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女修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

    但凤至,仍老神在在地看着她,别说是心虚了,就是半点的歉疚都没有。

    很明显,在凤至看来,自己的所为没有任何的不妥。

    她甚至还冲着女修笑了笑,“仙子,不是你说的吗,只要我赔两万灵石,你身上的那件七彩纱衣就是属于我的了,我不过是处置自己的东西而已,仙子怎么倒是这般愤怒起来了?”

    这话说得太有道理,女修一时之间竟然找不到理由来反驳,于是只能涨红着一张脸怒瞪着凤至。

    好半晌,女修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好一个伶牙俐齿的贱……”

    话还没说完,所有人只听得“啪”的一声响,然后就见女修脸上多出一个鲜红的巴掌印。

    这一巴掌应该也没有太过用力,只是在女修脸上留下了一个巴掌印而已。

    不过……

    这样的羞辱,大概是比让女修吐出一口血来,还要叫她觉得可恨吧。

    然后,所有人的目光便又落到了凤至的身边,也就是龙衍的身上。

    众人看得可清楚了,在女修的一句“贱人”即将出口的时候,龙衍突然一抬手,手上金光微微一闪,再然后女修就挨了这一巴掌。

    很明显,就是龙衍出的手。

    女修简直气得浑身发抖。

    先是在凤至手下受到了那样的侮辱,差点被这满酒楼的人都看光了,现在还被龙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赏了一巴掌。

    她何时受过这样的气?

    偏偏凤至嘴上半点也没想着饶人。

    她“咦”了一声,“仙子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这样看着我,倒是叫我心里有些怕怕的,方才仙子自己不也承认了嘛,只要我出两万灵石,你身上的七彩纱衣就是我的,怎么现在又怪上我来了?”

    女修这次是真的想扑上去啃凤至一口了。

    不过,这时她也发现了,凤至一行看着好说话,但绝不是什么好欺负的。

    她现在的下场可不就说明了这一点了?

    是以,心里再怎么愤怒,女修也只咬着牙,好半晌没说话。这时反倒是凤至不依不饶了,“仙子,惹了你生气还真是不好意思,不过我这个人最是大方了,先前那两万灵石咱们暂且记在账上,就是不知道仙子现在身上穿着的这件衣裳又值多少灵石,我也是要赔的…

    …”

    所有人都无语了。

    也要赔?

    如果他们没有理解错的话,这意思就是,凤至还想将女修现在身上披着的这件衣裳也给人毁了?

    否则,又哪里有什么赔不赔的。

    等着女修回答的时候,凤至面上仍笑眯眯的,看起来只要女修给一个数,她就立马准备要“赔”灵石了。

    到这时,女修又哪里不明白,凤至这压根儿就没安了心要赔她灵石,而是在拿了她撒气!

    可是……

    拳头大才是真理,就算女修明知道这一点,但从凤至和龙衍先后的两次出手就可以看出来,她压根儿就不是凤至和龙衍的对手。

    没有实力,她又能如何?

    于是,女修紧咬着牙,过了许久才勉强将自己心头的愤恨给咽了回去。

    她低声道:“几位前辈,是晚辈有眼无珠得罪了前辈,还望前辈不要与晚辈计较,先前的一切都是晚辈自作自受,又哪里能叫前辈赔偿,该是晚辈要向两位前辈请罪才是……”

    话说完,女修还真的就拿出了一个储物袋,匆匆放在了凤至等人的桌子上,然后就这样顶着所有人不可置信的目光,紧紧裹着衣裳离开了酒楼。

    一直到女修的身影都已经看不到了,才有人议论起这件事来。

    这女修……

    方才那般气势汹汹的,众人都只以为凤至这次肯定要倒霉了,哪里想到不过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峰回路转,反而是凤至这个从一开始就示弱的占了上风。

    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也是到这时,众围观者之中,有人略有些疑惑地道:“不知道为什么,看那两人,好像总有些面熟的样子……”

    面熟,可不就是面熟么。

    凤至和龙衍当年怎么说也是名动虚灵境的人物,虽然离着那时已经过去了三十年左右,但这些修真者们心里还存了些印象,不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么。

    真要是两人在这里多呆上一会儿,指不定就该有人想起来他们的身份了。

    当然了,凤至也不怕就是了。

    好在,说这话那人对三十年前的往事印象已经并不深刻了,虽然心里有些疑惑,但因为想了好一会儿都没想起来凤至和龙衍的身份,最后倒也就将这件事给扔到一边去了。

    而凤至,她的神识一直没有收回来,这时候却听到人群里有人在低声议论。

    “……那些人这下怕是要倒霉了……”

    “是啊,连风花宗这样的宗门,在那些人手下不也连宗门都给弃了,现在这些人惹上了他们……”

    “嘘……别乱说话,要是叫那些人听到了,你我还能有好果子吃?”

    凤至眼中于是闪过些深思。

    那些人?

    这指的是哪些人。

    毫无疑问,先前与凤至等人起了冲突的女修,就是“那些人”之中的一员。

    想想那女修最开始时的表现有多跋扈,凤至倒也能推算得出来,“那些人”都是些什么德性了。

    不过,风花宗的事,与那些人又有什么关系?

    凤至在众食客里找到了谈话的几个人,又在他们的身上留下了一缕神识印记,然后才扭头看向先前被吓坏了的凤悦。

    “行了,已经没事了,虽然你还没有正式入我门墙,但我也要先告诉你一句,我们五行宗的人不随意惹事,但若真有人欺到我们头上来,我们也绝不会怕事,万事都还有我这个做宗主的顶着!”凤至道。

    凤悦一时之间觉得整个人都像是泡在了温水里一般,浑身都暖洋洋的。

    她今年也不过七岁大,就已经早早的失去了爹娘,在凤至告诉她,她可以跟着他们的时候,凤悦就已经将凤至等人当作了自己最亲近的人。现在又听到凤至说出这样一番明显是维护自己的话,凤悦感动得快哭出来了有木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