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凤至都忍不住有些怀疑,是不是名字中带个“云”字的宗门,实力都很是不济?

    这一点,看看风云宗和现在的云逸宗也就知道了。

    眼瞅着云舒拿了一种莫名的信任与期待的眼神看着自己,凤至又翻了个白眼,“行了,你还是赶紧回去休息吧”

    云舒眼里的光芒于是便就这样渐渐暗了下去。

    没有人帮忙,云逸宗在东来宗手下又哪里能撑得了多久,顷刻之间也就能覆灭了。

    也就是在这时,云舒又听到了凤至接下来的话。

    “既然你们云逸宗好歹还有个元婴期的修真者,总能在君珺和她带过去的那名元婴修真者手下撑个一天半天的,今晚好好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再赶过去也不会迟了”

    咦?

    这突如其来的转折,听得云舒差点没被噎着。

    随后,她面带惊喜地看向凤至,“前辈,真是太感谢您了,此劫之后,云逸宗上下定不会忘了前辈的恩德!”

    云舒将话说完之后,也真的就听话的回去睡觉了。

    得了凤至的承诺,她只觉得整个人都放松了起来。

    说起来,云舒对于自己的心态也是有些惊奇的,明明她与凤至才认识了不到一天的时间,但也不知道怎么的,她心里就是对凤至有种她自己都说不上来的盲目信任感。

    就好似

    只要是凤至开了口,她的宗门就绝对不会有任何的事了一般。

    这可真是谜之信任啊。

    但不管怎么说,因为这谜之信任,云舒这一晚是真的睡了个好觉。

    第二天一早,不用任何人叫,云舒就已经很是积极的起身了。

    不仅云舒,其他凤家子弟也都起来了。

    他们一个个的都拿了一种略带了些警惕的目光看着凤至,那模样就跟凤至随时要将他们怎么样一般。

    没办法,昨天凤至可是说过他们今天开始就不会轻松了,也不怪众人才一起身就会这样如临大敌了。

    凤至冲众人翻了个白眼。

    “先把你们的心放下来吧,今天你们的节目暂且保留,咱们一起去云逸宗看看。”凤至道。

    咦?

    凤鸣等人都有些惊讶。

    不过,能够暂时不接受凤至的魔鬼训练,而是可以去别的地方看看,凤鸣等人自然也是高兴的,当下就放松心情跟着叽叽喳喳起来。

    这其中,最急切的也就是云舒了。

    虽然确实如凤至所说的,有元婴期的宗主在,云逸宗不至于连一天的功夫都撑不住,但再怎么说,他们早一点赶过去,云逸宗也就更安全一分不是?

    所以,在凤至发了话出发之后,云舒几乎是迫不及待的给前面带路,领着众人直接出了城,朝着云逸宗所在之处飞奔而去。

    凤来凤鸣等人都是不能驭剑飞行的,要不是凤至将他们都拉到了玉剑之上,他们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云舒疾驰而去了。

    每到这个时候,众凤家子弟总是羡慕修真者。

    多拉风啊!

    云逸宗离着东玄城也不过几百里的路程,在众人的飞剑疾驰之下,很快也就到了。

    才远远地看到云逸宗的山门,云舒的脸色就先变了变。云逸宗的规模再怎么到底也是一个宗门,这门面修得一点也不差,汉白玉的山门原本看着再宏伟不过了,但现在,这宏伟的山门却塌了个乱七八糟的,原本整块的美玉也变成了一段段的,看着不仅残

    破不堪,还失了美玉的灵气。

    尤其是,这些玉石显然都是被飞剑斩断的,断口平滑如境,而且还残留着凌厉的剑气。

    “这”云舒两眼顿时就泛了红,最后咬着牙恨声道:“东来宗,简直是欺人太甚!”

    这话是半点也没有错的。

    别说云逸宗什么错处都没有,只是被殃及的池鱼,就是凤至一行真的是云逸宗的弟子,她也什么过分的事都没有做,偏就惹来了东来宗的人如此报复,不是欺人太甚又是什么?

    凤至轻轻拍了拍云舒的肩。

    她现在也有些火冒三丈了。不管怎么说,这件事也是因为凤至而起,凤至又不是那等会因为自己一时喜怒就不管不相干的人死活的人,眼瞅着云逸宗因为自己的原因而遭此横祸,就是山门都被人给毁了,凤至要是不动怒才叫奇怪呢

    。

    看来,上次在东来城里,只是让君珺受了丢了点脸,到底还没有让她吸取教训。

    所以

    这次得好好叫她清醒一下才行。

    凤至冷哼了一声。

    “放心,有我在,保你云逸宗无事。”凤至冷声道。

    云舒原本满心的担忧,但在听了凤至这一句话之后,她的一颗心竟然真的就这样慢慢放了下来。

    当然了,事情都已经发展到了现在这一步,云舒就是再怎么愤懑,那也是没有任何办法的,她唯一能指望的,也就是让她有种莫名信心的凤至了。

    因此,在凤至的话之后,云舒又使劲儿点了点头。

    一行人于是拾级而上,往了云逸宗的主峰去。

    这一路上看到的简直就是一片狼藉,但凡是好看点的景致,都被人毁了个彻底。

    云舒两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好在,这时候众人也到了地头。

    现在看起来,虽然君珺昨晚就没在东玄城的城主府了,但她与那名东来宗的元婴高手,大概也只比凤至他们先来一步,没见这被破坏的痕迹都还新鲜着吗。

    这样也好,那想来云逸宗里的人现在都还安全着,说不定双方正对峙着呢。

    果然

    等到凤至一行到了云逸宗大殿外时,远远的就正好看到两批人正像是斗鸡眼一样的对峙着。

    虽是两批人,但其中一批只有两人,可不就正好是昨儿才见过的君珺和一名白发白须的元婴中期的修真者么,而另外那一批人,自然就是东道主云逸宗的众人了。

    君珺这时可神气着了。

    昨天她原还打算着后面让了人将凤至一行的落脚处给找出来,然后好好给凤至一行一个教训的,却哪里能想到,她派出去的人竟然被凤至给甩开了。这可将君珺气了个够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