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嘴太脏,总要好好教训一番才能叫她长记性。”龙衍淡淡地道。

    也是君珺自己找的苦吃。

    龙衍从来都是把凤至放在了心尖尖儿上的,他自己都舍不得对凤至说上一句重话呢,又哪里能容忍旁人当着他的面说凤至一个字的不好?

    只不过是打了这么一巴掌而已,要不是想着凤至可能还想好好招呼这君珺,说不准龙衍这一巴掌直接就把人给拍死了。

    化神期的大能,要收拾一个金丹期的小修士,这还不是再容易不过的事?

    场间顿时就鸦雀无声。尤其是那个被君珺称作是“陈叔”的元婴修士,打从凤至一行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心中震动不已了,虽然凤至和龙衍表面上看起来的实力只有金丹期,但只从两人身上的那股子气势,就足够这人知道凤至和

    龙衍的实力绝非是表面上那般弱了。

    而龙衍的这一巴掌,更叫这陈姓修士证实了自己心中的猜测。

    龙衍出手之快,就是这人一直注意着他和凤至的,都没有察觉到任何的端倪,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君珺都已经落到地上吐血了。

    这……

    实力差距明显是太大了。

    “你们到底是何人?”陈姓修士摆出一个防备的姿势,一脸警惕地道。

    凤至拍了拍手,“我们是什么人你就不用知道了,原还想着东玄城里少了一个君珺,哪里想得到原来还不只少了她一人,倒是得来全不费功夫了……”

    陈姓修士一听这话,心里就是一突。

    虽然凤至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但这句话里的信息量明显是有些大的。

    也就是说……

    凤至和龙衍他们,至少是去过东玄城的城主府的,否则凤至也不会说出什么“东玄城里少了一个君珺”这样的话来。

    会是什么人,如此关注东来宗的人?

    一个答案顿时浮现在这人的心里。

    除了他们一直警惕防备着的那个大敌,又还能有谁?

    “你们……”

    这人张口就要喊出来。

    凤至面上笑嘻嘻的,手里可没有半点的含糊,在这人将话说出口之前,她就已经扬手一挥,就有一团雪白的帕子直接被塞进了他的嘴里,直接将他将要说出口的话给堵了回去。

    再然后,龙衍极为配合的伸手又是一巴掌。

    就见金光一闪,这元婴修士翻出一个白眼来,彻底晕了过去。

    从头到尾,都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一个元婴中期的修士,就这样在凤至和龙衍的手下被打晕了。

    云逸宗的众人看得都目瞪口呆的。

    他们还以为,今天的云逸宗是怎么也免不了有这一劫的,说不定还会被东来宗欺负成小可怜,哪里想得到这事情突然之间就来了个峰回路转,这不知打哪出现的高人直接就将他们宗门的危机给拍散了?

    这……

    可真是让人难以想象。

    也就是这时候,最先反应过来的云舒狠狠松了口气,往了云逸宗的众人那里跑去,“宗主,师傅……”

    云逸宗的众人这才注意到云舒是跟着凤至他们一起过来的。

    所以……

    这其中还有云舒的事?许久之后,云舒和宗门的人叙完了旧,这才引着云逸宗的众人一起过来与凤至见面,“宗主,师傅,这两位是我昨儿在东玄城里认识的前辈,这次要不是有前辈相助,只怕咱们云逸宗总是少不了要吃亏的…

    …”

    云逸宗的众人面上于是都多有感激。

    凤至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说起来这件事还是我的锅。”

    众人都有些愕然。

    她的锅?

    什么锅?凤至只看众人的样子就知道他们这是没明白,不过她也没有解释什么,只继续道:“这件事本也是由我们而起,昨儿在进东玄城的城门之时,我也就随口扯了一句,说我们是云逸宗的弟子,哪里知道就被这

    东来宗的大小姐给记恨上了,竟然还叫她找上了云逸宗,实在是当不得诸位的一个谢字……”

    众人再联想到先前君珺所说的那些话,总算是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竟是这样!

    虽然云逸宗差点飞来横祸,但众人都没有任何的怨怼,反而因为借机认识了凤至和龙衍这两位“前辈”而开心不已。

    还真是……

    天真单纯得紧。

    凤至也只能想出这么个形容词来了。

    说起来,这云逸宗与风云宗还真是有些相像,嗯,就是实力比起风云宗来说还要弱了不少,但骨头却是一样的硬,面对东来宗的时候,也都是宁折不弯的。

    也正因为如此,凤至对这云逸宗倒也还挺有好感的。

    倒是那云逸宗的宗主,打从凤至和龙衍出现之后,就一直在不着痕迹的打量着凤至和龙衍。

    他虽然尽可能的将自己打量的视线给隐藏了,但凤至和龙衍的感觉何其敏锐,再加上双方的实力差距实在是有些大,又怎么可能发现不了他的打量?

    好一会儿之后,见那位叫做云望的宗主仍是这副作派,凤至倒是有些好奇了。

    “云宗主,不知是我们俩哪里有什么不对的吗?”凤至忍不住问道。

    云望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的打量早就落在了凤至和龙衍的眼里了。

    他也不觉得尴尬。

    云望自突破到元婴期之后,停留在元婴初期都已经有近千年了,寿数眼瞅着就不多,在面相上自然也就会显示出来,仅看他这须发皆白,面上还有皱纹的样子就能看出来了。

    修真者到了元婴之后,只要不是寿元将近,看外表顶多也就是中年人的模样,又哪里会像云望一样现出老态来?

    不过……

    说起来,突破之后近千载,竟然能始终停留在元婴初期,连一个小境界都没有提升过,这大概也算是极少数的了。

    就是那些因为天资所限,只能一辈子停留在元婴期的修士,那也只是不能突破到出窍期,可不是连元婴期的小境界都不能突破的。

    只能说,这云望大概也是格外的倒霉了。被凤至和龙衍看着,云望好一会儿之后才道:“两位前辈可知为何老夫这近千年来都未能有所进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