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虽然伤得不轻,但凤来眼里却是越来越亮。

    凤至看了他一眼。

    原本还想着,要是凤来受了打击,她这个做妹妹的要怎么来安慰一下呢,现在看到凤来这不仅没有受打击,反而还更显精神的模样,凤至放心的同时,也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德性!”

    得了凤至一声数落,凤来只勉强抬头冲着凤至傻笑了一下。

    凤至于是弹了一粒疗伤的丹药过去,那丹药正好落在了凤来的嘴里,也让凤来面上的傻笑都跟着顿了一顿。

    凤至出品的丹药,效果自然是好得不能再好的了。

    凤来虽然受了内伤,但在这一粒丹药入腹之后,不过一刻钟左右,就已经能起身了,除了体内仍有些隐隐作痛,就再看不出他先前还受了那么重的伤了。

    而那名元婴修真者

    他原本还以为打倒了凤来,他就可以将凤来身上的那些好东西据为己有了,哪里想到会被龙衍这一脚给踹回现实呢?

    现在看到凤来已经重新站起来了,再看看好整以暇的凤至和龙衍,他心里自然也就渐渐多出些恐惧来。

    这时他才察觉到不对劲来。

    他与龙衍都已经打了这么久了,闹出来的动静也绝对不按理说城主府里的其他人早就该听到动静赶过来了,怎么一直到现在城主府里都没有任何的声响呢?

    听着,倒像这城主府里压根儿就是空的一样。

    但这又怎么可能呢?

    这城主府里从炼气期到元婴期的修真者,加起来都不下百人了,又怎么可能会是空的?

    再想想自己是怎么被这三人找上门的

    难不成,是他们?

    这名元婴修真者顿时就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

    他现在才想起来,在之前,东来城和东夷城的那些东来宗弟子,都是怎样的下场。

    所以,现在轮到东玄城了?

    当然了,这个问题可没有人乐意给他解答。

    凤至抬手隔空拍在了这人的胸前,直接就叫他晕了过去,然后照样被扔进了洞府里去。

    不得不说,有这么个可以装活人的洞府,这可省了凤至多少事啊?

    “既然该做的都已经做完了,那咱们这就回去吧。”凤至道。

    龙衍和凤来自然不会有意见。

    三人于是就又如来时那般回到了客栈之中。

    凤至本以为,客栈里留下的众人这时应该都已经睡熟了才对,却没想到他们才打开院门,就看到云舒正站在院子里面带焦急的走来走去,显然是在等着他们回来。

    见着凤至三人回来了,云舒立即就松了口气。

    凤至有些奇怪,“这么晚了你还不睡,在院子里做什么?”

    总不会是睡不着在散步吧。

    云舒的面色有些古怪。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将事情说给凤至听,但犹豫了一会儿,她到底还是选择相信自己的直觉,“前辈,晚辈先前做了个恶梦,白日里咱们见过的那位君大小姐,不知道为何领了一名元婴修真者找上

    了云逸宗”

    凤至微微拧起眉头。

    最初听到只是云舒做了个恶梦,凤至还不以为意。

    但在听完云舒的话之后,凤至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修真者的直觉向来都是极为精准的,更何况云舒本也有着隐匿那样的特殊天赋,若是云逸宗有难,她做了这样一个带着些预示的梦,说起来也是半点都不奇怪的。

    可是

    君珺,她为何会找上云逸宗?

    这可就有些没头没脑了。

    但凤至跟着就想到了原因。

    只怕,这还是她的锅了。

    进城的时候,她随口胡诌了一个云逸宗弟子的身份,还与君珺起了冲突。

    后来,凤至是察觉到了君珺派过来的人跟在他们身后的,不过因为她很轻易的就将那些人给甩开了,凤至倒也没怎么在乎这件事。

    现在想来

    会不会,就是因为她将君珺派过来的人给甩掉了,让君珺没能知道他们落脚之处,不能第一时间报复他们,所以她才会一怒之下找上云逸宗去?

    这真的很能说得过去。

    今晚在城主府,凤至本就有些纳闷儿为什么君珺不在呢。

    原以为君珺是又找了哪个俏郎君享受双修之乐去了,哪里能想到,她原来竟是找云逸宗的麻烦去了?

    凤至都想骂一句脑残了。

    以这君珺的脾性,要不是她是东来宗的弟子,又恰好有一个借了身体给一位仙人下界的爹,只怕早就被人随手给弄死了。

    凤至微微皱着眉头。

    她不是个喜欢多管闲事的,若是因为别的原因,就是云舒跪在她跟前求她,她也不一定会理会这云逸宗的事。

    但现在嘛

    君珺之所以做这种没头脑的事,完全就是因为凤至那随口胡诌。

    论起来,这也是因果了。

    修真者最不能沾染的就是这“因果”二字,一个不慎,这因果就有可能会成为将来突破之时的心魔。

    凤至倒不怕什么心魔不心魔的,只要她的心够坚定,什么心魔都算不得什么。

    可是,对于云逸宗因为自己的原因而遭受这无妄之灾,凤至心里到底也是有些过意不去的。

    完全是因为她,才叫人家这个本来就艰难求生的宗门又遇到这样的事,真是

    凤至想了想,“你们云逸宗最强的人实力如何?”

    云舒眼中微亮,“回前辈,宗内实力最强的也就是宗主了,宗主是元婴初期的修真者,已经突破到元婴期近千年了”

    凤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元婴期的修真者寿元也不过就千载有余,所以说这云逸宗的宗主打从突破到元婴期之后就再没了什么进步,而且眼瞅着还寿元将近了?

    她再问:“除了你们宗主之外,云逸宗还有别的元婴修真者吗?”

    云舒于是将头摇得像搏浪鼓一样。

    凤至有些无语了。

    这云逸宗,比起当初的风云宗来说,都还要弱了不少呢,难怪人家想欺负只需要带一个元婴期的修真者就够了。

    这可不就是够了吗?看这情况,要是凤至不理会云舒的求助,云逸宗怕是真的要就此消失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