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凤至将女修上下打量了一眼。

    “这我相信。”她似笑非笑地道。

    女修于是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她知道凤至的意思。

    她现在不过才是筑基后期的实力,这样的实力要勉强在虚灵境里走动是足够了,但在明显对自己的实力有所保留的凤至一行人这里,就显然有些不够看了。

    所以,凤至的潜台词是,就凭着女修这点实力,她就是想有什么恶意也半点不会给凤至他们造成什么威胁。

    女修听明白了这潜台词。

    她暗暗咬着牙。

    嗨呀,好气哦!

    但她面上还偏偏得保持微笑。

    女修也是真的好奇。

    云逸宗真的是一个再小不过的宗门,也正因为小,所以才没有什么修真者会来打主意,因而虽然生存得有些艰难,但好歹也这样一代一代的传了下来。

    云逸宗也确实有那个在宗门里修炼满二十年就必须离开宗门四处游历的规矩,女修就是因为这条规矩才离开宗门的。

    筑基后期的实力,在虚灵境里是真的算不得什么。

    女修自己也是再清楚不过的,所以她虽然外出游历,却也没想过要去那些人烟稀少的所在经历危险,而是选了东玄城。

    她想着,在这城内总要安全一些不是?

    身为修真者,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最重要的可不就是保下自己的命么?

    却没想到,还在等着入城的时候,就看到了前面的凤至一行公然冒充云逸宗弟子。

    女修当时可别提有多惊讶了。

    像云逸宗这种小宗门的弟子,就是走在外面也是没有什么地位的,偏偏这样都还有人来冒充?

    她只以为自己是耳朵和眼睛都同时出问题了。

    是什么样的人,竟然想到要冒充云逸宗的弟子呢?

    天知道,和女修同年进入到云逸宗的弟子,根本就只有她一人!也正因为心里好奇,女修才会在进了城之后一路跟着凤至一行到了这里,女修天生就有一种与“隐匿”极为类似的能力,她不想被旁人发现的时候,就算是明明看到她在那里,也总会叫人下意识的将她给忽

    略了过去。

    在这虚灵境里行走,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天赋,女修才没那么害怕。

    所以,凤至领着一行人甩掉了君珺派来的那些尾巴,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个女修,直到方才才发觉了有些不对劲。

    听女修说完,凤至也忍不住扬了扬眉。

    “隐匿?这个天赋倒是不常见。”凤至道。

    事实上,这个能力都可以说是极为少见了,对修真者来说也是极为有用的。

    倒是没想到,这个看着没有任何特殊之处的女修,倒是有这样的机缘。

    之后,凤至也忍不住笑了笑。

    这倒是冯京遇马凉了。

    她之前也是听说过有云逸宗这么个宗门的,当时也不过是随口拿来编个身份罢了,哪里想到就叫真正的云逸宗弟子给遇了个正着。

    而且……

    听女修的说法,云逸宗比凤至想象的还要可怜不少,二十年前入门的弟子竟然只有女修一个!

    啧啧。

    凤至也确实没有从女修这里察觉到敌意,因而她也没打算将女修怎么样,甚至还笑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修见凤至应该是不打算计较她的偷偷跟踪了,狠松了一口气,连忙答道:“回前辈,晚辈云舒。”

    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凤至的年纪看着真是不大,在云舒的感觉里说不定比她自己还要小上一些,但在看到凤至的时候,她总是忍不住的就诚惶诚恐。

    就好像……

    要是真惹怒了凤至,她会分分钟就尸骨无存一般。

    修真者都是极为相信自己的第一感觉的,因而云舒在凤至跟前别提有多恭敬了。

    凤至伸手拍了拍云舒的肩,“行了,看在我们好歹借了云逸宗的名头的份上,你跟着我们的事我也不与你追究了,不过,我们在东玄城里还有些事要办,在我办完事之前,你就跟我们呆在一块儿吧……”

    云舒连连点头。

    她也知道,这若是换到了别人手里,只凭着她跟踪人一事,就能叫人直接对她下黑手了,凤至不打算将她怎么样,只是要求她在他们办完事之前跟他们呆在一块儿,这已经是极好的结果了。

    这件事定下来之后,凤至便再领着一行人去找客栈。

    而云舒,她也跟着安静下来。她这一安静,除了凤至不受影响之外,在龙衍等人的感知之中,云舒又开始一点点的消失了,到后来,就算他们心里面明知道身边应该有这样一个人,就是眼睛也能看到,但偏偏他们的认知都告诉他们压

    根儿没有这样一个人。

    这样的感觉,也真是够奇怪了。

    不得不说,云舒这个隐藏的能力还真是有些奇特。

    尤其是,这个能力显然能运用到许多方面去。

    就比如……

    偷东西?

    想想看吧,有了云舒这样的实力,真的想要潜进哪里偷东西,那可不就是一偷一个准儿,就算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人跟前,都不会被察觉到。

    想想都兴奋呢。

    嗯,可惜这样的能力不是自己的。

    凤鸣等几个小的心里都有这样的遗憾。

    在众人东想西想的时候,凤至已经领着众人到了东玄城里最大最好的一间客栈门口。

    看她那熟门熟路的模样,倒是对这东玄城再熟悉不过的样子。

    凤鸣都忍不住发问了,“凤……”

    才开了个头,凤鸣就想到现在这里还有云舒这个外人,他也知道凤至的名字在虚灵境,尤其是在东来宗的地盘上意味着什么,所以想了想马上就又改了口。

    “大姐,你对这东玄城很熟吗?”凤鸣问。

    大姐。

    凤鸣这还是第一次这样叫凤至。

    他和凤至虽是姐弟,但这么多年来,除了偶尔被凤至拿了好处诱惑着叫一声“好姐姐”,其他时候还都是直呼凤至的名字,又哪里叫过“姐姐”二字的。

    虽然开口之前觉得有些难为情,但真的将话说出口了,凤鸣反倒觉得没什么了。凤至,本来也是他的姐姐,不是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