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其他人都深以为然地点头。

    他们来虚灵境历练的时候,可都是听说过凤至做下的那些大事的,偏偏他们自己不能真正的参与到其中来,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大大的遗憾了。

    凤至听了忍不住就在众人脑袋上一人拍了一下,“东来宗可不是认怂,人家只是清楚他们现在最该做的是什么,希望能早日攻到玄武大陆去而已,你们还以为人家是真的怕了?”

    这是实话。

    就算东来宗的弟子在凤至和龙衍的手下确实是损失了不少,但那最多也就是让东来宗失些颜面而已,真正的根基却是没有任何损伤的。

    再加上……

    还有最厉害的那四名太上长老从头到尾都没有动手的机会。

    这也是为何虚灵境不少的宗门都将东来宗当作了笑话,但也只敢在暗中笑一笑,却从来没人敢将这件事拿到明面上来谈的原因了。

    被凤至这样一拍,众人倒也跟着老实了起来。

    凤至随后又道:“行了,这次就带着你们好好在虚灵境里走走,不过现在外面都看不到一个东来宗的人的影子,你们想要过过瘾大概是不行了。”

    凤至也有些遗憾啊。

    每抓到一个东来宗弟子,那可都是对东来宗实力的削弱。

    削弱敌人的实力嘛,凤至是一点也不嫌多的。

    只可惜啊。接下来的这些天,凤至倒也真的如她所说的那般,只带着凤鸣等人在虚灵境里各处闲逛,凤鸣等人就算来过一次虚灵境,但那时候成天都忙着怎么完成任何,怎么去赚灵石,又哪里有功夫在虚灵境里到处

    逛?

    因而,每每看到什么新奇的景致时,总免不了要惊叹一番。

    也因为如此,他们这一行一路上可没少吸引人眼球,甚至还被某些虚灵境的修真者送了一个称号:乡巴佬!

    不过,他们一行人好歹人数是不少,看起来也不像是什么好惹的,因而就算有些修真者看不上他们动不动就大呼小叫的行为,却也没有谁真的与他们动手。

    嗯,不得不说,这还真是那些修真者的幸运了。

    这次大概是凤至最后一次来虚灵境了,又没有东来宗的人可以让她练手,因而凤至和龙衍都没有易容,而是用的他们的本来面目。

    离着当初凤至和龙衍将虚灵境搅得天翻地覆时已经过去了近三十年。

    这三十年来,凤至和龙衍又始终没有现过身,就算他们曾经是虚灵境里年轻修真者心中的偶像,但随着时间的过去,原本那深刻的印象到底也在一点点的变浅。

    于是……

    到了现在,就算凤至和龙衍都是用了本来面目行走于外,但还真就没什么人认出他们的身份来。

    顶多,也就是有些人在看到他们时,第一反应是这个人有些眼熟罢了。

    这其实也很正常。

    想想地球上娱乐圈里的那些明星,有个三年五载的不露面,都要被人遗忘得差不多了,更别说是三十年了。

    对于凤至来说,这当然是好的。

    就算可以易容,但顶着一张陌生的脸到底还是觉得有些别扭不是?

    这天,凤至领着一行人去看过虚灵境里最瑰丽的银河九天之后,带着众人进了最近的一座城池。

    进城的时候,凤鸣等人都还有些意犹未尽。

    银河九天是虚灵境里最出名的一处景致了,只看这名字的霸气就知道了,说是银河九天,其实就是一处高不知几许的山峰之下,飘忽而下的一道瀑布。

    因为那山实在是太高了,山峰都隐在了云层之上,因而看起来那瀑布倒不似是从山上流下来的,反倒像是从云层之上飘忽而下,叫让只看上一眼就忍不住在心里震撼不已。

    玄武大陆,是没有这样的奇景的。

    凤鸣忍不住回味道:“这银河九天,还真是名不虚传……”

    其他人也都连连点头。

    凤至闻言笑了笑。

    多看看这些瑰丽神奇的自然景观,对于修者的心境修为是有着极大的好处的,这也是凤至为何会趁着最后能来虚灵境的机会,带着凤鸣他们到虚灵境里游玩的原因了。

    说话的功夫,众人已经排着队进了城。

    这次,倒是没有像以往那样,总要在进城的时候闹出点什么动静来。

    凤至想着从前那好几次在城门口发生的事,又不由轻轻一笑。

    也就在这时,入城之后,凤至一眼就看到了前面一段城墙之上,被人用着某种像是荧光粉一样的东西写下的几个看着有些古怪的字。

    说是字,大概许多人都不会同意,那更像是一种符号。

    凤至见状眉头轻轻一皱。

    这些符号,她认得。

    不仅认得,她甚至还知道这符号到底是谁画上去的。

    只因为,本来,这就是当初凤至亲手教给人的。

    她教的人……

    是风挽晴。

    以凤至的脾性,她是很难遇到一个真正志同道合的朋友的,但风挽晴就是其中一个。

    那时候龙衍还在光茧之中并未出来,凤至与风挽晴相处了很长一段的时间,两人之间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凤至后来会出手帮风花宗一把,也全是看在风挽晴的面子上。

    至于城墙之上的这些符号……

    凤至记得,那还是有一次,她和风挽晴不知道怎么说到了若是有一日,她们找不到对方,要如何不动声色的给对方留暗号,让对方知道有人在找。

    那时候,凤至就教给了风挽晴这些符号。

    说是符号,其实也不过就是几个拼音而已。

    不管是虚灵境还是玄武大陆,可都没有什么拼音,用这样的方式来传话,可不就只有传信的双方能懂这是什么意思么?

    原本也只是开玩笑的,但凤至却想不到,竟然有一天真的能看到这些拼音。

    墙上的那些拼音,换成字,可不就是“凤至,速来”么?

    凤至忍不住拧起了眉头。

    只看这几个字就知道,风挽晴必定是遇上了什么麻烦。别看风挽晴与凤至相处的时候从来没怎么与她客气过,但风挽晴的性子里也是有着百同寻常的骄傲的,若不是遇到了她解决不了的麻烦,她是怎么也不会留下这样的话给凤至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