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么……

    风挽晴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这十几年来,凤至虽然一直没有与风挽晴见面,但她其实也是关注了一番风花宗的情况的。

    自从那时候风花婆婆在凤至的帮助之下突破到了出窍期,风花宗就暂时解除了危险,再之后,风挽晴因为从前得到了凤至的许多指点,厚积薄发之下也于前两年突破到了出窍期。

    有两名出窍期的修真者坐阵,纵然风花宗的弟子数量不多,但整体实力也能算得上是一个中等的宗门了,至少不会再像从前那样只能任由人欺负。

    一个中等宗门,就是那些大宗门,若不是有了极大的利益在其中,也是不会往死了得罪的。

    可现在,风挽晴却被逼得要用这样隐晦的方式向凤至求助。

    这是发生了什么?

    凤至每一年都是要来虚灵境的,去年到这里的时候,就没发现风挽晴的求助,这次来虚灵境还是第一次进到城池之中。

    所以……

    风挽晴是今年给她留的信儿。

    凤至看着城墙上的几个字,然后朝着凤鸣使了个眼色。

    凤鸣倒也明白凤至的意思,都不用凤至多说,便拦下了一名中年女修,带着满脸的笑意问道:“这位姐姐,可以问一下那个是什么吗?”

    说着话,凤鸣指向城墙之上的几个字。

    凤鸣如今虽然也是四十几岁的人了,但身为修者,实力到了一定的程度本就是能够驻颜的,因而凤鸣现在看起来也就是当初那少年的模样,再配上这满脸的笑容,可别提有多惹人爱了。

    被凤鸣拦下来的那名女修明显就是这样一个喜欢看脸的,才一看到凤鸣,面上的表情立即就舒缓了下来,就差没抬手就在凤鸣的脸上掐上几把了。“你说那个啊……”女修扫了城墙上的几个怪异的符号,“前几个月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的这城墙之上就多了这些符号,也没人知道是什么意思,听那些从别的城里过来的修真者说,就是别的城里也都有这

    样的字,大概也就是哪个修真者无聊之下随便画在城墙上的吧。”

    凤鸣之后连连道谢。

    那女修最后很是不舍地看了凤鸣好几眼,这才离开了。

    凤麟随后就挖苦道:“啧,倒是想不到你还能靠脸吃饭啊!”

    凤鸣白了凤麟一眼。

    他就是能靠脸吃饭又怎么了,用凤至的话来说,那也是种本事好吗?

    而凤至,听完那女修的话,又有些若有所思。

    所以……

    风挽晴是前几个月就给她留了信儿求助。

    几个月的时间,对于修真者来说当然是不足为道的,若是不是遇到什么紧急的情况,撑上几个月倒也不是什么问题。

    只希望,风挽晴遇到的不是什么紧急情况吧。

    凤至随后就道:“今天暂且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开始我们去风花宗!”

    风花宗?

    众人听得心头一震。

    凤至有个好闺蜜是风花宗的人,这些他们也是听说过的,甚至连风挽晴的名字都知道。

    如今凤至突然打算要去风花宗,想来也是与风挽晴有关。

    那么……

    城墙上那些符号,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众人都一头的雾水。

    凤至才没有要向他们解释的意思呢,难不成她还要教众人一个一个的认拼音字母吗,想想都觉得辣眼睛啊。

    对行程有了计划,凤至等人在城里休息了一晚之后,第二天一早就又出了城,由凤至驭着剑带着众人,一路往着风花宗所在之处赶了过去。

    虽然众人现在所处的位置离着风花宗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但因为凤至是全力赶路,因而眼瞅着第二天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凤至就已经看到了风花宗的山门所在。

    想起当初,凤至到这里的时候不仅带着风花宗的两个小弟子,还有风挽晴前来迎接。

    但现在……

    凤至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风花宗的山门前并没有任何弟子看守。

    这便也就罢了,最为让人觉得触目惊心的,却是在风花宗的山门之上。

    风花宗都是女子,而且还都是长得非常漂亮的女子,漂亮的女子总是爱美的,这爱美当然是全方面的,就比如这山门。别的宗门,山门当然尽可能的往威严了修,因而多是用汉白玉,或者某些非常珍贵的炼器材料来修建的,风花宗也是如此,但汉白玉建成的山门之上却又因为风花宗众人那爱美的天性,而被缠上了许多开

    得娇艳的花朵。

    远远的看过去,倒看不到那汉白玉建成的大门,只能看到一道由鲜花组成的门了。

    那些鲜花都是有人照应着的,又有充足的灵气,因而不管是什么时节,那些鲜花都是长开不败的。

    可现在……

    山门倒还勉强立着,但山门之上那些鲜花却早就已经枯萎了,在那枯萎的鲜花之下,还能看到汉白玉建成的山门之上仍残留着许多的剑痕。

    凤至直接飞到了山门之上,以手去触碰那些剑痕。

    这也剑痕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留下的,到现在剑气虽然已经完全消失了,但仍能看出其中的杀伐之气。

    很显然,在这里留下剑痕的人,对风花宗绝对没有存了善意。

    事实上这也是很显然的事了,山门乃是一个宗门的门面所在,在风花宗的山门之下留下这些剑痕,无疑就是在打风花宗的脸。

    既然都已经打脸了,又哪里还有什么善意可言?

    凤至见状又皱紧了眉头。

    风花宗……

    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想到这里,凤至是再也忍耐不下了,领了众人就一路到了风花宗的大殿前。

    凤至还记得上一次她来风花宗的时候。

    就算那时候的风花宗正遭遇着危机,但那时候的风花宗从上到下都有一股同仇敌忾的坚决,整个宗门看起来也还都是生机勃勃的。

    又哪里像现在这样……

    凤鸣这时候将四周打量了一番,“这里,看着可真是破败……”

    破败。

    确实就是如此。

    不过是十几年的时间,怎么风花宗突然就变成了现在的模样?凤至很是不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