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只不过……

    现在这位美艳不可方物的仙子,却铁青着一张脸。

    只因为,她身上那件如梦似幻的七彩纱衣上,多了一团大概拳头大小的油污。

    任是再怎么样漂亮的衣裳,沾了这样一大团的油污,总也是好看不到哪里去的,这可不就是一件让人无法忍受的事?

    而这位仙子身上的那团油污的来处……

    正是凤悦。

    凤悦是第一次看到外面的世界,因而今天本就极为兴奋,又吃到了以前想都没有想过的美味,这就更别提有多高兴了。

    她是个知道感恩的孩子,也知道自己之所以能有现在这一切,都是因为凤至将她带了出来。

    因而,在吃到自己觉得最好吃的一道菜时,凤悦就想着要全都端给凤至去。

    凤至等人所坐的桌子本就是两张桌子拼在了一起的,凤悦又坐到了离着凤至有些远的地方,她当然是够不着的,于是直接端了盘子离开座位想要送到凤至跟前。

    哪里能想到,才离了座位,就一头撞到了这位穿着七彩纱衣的仙子身上。

    她手里的那盘子菜,当然也就全都喂了那七彩纱衣。

    凤悦站在原地发呆。

    她看着那漂亮至极的七彩纱衣上的那团油污,心里极为可惜。

    可惜什么?

    当然是可惜这盘好菜凤至吃不到了。

    再然后嘛……

    那位仙子发飙了,也就有了先前凤至听到的那些话了。

    凤至没从周围的食客嘴里听到什么有用的话,倒是被这女修那尖锐的声音给扯回了心神,于是扬眉就将那女修打量了一番。

    她的打量是没有任何掩饰的。

    这让那女修更恼怒了。

    “看什么看!”女修怒得一双柳眉都竖了起来,“我这件衣裳可是在仙衣阁花了整整两万灵石买的,别说是弄坏了,就算只是弄脏了一点都不是你们这些穷酸赔得起的,若是识相的,赶紧赔了灵石给我……”

    狠话还没放完,就听到凤至的一声嗤笑。

    “你笑什么?”那女修怒得面容都有些扭曲了。

    啧啧,这样一来可就没有之前的美貌了。

    凤至也是真的觉得有些好笑,“你这人说话怎么颠三倒四的,你不是说就算你的衣裳只是脏了一点我们都赔不起吗,偏又叫我们赔灵石给你,这不是自相矛盾?”

    一句话就将那女修给噎得说不出话来。

    这时,酒楼里其他的食客也都注意到了这里发生的争执。

    热闹嘛,谁都想看不是?

    于是,满大厅的人都往了凤至等人这边张望过来,甚至还有那等看热闹不怕事大的,都已经开了局赌一赌凤至和那女修会不会因为这件事而打起来。

    凤至倒也没有理会那些吃瓜群众,只仍笑盈盈地看着女修。

    也正是因为凤至只是这样笑着,那女修反而更气了。

    总觉得……

    心里好像堵着一口气,怎么都不舒坦。她既然不舒坦,自然也就决定了不会叫让她不舒坦的凤至好过了,于是扯了扯身上的七彩纱衣,“任你再怎么舌灿莲花,就是这小丫头将我衣裳弄脏了,要是你们不能赔偿我的损失,我就将这小丫头抓来剥

    皮抽筋!”

    女修说话的时候狠咬着牙,很明显这番话不是说笑的。

    凤至眼里原本还带着笑,但听到这里,那笑意尽去,剩下的就只有冷光了。

    不过就是一件衣裳而已,就算真的值得起两万灵石,也不过是死物。

    凤至也不是不讲理的人,这件事说起来还真是凤悦的错,若这女修好好说话,她也不是不能赔,偏这人一上来就喊打喊杀的,还说要将凤悦抓去剥皮抽筋?

    呵。

    还从来没有人可以当着她的面伤了她护着的人!

    虽然凤悦才跟着凤至没多久,但既然凤至已经决定将她带回玄武大陆,甚至是收到五行宗,那么就是将凤悦纳入到了自己的羽翼之下。

    凤至要护着的人,容得了旁人如此威胁?

    尤其是……

    那女修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损失。

    她身上的那件衣裳,大概是真的能值两万灵石,不仅美得如梦似幻的,而且还是用了极好的材料炼制而成,有着极强的防御力。

    这样的一件法衣,自然是有着不染尘埃的作用的。

    别看凤悦那一盘子菜喂了过去,在那法衣上留下了一团污渍,但众人说话的这会儿功夫,那团污渍已经渐渐开始消失,眼瞅着再过上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连剩下的那点污渍都会完全看不到了。

    就这么点儿事,也值当这女修对凤悦喊打喊杀的?

    凤至突然就笑了。

    她不仅没有动怒,反而还极为好脾气地道:“这位仙子,我家孩子弄脏了你的衣裳确实不对,就是不知道仙子想叫我们如何赔偿?”

    凤至平时不是个好脾气的,但她这一通话说下来,在旁人的眼里,她大概就跟那软软的包子一般,任是谁都可以过来捏上一把了。

    那女修倒是一愣。

    她今天心情有些不好,再加上第一次穿新衣裳就被凤悦喂了这样一盘菜,原本就不好的心情自然也就更恶劣了,所以才会对凤至等人不依不饶的。

    女修身上这件七彩纱衣也确实是两万灵石买来的,但只是弄脏了那么一点点,要说赔偿着实是有些勉强了。

    原本女修也只是想出口气。

    但现在……

    在修真界,就算是女修,也没有那等真的软萌心善的,眼瞅着眼前就有凤至这样一个冤大头要等着挨一顿宰,女修又哪里会与凤至客气?她于是又冷哼了一声,“仙衣阁的衣裳不仅价格昂贵,还是有灵石都买不到的,这件七彩纱衣我可是足足等了二十年才拿到手,今天第一次穿就被这贱丫头给弄脏了!不过,本仙子也不是那等不通情理的人

    ,虽然这七彩纱衣是用两万灵石买到的,但你们只需要赔个两千灵石意思意思也就行了……”

    这话才说完,酒楼里的诸多看客们便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不过是弄脏了衣裳而已,而且现在那污渍都已经完全消失了,这女修一开口就要人赔两千灵石,也真是狮子大开口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