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云逸宗向来有一个传统,就是不管遇到什么事,就算是宗门都要被灭了,只要宗内弟子的在宗内修炼了二十年,都会被统一赶出宗门游历,不游历个三年五载的都不让回宗门的。

    因为这个规矩实在是太过硬性了,自云逸宗开宗立派之后从来没有过例外,所以东玄城附近的人都是知道这一点的。

    别说现在的东大陆只是气氛紧张了些,就是天上开始下刀子了,只怕云逸宗的人也都会时间一到就将宗内的弟子赶出宗门让他们自生自灭……哦,不对,是让他们外出游历。

    所以,凤至才这样一说,周围的修真者就已经一脸的了然了。

    君珺虽然来到东玄城不久,但也是知道这个云逸宗的事的。

    她这时心里其实已经没什么怀疑的了,但谁叫她的心情是真的不好,一定想要找点事儿出来呢?

    所以啊,这人真是不作不死。

    看来君珺还没有从上次招惹凤至的后果之中得到教训。

    偏偏,这两次还都是招惹了同一个人。

    咱们先替她点根蜡。

    冷哼一声,君珺将凤至等人上下打量了一番,“你们说你们是云逸宗的人,你们就是了?”

    凤至简直快哭出来了。她指了指自己,以及龙衍凤来凤鸣等人,用带着哭腔的声音道:“这位姐姐,你好好看看,我们一共才十七个人,也就是说同年进入到宗门的弟子才十几个,我们不是云逸宗的弟子还能是谁啊?师傅说我是

    大师姐,不管怎么说都要护着师弟师妹们的,这位姐姐你可不要为难我们……”

    旁边有人听得忍不住噗嗤一笑。

    确实,每一年只有十几名新进弟子的宗门,在这东玄城附近那也确实只有云逸宗了。都说了,云逸宗只是一个小宗门,既然是个小宗门,实力自然也就不怎么样了,实力不怎么样当然也就招不到天赋出众的弟子了,会被送到云逸宗的弟子,多是家里条件不怎么好,天赋勉强过得去的那一

    批。

    如此一来,云逸宗每年能招收到的弟子,当然也就极少了。

    凤至这里的十几人,说起来都算是多的了!于是,知情者便忍不住替凤至分辨,“这位小姐,这些看来确实是云逸宗的弟子,云逸宗的情况谁不知道,就是他们的宗主来了,只怕都不可能对各位东来宗的公子小姐们带来任何的威胁,更别说他们这些

    才入了宗门二十年的弟子了……”

    其他人也都跟着纷纷附和。

    毕竟,这人嘛,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会下意识的同情弱者的。

    凤至现在这副软弱可欺,还眼泪汪汪的模样,在咄咄逼人的君珺面前可不就是弱者吗,再加上凤至所说的这些至少目前来说是没有任何可疑之处的,旁人自然会难免的想要开口相劝。

    不过是劝两句而已,倒还不至于叫这些人就害怕了。

    东来宗的人就是再怎么不讲理,但云逸宗怎么说也是一个宗门,君珺总不能什么原因都没有,就这样朝着人开火吧?

    所有人都是这样想的。

    君珺闻言气结。

    她最初会将凤至一行叫住,说起来还真是因为心里有那么点怀疑。

    不过,现在她早就将那点怀疑给抛到了脑后,而是只剩下了愤怒了。

    这些人,竟然敢置疑她的话?

    若不是知道现在是非常时期,不应该再多竖敌,君珺只怕都要忍不住发作她的大小姐脾气了。

    但是……

    她随即就想到了法子。

    与其将这些她看不顺眼的人拦在城外,倒不如让他们顺利进入到城内,这东玄城可是他们东来宗的地盘,在城里她想对这些人做些什么,那还不是再简单不过的事?

    于是,君珺一改先前的愤怒,而是换上一脸的平和,“诸位说得对,也是我太过紧张了,想来这些云逸宗的弟子定是不会有任何的问题的,那么,让他们进城吧。”

    君珺一边说着话,一边挥手放行。

    那四名金丹弟子也松了口气。

    如今正是非常时期,他们当然也不希望自己看守的城门再出什么问题。

    凤至于是又满脸感动的向周围先前“仗义执言”的众修真者们鞠躬道谢,“谢谢各位前辈帮忙,好人有好报,前辈们肯定会有好报的……”

    如此千恩万谢着,才领先进了城门。

    龙衍跟在凤至身后,第二个往里面走。

    君珺这时候正暗暗冷笑着转身,正要让人跟着凤至他们,查清楚他们的落脚之处,以准备随时对付凤至他们呢。

    见着龙衍往身边走过的身影,却是突然一怔。

    她总觉得……

    这名男修的身形与气质,好像似曾相识的样子……

    好像,在哪里见过?

    君珺因为自己的这点似曾相识而拧起眉头来。

    说起来,君珺之前在东来城里采补过的男修那可真是不少,再加上她又是个喜欢漂亮的,被她采补过的那些男修就没有一个长得不好看的。

    而现在的龙衍,被凤至刻意往了平凡里易容,看起来也就是模样周正,与俊俏什么还真沾不上什么边。

    这样的容貌……

    自然是达不到君珺从前的眼光的。

    可想而知,君珺就是以前想要采补人,也是绝对不会找龙衍这样的。

    那么,问题来了。

    既然她应该是不认识龙衍这个人的,那她为什么会觉得龙衍似曾相识呢?

    眼瞅着龙衍都快从自己身边走过了,君珺突然回过神来,一把拉向龙衍的手臂,“慢着!”

    龙衍下意识的想要避开。

    以他的实力,想要避开君珺这个金丹期的修真者,那简直不要太容易。

    不过……

    看了前面的凤至一眼,想着凤至都如此卖力的表演了,他这个做夫君的总不能拆凤至的台不是?

    所以,龙衍又立即压下自己的本能反应,倒是任由君珺将他的手臂给拉住了。

    凤至这时也回过头来,看着君珺落在了龙衍小臂上的那只手,她眼里微光一闪,“这位姐姐,还有什么事?”说着话的同时,凤至也往回走了几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