早的夭折,但总会有那些天资与福缘都不缺的人成长起来,于是也就能让东来宗一代一代的强大下去。

    不过,东来宗里虽然天才众多,但钱傲然却是那个例外。

    钱傲然本是东来山附近的一个小山村里的猎户的儿子,原本若是不出什么意外的话,钱傲然是不会与修真扯上关系,而是按着父辈的轨迹,长大成人,娶妻生子,再接替父亲成为山村里的另一名猎户。

    不过,世事弄人。在钱傲然十岁那年,他们所居的那个小村子突然来了一个以杀人为乐的邪修,只一夜之间,那名邪修就将毫无抵抗能力的村民们屠杀了个一干二净,就是钱傲然,也是伤重得只剩下了一口气,这还是那名

    邪修笃定钱傲然这么个小豆丁不可能熬得过一晚,这才没有再补他一刀。

    不过,那名邪修到底还是失算了。

    就在那名邪修杀完人过了瘾,准备离开那个小山村的时候,就在附近的东来宗的人察觉到了这里的不对劲,召集了人手,将这作恶的邪修给擒住了。

    而这些东来宗的人,在事后清点伤亡的时候,正好发现了当时只剩下一口气的钱傲然。

    钱傲然的伤势虽然很重,但也只是外伤,东来宗的修真者当然不会吝惜一粒治疗外伤的丹药,这才将钱傲然的一条小命给拉了回来。

    这当然是钱傲然的幸运。不过,钱傲然生活了十年的这个小村子里,其他人就不像他这样幸运了,整个村子里的村民,除了幸免于难的钱傲然之外,其他所有人都在这场浩劫之中死伤殆尽,这也就意味着,钱傲然成了一个无家可

    归的孤儿。

    东来宗虽然行事霸道了些,但总还是正道修士之中的楷模,既然救了钱傲然,如今钱傲然又无家可归了,他们总不能一走了之,将一个十岁的小娃娃放在外面任他自生自灭。

    于是,钱傲然就这样被带回了东来宗。

    这也是钱傲然命运的转折点。东来宗的人将钱傲然带回来了东来山,自然是想将钱傲然收进东来宗的,不过让他们失望的是,在测过了钱傲然的资质之后,他们发现钱傲然虽然有灵根可以修真,但资质却极为普通,就算走上了修真之

    路,将来的成就只怕也高不到哪里去。

    虽然有些失望,但人都已经带回来了,而且还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孤儿,总不能因为他的资质不够好,就又将人给扔出去吧?

    钱傲然便得以在东来宗呆了下来。

    不过,像他这样资质普通的弟子,就算进了东来宗,也不可能得到多少资源,只能成为最不起眼的外门弟子,一点点在东来宗里往上爬。

    钱傲然的资质普通,修炼到炼气期大圆满都用了快三十年的时间,若不是当初救了他的那名东来宗弟子给了他一枚筑基丹,只怕他还只能一辈子就停留在炼气大圆满的境界上。

    凭着心里的那一股子不认输的劲儿,钱傲然倒是突破到了筑基期,但之后的修炼速度,却慢得叫他绝望。

    若是按着这样的速度,只怕在他寿元将近的时候,他都不可能突破到金丹期。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改变了钱傲然一生的事。钱傲然是东来宗最不起眼的外门弟子,这样的弟子在东来宗还有很多,原本他是应该一辈子不起眼的,但自从某天替一位师兄去东来山山脚下的灵泉处取灵泉水,回来的途中遇到了一位重伤倒地的姑娘之

    后,他的生活突然之间就有了剧变。

    那位受伤的姑娘是东来宗一位长老的女儿,自幼就天资出众,这次是外出历练却受了重伤,身上疗伤的丹药又消耗殆尽,这才会匆忙赶回东来山,哪里想得到才走到山脚下,就已经支撑不住倒地不起了。

    若不是被钱傲然碰到,又将她送回了宗门,很难说她会不会留下什么不可逆转的伤势。

    也正因为如此,那位出身不凡的姑娘,自这之后,出于感激,便与钱傲然走得近了些,且还回报了不少的修炼物资给钱傲然。

    这可就捅了马蜂窝了。

    那位姑娘乃是长老之女,自身的天赋又极为出众,如此不缺资质不缺修炼资源的,谁都能看出来她将来的前途,再加上她还长了一副好容貌,东来宗上下的男修有不少可都想着要将这朵高岭之花摘下来。

    别说东来宗的弟子了,就是其他各大宗门的青年俊彦,也都有这样的想法。

    只不过,那位天之骄女生来就是个清冷的性子,修炼多年一直对那些上前套近乎的男修们不假辞色。

    也正因为如此,在发现这位天之骄女竟然与钱傲然这么个外门弟子如此亲近之后,众多的东来宗弟子才会怒不可遏。

    于是,钱傲然的苦日子就来了。

    像他这样的外门弟子,本就是被其他弟子欺负的对象,有了这一遭,众多的东来宗弟子更是可着劲儿的欺负钱傲然,说他是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那是没有任何的夸张。

    不过,钱傲然虽然资质不怎么样,却是个不认输的性子,就算再怎么被人欺负,哪怕遍体鳞伤奄奄一息,也始终紧咬着牙,没向任何人求过饶。

    他越是这样,那些欺负他的人便越是恼怒。

    正巧那一年,东来宗举行宗内弟子大比,以钱傲然的实力,他自然不会报名参加大比,但架不住有人想让他参加。

    于是,在那年的东来宗弟子大比之中,钱傲然不仅被人狠揍了一顿,而且还被扒得只剩下一条裤衩子挂在了墙头,成了整个东来宗的笑话。这样的侮辱,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让人绝对无法忍受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