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离着风花宗最近的那座城池……

    是东香城!

    当初在东香城里,凤至和龙衍可是当着那么多修真者的面大战了东来宗的火麒麟周炎,并且还让周炎受了重创,逼得东来宗不得不拿了大批的宝物和极品灵石来将周炎给赎回去。

    自那次离开了东香城之后,后面再来虚灵境,凤至倒是一直没有再到东香城去过。

    看来,这次是要故地重游了。

    凤至立即就决定带了众人前往东香城。

    不过……

    她看了正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二丫一眼。

    这小丫头,不仅资质好,难得的是心性也极为不错,一个七岁大的孩子,因为答应了风挽晴要帮她带句话,就几个月如一日的天天往这山上跑,怎么看都是个心志坚毅的。

    这样的孩子,若是有了人领进门,修炼的进度是绝不会慢了的。

    想了想,凤至到底还是有些惜才,于是看向二丫,“二丫,你愿意跟我们走吗?”

    二丫眨巴着眼睛。

    “跟你们走?”她道,“那我可以像以前看到过的仙子姐姐们一样,在天上飞来飞去吗?”

    在二丫的心里,能在天上飞来飞去,那就已经是顶顶厉害的了。

    凤至闻言笑了笑。

    这样的童言稚语,听在耳中总是叫人忍不住想要笑,就是凤至现在还牵挂着风挽晴等人,但在听到二丫的话之后,也免不了心中轻松了些许。

    她点了点头,“当然可以了,你还可以更厉害!”

    二丫眼中一亮,拍着手道:“那好,我跟你们走!”

    得了二丫的同意,凤至又想到了二丫的爹娘,她不确定二丫的爹娘愿不愿意放二丫跟他们走,于是问道:“那你带我们回去见见你爹娘,你要跟我们走总要跟你爹娘好好交待一番才是……”

    听了凤至这话,二丫那双大眼睛顿时就是一黯。

    “二丫已经没有爹娘了……”她又差点哭出声来。

    不过,眼角的余光瞄到了站到一边的凤鸣,又赶紧捂住了嘴巴。

    凤至有些惊讶。

    后来才从二丫的嘴里知道,二丫的爹娘本是山中的猎户,就在上个月,夫妻两人一起进山打猎,却没想到遇到了一只厉害的异兽,两人竟然都葬身在了异兽之口。

    原本有爹有娘的二丫,也就这样成了孤儿。

    这一个月来,若不是有村里的人接济着,只怕二丫早就饿死了。

    凤至于是轻轻抚了抚二丫的头。

    这么年纪小小的就没了爹娘,倒也是可怜。

    这样一来,她想要将二丫带走,倒是用不着再与她爹娘交待了。

    想着这小丫头的身世坎坷,凤至心头倒也是一软,“没有爹娘,那你以后就跟着我吧,以后再跟着一起回五行宗,宗门之内还有许多的师兄师姐……”

    二丫面上顿时就带了笑。

    凤至又摸了摸她的头,然后左右看了看,直接就将二丫塞到了凤鸣的身边。

    “以后,照顾她的任务就交到你手里了。”凤至道。

    凤鸣瞪大了眼睛。

    他怎么也不明白,这样的任务为什么会落到了他的头上,明明方才他才将这小丫头吓哭了好吗?

    但凤至既然已经下了决定,又哪里会管凤鸣愿不愿意,“不过是这么小小的任务,有你出面就够了!”

    一副再信任凤鸣不过的样子。

    凤鸣一脸的无语。

    其他人便也都幸灾乐祸地看着凤鸣,“这可是个美差啊,这么水灵灵的小丫头,将来养大了说不定就多了个小媳妇?”

    凤鸣于是瞪向众人。

    什么小媳妇,就这么跟豆芽菜一样小丫头?

    凤鸣在心里“呵呵”了两声。

    他不知道,有时候做人真是不能太铁齿的,否则将来会分分钟将自己的脸打得生疼!

    不过,现在的凤鸣还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他只是略有些嫌弃地看着二丫,头疼着以后要怎么来照顾这个小丫头。

    这样的事……

    他以前可从来都没有做过啊!

    凤鸣觉得很是头疼,他又问了一句,“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二丫一脸莫名地看着凤鸣,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神总叫凤鸣想到凤至平时拿来看他们这些人的那种“关爱智障”的眼神。

    “我不是都说过了吗,我叫二丫!”二丫道。

    明摆着,她不知道为何凤鸣还会问这个问题。

    凤鸣气结。

    好一会儿,他才总算是明白了,二丫的爹娘都是虚灵境里最底层的普通人,平时顶多也就是靠着进山打猎维持着生计而已,因为地位太低,他们连个姓氏都没有。

    这样一来,二丫当然也没有什么正经的姓名,不过就只有“二丫”这么个土名儿罢了。

    事实上,在虚灵境的最底层,这样的普通人还有很多。

    听完这些,凤鸣再看二丫时倒也不再觉得这小丫头烦人了,他想了想,“反正你都要跟我们一起走了,干脆就跟了我们姓凤吧,至于名字……嗯,就叫凤悦!”

    二丫懵懂着点头。

    于是,二丫就有了一个新鲜出炉的名字。

    凤悦!

    有了新名字,二丫,不对,现在是该叫她为凤悦了,可是新奇不已,时不时的就拉了凤鸣的衣角,非要凤鸣叫她的新名字。

    看她那模样,对这个新名字明显是非常喜欢的。

    凤鸣被凤悦烦得有些受不了,要不是那小丫头总是拿了一双似乎随时都要哭出来的眼睛看着他,说不定他就要直接将人丢到一边去了。

    说来也怪,这小丫头方才还怕他怕得跟什么一样,怎么突然就不怕了呢?

    凤鸣百思不得其解。

    而凤至……

    将众人都拎到了玉剑上,她仔细看了凤鸣一眼,然后颇有些意味不明的笑了两声。

    凤鸣被凤至笑得只觉得毛骨悚然,好不容易才忍住了问凤至看什么的冲动。

    总觉得,他要是真问了,凤至绝对会给他一个让他接受不了的答案。

    与其这样,倒是不问为好。玉剑原本只是小小的一把,在凤至的操控之下直接变成了起码有十几米长五六米宽,站上众人一点也不会觉得挤。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