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云望说话也挺好笑的。

    他将凤至和龙衍称作是前辈,又称自己是“老夫”。

    凤至倒没在意这一点,她倒是对云望这句话的内容有些好奇。

    近千年来没有任何的进步,始终在元婴初期上面停留,这确实也是极为古怪的事了,而现在听云望的意思,这件事里面显然还有着别的原因。

    凤至好奇心一起,便忍不住问道:“为何?”

    云望看着很有些莫测高深的模样,“老夫自打踏上了修真之路,便对堪破天机一事有着格外的执念,就是突破到元婴期,其动力也是因为有了元婴期的实力,再推算起天机来又要格外的准一些……”

    这话一出,就是那些云逸宗的弟子,也都一脸的惊奇与莫名。

    很显然,他们以前也是没有听说过这样的因由的。

    凤至心头一动。

    她没有急着追问,而是先将云望上下打量了一番,随后问出两个问题来,“云宗主,您今年贵庚?又在元婴初期上停留了多少年?”

    云望面上于是多了些笑意,他朝着凤至微微欠了欠身,“回前辈,若是没有记错的话,老夫今年当是九百八十五岁,在元婴初期境界上大概已经停留了快九百年吧……”

    众人顿时就又再度沉默起来。

    尤其是那些云逸宗的弟子,再看向自家掌门时,眼里可别提有多震惊了。

    九百八十五岁,在元婴初期的境界上停留了九百年。

    也就是说,云望当初突破到元婴期的时候,都还不足百岁。

    不足百岁的元婴修士,不管放到哪里,都绝对当得起一个天才的评价了,但凡有这样的资质,几乎可以肯定将来绝对是一片坦途,就算化神大乘不易,但至少也是能修炼到出窍期去的。

    但既然是天才,又怎么会九百年来一直没有寸进?

    所有人心里都有这个疑惑。

    凤至眼里有了些探究。

    云望随后又道:“老夫毕生所求也不过是窥测天道而已,对于修炼实在是没有多少的兴趣,而天机既然被称之为天机,自然也不是谁都可以随意窥探的,老夫能撑得这近千年,自认为还是挺不错的了……”

    凤至眼里光芒微闪。

    这样一个人,怎么看都不可能会是任人宰割的。

    想来,方才君珺和那陈姓修士找上门的时候,就算凤至他们没有及时赶到,云逸宗的人也绝不会真的吃了什么亏去。

    毕竟,这里还有一个腹黑的宗主呢。

    凤至于是笑了笑,却也没有急着说话。云望大概也没指望凤至开口,跟着就又道:“百年前,老夫就隐隐察觉到,虚灵境里的天地法则似乎哪里出现了问题,所以这么多万年来,虚灵境里虽然灵气依旧,但飞升对于现在的修真者来说却只是一个

    存在于传说中的故事,从那时起,老夫就一直在推算这件事的生机在哪里……”

    仍没等到凤至开口,云望又继续道:“最后的卦象却得出了一个叫老夫百思不得其解的结论,这生机竟然应在了外来者的身上。”

    外来者。

    凤至这时总算是有些兴趣了。

    所以说,这云逸宗的宗主,倒还真的有几把刷子?

    不过……

    他将这些说出来给自己听,这又是什么意思?“老夫这百年来一直都在不断的推算,想要得出一个更清晰一些的卦象,但到底天机难测,不仅没有如愿,反而还被天道反噬,很是受了些伤,要不然也不会是现在这副老态龙钟的模样了……”云望很是无奈

    的模样。

    凤至扬眉。

    所以呢?她以为云望会继续说这卦象的事,但没想到云望却是直接略过了这个问题,而是突然腆着脸往凤至这边紧走了几步,“若是老夫所料不错,两位前辈就是这些日子以来一直与东来宗作对的那两位,也是十几

    年前在虚灵境里声名大噪的凤至和龙衍吧?”

    所有云逸宗弟子都是一惊。

    什么?

    众人先是看看自家宗主,然后又看看凤至和龙衍。

    他们都没想到,竟然还会听到这么一件事。

    凤至和龙衍。

    这可是虚灵境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人物,当年惹来了多少人的崇拜与追捧啊,整个虚灵境年轻一辈可都是将这两人当作是偶像的。

    但是……

    云逸宗的弟子们虽然实力低微,但他们也是有一颗向往强大的心的,因而当年那有着凤至和龙衍影像的玄光术,他们可是每人都没忘了买上一份的。

    不是这个模样啊!

    众人将凤至和龙衍上下打量了一番,眼里都不无狐疑。

    云望这时倒是瞪了自家的弟子一眼,“一个个的都笨成这样,连易容都不知道吗?”

    云逸宗的弟子们这才恍然。

    然后,一个个再看凤至和龙衍时,那眼里的光芒都快透体而出了。

    被这么多人看着,凤至都忍不住搓了搓手上多出来的鸡皮疙瘩了。

    头一次觉得,原来被这么多人喜欢也有些不容易啊。

    凤至看向云望,“所以说,你到底想说什么,不妨直说好了,用不着这样拐弯抹角的。”云望于是眼中一亮,“凤至前辈果然爽直,那老夫也就直说了,老夫这些年来一直致力于推算天机,虽然不能说能堪破一些天机,但多少也是有些所得的,那一线生机显然是应在了凤至前辈和龙衍前辈身上,虽然我云逸宗只不过是个小宗门,但不管怎么说,宗内这么多弟子,说不定就有人能有那突破桎梏的造化呢,所以老夫的意思是,能不能请两位前辈高抬贵手,也能给我们云逸宗一个像风云宗那样的机

    会……”

    凤至更惊讶了。

    现在看来,这云望所说的,他推算天机有所得的说法,还真不是全然吹牛的。

    不仅能知道她和龙衍的身份,现在就连凤至与风云宗之间的关系都让他推算出来了。

    有些门道。

    不得不说,凤至心里也不是不动心的。她现在最想的也就是赶紧将五行宗的实力发展起来,如此一来才能在将来不至于才与东来宗交手就溃不成军,但要不要接收这云逸宗,却还要仔细考虑一番才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