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众人齐齐朝着凤至翻了个白眼。

    不过,众人也知道不管怎么样他们都是不可能从凤至这里讨到什么便宜的,于是也只能将凤至挖坑让他们跳的事情给揭了过去。

    事实上,也就如凤至所说的,因为凤至给他们挖了这么大一个坑,这段时间以来,众人在各种努力赚灵石的过程之中,对于虚灵境,以及修真者的了解程度也在迅速加深。

    到现在,虽然众人都是武者,但他们就算是分开行走在虚灵境里,也定不会有人将他们当作是外来人。

    不得不说,凤至也是真的知道该如何来磨练人就是了。

    凤至之后领着众人往了离得他们最近的一座城市,东玄城。

    很巧的是,这东玄城也是受东来宗控制的,只不过在东来宗的地位比不上东来城和东夷城罢了。

    进到东玄城之前,凤来还有些感慨。

    “我们这一年都在东大陆打转,倒是没有机会见识一下虚灵境里其他几块大陆的风采,也不知道其他几块大陆是什么样的情形。”

    凤至看了他一眼,“急什么,以后还会有机会的。”

    凤来点了点头。

    也确实有机会。

    凤至如今每一年都会带一批凤家子弟到虚灵境来,他们还有几十到一百年的时间呢,就是一年一换,他们这批人怎么也还能再往虚灵境里来上好几次的。

    到时候……

    又何愁不能将虚灵境的另外几块大陆都走上一遭?

    因为最近的东来宗正值多事之秋,所以但凡是东来宗控制之下的那些城市,其内的气氛都极为紧张,这东玄城自然也是一样。

    凤至在虚灵境里游历的那十年里,倒也是来过东玄城的。

    因而,领着凤来一行,十几人就这样浩浩荡荡的就到了东玄城的城门外。

    守城的仍是东来宗的弟子,不过人数已经由从前的两人变为了四人,而且守城弟子的实力也由从前的筑基期提升到了金丹期。

    金丹期在虚灵境虽然也是一抓一大把,但再怎么说,金丹期的实力对于修真者来说也算是登堂入室了,却被东来宗的人派过来守城门……

    啧啧,东来宗现在也是真的紧张起来了。

    事实上,东来宗的人想不紧张也不行啊。

    这接二连三的出事,听说宗内的弟子不管是元婴还是金丹,都折损了不少,偏偏在这样的折损之下,他们还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

    未知的总是比已知的要更可怕一些,不是吗?

    东来宗在东大陆的影响可谓是极大了,也因此,如今不只是东来宗直接控制的那些城市,而是整个东大陆的气氛都极为紧张。

    就是这东玄城的城门处,四名守城的金丹修真者,那几双眼睛就跟利刃一般的往来往的修真者身上剐,只要一察觉到谁身上有什么不对的,立即就会将人带到一边去盘问一番。

    若是那问心无愧的倒还好,就算是被盘问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凡心里有些心虚的,被这样一盘问,就是没事最后也都变成有事了。

    凤至领着一行人在外面排队等候进城的时候,就听到排队的修真者说起,这段时间以来,听说东玄城里的地牢都早已经人满为患了。

    啧啧……

    凤至又忍不住微微摇了摇头。

    她好像,一个不小心就让许多人受到牵连了。

    当然了,虽然这样想,但凤至心里是没有任何愧疚心理的。

    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地方,那些人之所以会被牵连到,说到底还是他们的实力不足,既然如此,那就不能怨任何人了。

    在凤至这般想着的功夫,就见前面有一名身形很有些魁梧的修真者,在被那四名东来宗金丹弟子盘问的时候表现有些不对劲,被四名金丹弟子二话不说的就给揪住了。

    再之后……

    东来宗的人来得非常快,也就是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有一队穿着东来宗统一服饰的修真者赶到,将那一直挣扎着喊冤的修真者给带走了。

    众多排着队等进城的修真者们顿时就变得鸦雀无声起来,就连先前还有的小声议论,也都跟着停了下来。

    看这样子,现在但凡是有半点在这些东来宗弟子眼里不对的举止,都会直接被他们列为值得怀疑的人物,然后给抓起来。

    这……

    简直都草木皆兵了。

    一时之间,凤来凤鸣等人,便都齐刷刷地看着凤至。

    要知道,这一切可都是凤至惹出来的。

    凤至于是翻了个白眼。

    谁叫东来宗的人就是抓不到她这个罪魁祸首呢?

    哦,对了,现在凤至和龙衍又重新易过容,出现在人前的又是另外一副面孔。

    虽然有了先前的那个小插曲,但也没怎么耽误后面要进城的修真者们进城,在先前那修真者之后,倒也再没有人是东来宗弟子眼中的可疑人物了,因而没用到多长时间,就轮到凤至一行进城了。

    凤至这次没有将鲛绡和鲛珠带出来,她和龙衍,再加上凤来凤鸣十五人,一共是十七人。

    东玄城的入城费同样涨到了十块灵石一人,只是这入城费,就要一百七十块灵石。

    底层的修真者赚点灵石是真不容易,看到凤至拿出这么多的灵石,后面就有不少的修真者抽了一口气,轻声嘀咕着“可惜”什么的。

    那四名东来宗的金丹弟子,上下将凤至一行仔细打量了一番,到最后也没有从众人身上发现什么可疑之处,领头那人收了凤至的灵石,一挥手,“放行!”

    也就在这时候,从城门里突然走出来一名看实力在金丹大圆满,随时都有可能突破到元婴期的东来宗金丹弟子。

    这人是名女子,其实还是凤至的老熟人。

    可不就是先前在东来城,想要将龙衍抢过去当炉鼎的那个谁吗?

    咦,这谁叫什么名字来着?

    凤至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对了,是叫君珺。她的父亲还被如今的四位太上长老之一借了身体下界,因而君珺也跟着水涨船高,在东来宗里的地位也很是超然。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