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凤悦以前只不过是在小山村里看到过空中有剑光飞过,也知道那是有仙女在空中飞,但又哪里有机会自己驭剑而行?

    因而,这时踩到了飞剑之上,只觉得再兴奋不过,还试探般的在玉剑之上跳了跳,确认了玉剑没有任何的动摇,这才总算是放下心来。

    然后……

    就这样带着一脸的新奇紧紧拉着凤鸣的衣角。

    大概是因为凤至将凤悦交到了凤鸣手里的原因,自方才起,凤悦就一直黏着凤鸣,凤鸣走到哪里她就走到哪里,还非得要揪着凤鸣的衣角。

    那模样……

    别提,还真就跟那水灵灵的小白菜一样。

    凤鸣很是无奈。

    不过,他也知道,既然凤至都已经将人交到他手里了,只要没有什么极为特殊的原因,这小丫头还真就会成了他的责任。

    所以,再怎么无奈,他也只能任由凤悦跟着。

    凤至见此情景,又微微弯了弯唇角。

    龙衍一直注意着凤至,见凤至如此,握着凤至的手轻轻一紧,也跟着凤至微微笑了笑。

    他大概也能猜到凤至在笑什么了。

    于是,龙衍也拿了与凤至一样的表情,轻轻扫了凤鸣一眼。

    凤鸣:……

    再之后,凤至也没有停留,认准了方向驭着剑就往了东香城而去。

    凤至第一次来东香城的时候,东香城还是东大陆最为热闹的一座城市,因为这东香城就是所有修真者的销金窟,不管怎么样的享受,只要有足够的灵石,东香城总是会满足人一切的需求。

    那时的东香城里,还有着让所有人都向往不已的香玉阁。

    凤至都还记得,她和风挽晴,就是在那次看香玉阁的花魁大选时认识的呢。

    不过……

    领着众人进到东香城,近三十年后故地重游,凤至却发现,如今的东香城比起从前明显要衰败了许多。

    就算城里仍是人来人往的,但往来的人群明显再没有从前那样闲适的表情,而是多少都带了些紧迫,就是那些以前的享乐之处,进出的人好像也少了许多。

    这是怎么回事?

    东香城这样的地方,竟然也有了这么大的变化?

    而且,凤至也没有再看到香玉阁的影子。

    当然了,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香玉阁的阁主玉擎苍,都因为遭到了东来宗那几位太上长老的追杀而一头扎进了落仙谷,偏偏还极好运的到了落仙谷深处的那座传送阵处,最后机缘巧合的到了玄武大陆,找到了凤至。

    玉擎苍这个阁主都跑了,香玉阁想来也早就四分五裂了。

    若说香玉阁出事是理所当然的,但为何整个东香城看着都要萧索了这么多?

    凤至拧起眉头。

    她明明每一年都到了虚灵境来的,为什么这一年来虚灵境里竟然有了这么大的变化?

    先是风花宗出事了,再是东香城这明显的衰败,是不是还有什么事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

    带着这样的疑问,凤至领着一行人挑了一家看着人最多的酒楼走了进去。酒楼这样的地方向来是最容易探听消息的所在了,虽然东香城里没有以前那样的热闹与繁华了,但这一点在酒楼里倒也不怎么能看得出来,坐到酒楼里的修真者们仍如以前那般高谈阔论着,时不时的相邻

    几桌的人还因为对一件事的看法不同而互相争论起来。

    看起来是再热闹不过了。

    凤至没有选择去包厢里坐,而是领着众人到了大堂。

    就是要大堂才能听到更多的消息。

    他们这一行十好几个人呢,一张桌子当然是坐不下的,后来还是小二过来将两张桌子拼在一起才堪堪让他们坐下。

    点了一桌这家酒楼里的招牌菜,凤至两根手指轻轻在桌上敲了敲,“这家酒楼里的招牌菜倒也有些名气,你们到时候可以好好尝尝……”

    众人于是都有些期待。

    虚灵境里的灵食,最大的作用可不是让修真者饱腹。

    修真者只要到了金丹之后,都基本上是可以辟谷了,就是实力不到还不能辟谷,也都有辟谷丹可以服用。

    因而,修真者之中很少有人会贪图这点口腹之欲。

    毕竟……

    那些五谷杂粮吃下去之后总会变成那啥不是,让人知道了身为修真者的仙子公子们竟然也会如凡俗之人一般五谷轮回,那可不是一点也不搭?

    但食用灵食那就不一样了。

    灵食本就含着灵气,食用之后对修真者来说也相当于是修炼了,而某些灵食互相搭配了做成菜,更是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因而虚灵境里的灵食卖得可着实不便宜。

    这些,凤鸣等人之前来虚灵境时都是了解过的。

    不过他们当时手里就算好不容易赚到了些灵石,却又哪里敢乱花,不还得向凤至交差不是?

    因而,自然是没有尝过虚灵境的灵食的。

    说是没尝过也不对,凤至就曾经从虚灵境打包了些灵食带回玄武大陆给凤鸣等人尝,但真正的在虚灵境坐在酒楼里尝尝灵食,这却是没有过的。

    总之,凤鸣一行人都很有些兴奋就是了。

    就是凤悦,这时候虽然仍揪着凤鸣的衣角不放,但也忍不住左顾右盼的四处看着。

    对一个从来没有离开过山里的小丫头来说,突然见到了外面的世界,会有这样的表现也是再正常不过了。而凤至,在众人都兴奋着的时候,她的神识正将覆盖着整座酒楼,听着周围那些食客的谈话,以期从这些谈话之中知道东香城里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以及看看能不能从这些人口中听到一些关于风花宗

    的事。

    只不过……

    凤至还没来得及听到对自己有用的消息,就先听到了一个尖锐的声音。

    “……一个半点修为都没有的小丫头,竟然也敢往本仙子身上撞过来,本仙子身上这件七彩纱衣可是价值两万灵石,就这样被这个贱丫头给弄脏了,你们赔得起吗?”说话的是一名年轻女修,她的容貌倒是极漂亮,身上还穿了一件泛着七彩霞光的法衣,看起来明艳不可方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