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不就是狮子大开口么?

    周围的看客看到这里,都在心里有些义愤填膺的。

    若是换了他们,遇到这样张嘴就要这么大一笔赔偿的人,只怕二话不说就用拳头或者飞剑招呼过去了,又哪里能像凤至那样好言以对?

    这也让众人都忍不住有些好奇。

    穿了七彩纱衣的女修明显就是在讹人,这一点再怎么眼瞎的人也都能看得出来了。

    那么……

    凤至会不会任她讹呢?

    众人于是都眼巴巴地看着凤至。

    而这时,凤悦听到那女修张嘴就要让凤至赔两千灵石,立即就忍不住要开口说话。

    祸是她闯下来的,当然不能叫凤至来替她背了黑锅,要是那女修一定要不依不饶,就让她把自己拿去剥皮抽筋吧!

    凤悦心里倒也有这么一股子狠劲儿。

    不过,凤悦还没来得及开口呢,就被凤鸣一把捂住了嘴拉到了身后。

    呵,笑话,能在凤至手里占到便宜的人,他们这么多年可从来都没见着过一个,这女修现在有多得意多贪婪,之后自然也就会有多悲剧。

    至于他们啊……

    还是站到一边好好看热闹吧。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凤至面上的表情没有任何的改变,她仍笑意盈盈地道:“这位仙子倒也真是心善,明明是两万灵石买来的衣裳,弄脏了竟然只叫我们赔两千灵石!不过,仙子心善,我们自然不能蹬鼻

    子上脸,身为女子,新衣裳被人弄脏了,自是不想再穿了,如此一来只赔两千灵石哪里能够呢,以我看啊,就该全额赔偿仙子的损失,两万灵石一点都不能少!”

    话音方落,酒楼里顿时就一片安静。

    有许多人忍不住拿了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着着凤至。

    从来都只听说过有人弄坏了人家东西赖账不赔的,倒是没见过像凤至这样,人家只要赔两千灵石,划重点,赔两千灵石都已经是讹诈了,但偏偏她自己非得要赔两万灵石的。

    这样的人……

    不是白痴是什么?

    那是那名女修,听了这话先是一惊,然后便是一喜。

    能得到两万灵石的赔偿,她又哪里还能看得上先前自己所说的两千灵石?

    这件七彩纱衣确实是她的心头好,但身为女子,不管是普通女子还是女修,爱美总是天性,喜欢漂亮的衣裳更是天性。

    有了这两万灵石,她可不就能再买上一件与这七彩纱衣一样漂亮的新衣裳了?

    不过……

    女修同时又有些狐疑。

    这一行人的修为看着都不怎么高,尤其是方才闯了祸的小丫头,更是没有任何的修为,若非如此,女修方才也不会指着众的鼻子喊他们乡巴佬了。

    能得到两万灵石的赔偿,她当然是高兴的。

    但是,凤至等人真的能赔得起两万灵石吗?

    “你真的要赔本仙子两万灵石?”女修再次确认。

    凤至笑得再真诚不过了,“身为修者,自然是说一不二的,这件事本就是我们让仙子蒙受了损失,当然得负责了,仙子放心,两万灵石绝对不会少了你的,不过呢……”

    说到这里,凤至顿了一下。

    那女修反倒急了。

    事关她能不能得到两万灵石的赔偿,她当然急了。

    要知道,她身上的这件七彩纱衣虽然是她极为喜欢的心头好,但花出去两万灵石只为了一件衣裳,她也不是不肉疼的。

    如今好不容易有了机会能将这两万灵石拿回来,她又哪里能不急?

    “不过什么?”女修忍不住追问。

    凤至眨了眨眼,“两万灵石我是可以赔,不过既然我都赔了这两万灵石了,那仙子身上的这件法衣,是不是也该归我了?”

    女修一愣。

    不过,凤至所说的倒也没有任何的错处。

    赔了这两万灵石,就相当于凤至用两万灵石将这件纱衣从她的手里买了过来,如此一来,这件纱衣自然也就该归凤至了。

    女修于是迟疑着点头。

    之所以迟疑,也是因为这纱衣她才穿了一次,还有些舍不得呢。

    但是,有了两万灵石,她就是再去仙衣阁订一件也是可以的,这样一想,女修自然也就释然了。

    凤至于是又笑了笑。

    “既然这样,那……”凤至两指并在一起,“那就恕我不客气了!”

    话说完,没等女修回过神来这是怎么回事呢,凤至面上表情顿时变冷,两指随意在眼前的空中虚划了几下,就自有凌厉的剑气朝着女修飞射而去。

    女修大惊。但那剑气实在是来得太快了,快得女修压根儿就没有任何躲闪或者还击的余地,只来得及惊叫了一声,剑气就已经临身,她身上那件原本泛着七彩霞光,简直就像是将彩虹披在了身上的七彩纱衣,也就这

    样变成了一条条的布条。

    原本看起来带着仙气儿的女修,这样一来又哪里还有半点的仙气,简直就像个衣衫褴褛的乞丐婆了。

    尤其是,凤至出手时可没有半点的留情,那剑气虽然并没有真的伤到了女修的身体,但她里里外外的衣裳可都遭了罪,就连一身晶莹的肌肤也都若隐若现的,看着可真是极为勾人了。

    “啊……”

    女修也发现了自己身上的不妥,尖叫一声之后连忙双手抱胸,企图将周围聚集过来的目光都给挡住。

    她不动还好,本来身上的衣物就已经遮不住什么了,她这一动,露在外面的肌肤倒是更多了,周围那些吃瓜群众可谓是过足了眼瘾。

    这女修乃是正道修士,又不是那等以采补为乐的邪道女修,被这么多人这样看着,只不过片刻的功夫,浑身的皮肤便都已经变得通红,眼里都隐隐含了些泪水。

    啧啧。

    看起来真是梨花带雨的好不可怜。

    好一会儿,女修才醒悟过来,她现在该做的不着抱着自己的胸尖叫,而是应该找一件衣裳出来穿上。

    下一刻,她就从自己的储物空间里随意拿了一件衣裳披在身上,然后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到这时,女修才有空瞪向凤至,她紧咬着牙,只差没扑上去咬凤至一口了,“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