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君珺靠采补来提高自己的实力,这其实都已经能被划分到邪修的范围里去了。东来宗就是行事再怎么霸道,那也是自诩为正道鼻祖的,若非君珺那爹正好借了身体给其中一位太上长老下界,算是立下了大功劳,东来宗的那么多人又如何会允许一个靠采补男修来提升实力的邪修在东

    来城作威作福的?

    说到底,还是因为君珺有个好爹。

    不过,再怎么样的一个好爹,那也是比不上凤至有真正的实力的。

    在真正的实力面前,她那个好爹到底也是不能给君珺带来任何的帮助,当然也不能阻止凤至让君珺在全东来城的人面前丢了那么大一个丑。

    所以呀,不管是什么身份,不管到了什么时候,总是实力为王的。

    凤至看到迎面走来的君珺,不知道为何突然就有些想笑。

    她从来都不是个会压抑着自己本性的人,因而既然想笑了,那也完全没有憋着,面上跟着就有了一个看起来再甜美不过的笑容。

    嗯,现在的凤至易容之后的这副容貌也算得上极为娇美可人了,面上又多了这么一个甜美的微笑,看起来那是再可爱不过,都吸引了周围许多年轻男修的目光呢。

    当然了,这些男修最后都在龙衍的冷眼之下不得不收回了视线。

    再说君珺。

    在东来城里,君珺可算是完全颜面扫地了。

    就算所有人都知道她是靠着采补来提升自己的实力的,但平时总没有人真的见过她采补人不是?

    偏偏,她就招惹到了凤至,凤至这一发作,可不就让她直接在满东来城的人面前上演了一幕活春宫吗?

    后来东来城就遭受了那样的一场灾难。

    在东来宗内部,就有不少了解了事情来龙去脉的弟子埋怨君珺,道是若不是她不长眼睛招惹到了这样的强敌,东来宗也不会与那两位大能结下这样的仇怨,当然也不可能会有这么多东来宗弟子遇难。

    若不是后来无奈之下丢下东来宗如今最紧要的大事,出来主理外务的那位太上长老正好是借了君珺父亲身体的那位,只怕君珺也是不能脱离了干系的。

    再后来嘛……

    东来城里但凡是个人再看到君珺时都满脸的惊叹与好奇。

    在这样的情况下,君珺当然不能再呆在东来城了。

    于是,她就被派到了这东玄城来。

    以君珺的身份,到了东玄城之后自然也就成了东玄城里金丹弟子之首,不能再威风了。

    这不,她时不时的就要离开城主府,到几座城门处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物出没,再看看别的金丹弟子有没有偷懒什么的。

    然后就又与凤至来了一场巧遇。

    凤至这样的容貌,在一群等着进城的修真者之中也算是极为醒目的了,因而君珺一眼就看到了面带笑容显得格外吸引人的凤至。

    之后,君珺就又想不开了。

    身为女子,对于容貌出众的同性多少都是有些看不过眼的,再加上君珺今天又想起了在东来城里遭遇的那场耻辱,心情正有些不爽呢,再看到凤至那满脸的笑容,自然也就觉得怎么都不顺眼了。

    于是,眼瞅着四名看守城门的东来宗金丹弟子要将凤至一行放进城门,君珺抬手一挥就制止了。

    “这些人是怎么回事?”

    君珺询问领头的那名金丹弟子。

    那名金丹弟子虽然有些不解君珺为何突然发问,但也没有瞒着,“这一行十七人已经交了入城费,也没看出来有什么可疑之处。”

    君珺这时却冷哼一声。“没有可疑之处?”她的目光就像是钉在了凤至的脸上一般,看那模样简直是恨不得自己的视线能化作利刃,将凤至的脸都给划破了才叫好,“如今整个东大陆都有些人心惶惶的,若非必要,许多人都宁愿呆

    在宗门里不出来,他们这么多人一起出行,还叫没有可疑之处?”

    虽然君珺是在刻意找茬儿,但她说的也是没错。

    如今的东大陆岂止是人心惶惶,一些小宗门的弟子唯恐离开宗门就会遭遇什么无妄之灾,如非必要还真的就宁愿窝在宗门里好好修炼,绝不会踏出宗门一步。

    在这样的情况下,凤至一行这么多人一起来到东玄城,还真是有些可疑的。

    听君珺这样一说,守城的四名弟子于是也都拿了略有些狐疑的目光看向凤至等人。

    别说是他们,就是其他等着排队进城的修真者们,也都忍不住仔细打量起凤至他们了。

    不过……

    就算再怎么打量,也没有人发现凤至他们有什么不对的。

    不过都是些筑基,顶多是金丹中期的修真者,就算是有十几个人,在这东玄城里,还能翻出什么风浪来?

    众人于是都看向君珺。

    他们觉得,君珺大概是又哪里心情不好了,所以才来故意找茬儿吧。

    君珺被众人看得有些恼怒。

    不知道怎么的,明明众人看过来只是因为觉得她是在故意找茬儿,但被众人这样看着,君珺的心里突然就有了之前在东来城时,就好像没穿衣服暴露在旁人目光之中一样的感受。

    还觉得……

    浑身都冷嗖嗖的。

    有了这样不愉快的感觉,君珺哪里还能压得住心头的怒气?

    “都看着我做什么?”君珺先是一声厉喝,让那些将目光落在她身上的人都齐刷刷收回了视线,然后看着凤至冷笑一声,“说,你们这么多人到东玄城来到底有什么目的?”

    声音中带着狠厉。

    凤至面上原本是带着笑容的,但在君珺这样一声厉喝之下,她面上的笑容哪里还能留得住,只瞬间就换成了一脸的惊吓。

    “呜鸣,这位姐姐,你这么凶我们做什么?”凤至眼泪汪汪地道,“我们都是东玄城外四百里外云逸宗的弟子,这次出来是奉了师命外出游历的……”

    一听到“云逸宗”几个字,周围的众人面上便都有了些了然。

    东玄城外四百里外,确实有一个云逸宗。这个云逸宗只是一个小宗门,实力算不得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