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得不说,有那么些前车之鉴在,东来宗这些弟子也算是学乖了。

    在他们看来,只要自家的太上长老赶了过来,以太上长老那天人一般的实力,对付这样几个躲在暗中的臭虫,一定会是手到擒来的。

    这一次,凤至倒没有让龙衍将这些东来宗弟子传出去的玉符给拦下来。

    经过与东来宗这么多次的交手,凤至现在其实还真的有些想要见识一下东来宗的太上长老,到底有着怎么样的实力。

    下界的仙人,至少有着大乘期的实力……

    凤至其实也想试试,在那位太上长老手里,她和龙衍连手到底能不能讨到便宜。

    若是能,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

    若是不能……

    总也要早有打算才是。

    所以,凤至在看到那玉符破碎变成一道微光消失于天际时,心里其实是有些期待的。

    她本就不是什么以和为贵之人,骨子里来说,她到底还是个好战的,尤其是现在又遇到了东来宗的太上长老这样的强敌,只想想即将到来的大战,凤至就浑身都开始微微的颤栗了好吗?

    这当然不是吓着了。

    而是兴奋与激动。

    见凤至这样,龙衍宽厚的手掌轻轻在凤至的肩头拍了拍,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向凤至表达了定会与她并肩作战的意志。

    凤至于是回头冲着龙衍笑了笑。

    她敢于挑战那位太上长老,当然是因为有龙衍在身边。

    她和龙衍连手,就算不敌那位太上长老,想要逃命也是并不难的。

    若只有她一人……

    呵呵,她压根儿就不会让自己与那太上长老正面对上的好吗?

    凤至原以为,她用不着等多久,就能等到那位太上长老的到来,然后在这南朵城大战一场,说不定会成为叫许久之后南朵城里的修真者们回味不已的经典一战。

    不过,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的。

    东来宗弟子将玉符捏碎之后大约两刻钟之后,凤至突然感觉到自己的神识一动。

    她先是一怔,然后立即就醒悟过来,这是她带着凤来凤鸣他们到虚灵境之后,在凤来凤鸣他们十五人身上留下的一缕神识有了异动。

    凤至当时在凤来凤鸣他们身上留下神识印记时,是有留下前提条件的。

    除非凤来他们遇到了生死危机,留在他们身上的神识才会主动触动,在抵挡那足以致命的一击时,也向凤至传讯。

    所以……

    凤至面色一变。

    凤来和凤鸣他们,这是遇到了危险,而且还是生命危险?

    龙衍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凤至的变化。

    “怎么了?”他压低声音道。

    凤至没来得及回话,先是在鲛绡和鲛珠的肩膀上拍了拍,没通知两人一声,就直接将他们扔到了洞府里去。

    然后,凤至紧紧握着龙衍的手。

    “我们走!”她道。

    下一刻,空间之力遍布凤至和龙衍的周围,有了留在凤来他们身上的神识为引,凤至几乎是瞬间就锁定了凤来他们所在的方位。

    然后……

    南朵城里,凤至和龙衍身边的修真者,就这样睁大了眼睛,看着两个大活人这样无声无息地消失在了面前。

    这无疑是一种很惊悚的体验。

    当然了,这个时候的凤至可没有什么体谅他人的心情。

    自从突破到化神期之后,这还是凤至第一次这样毫无保留的操控空间之力,两人在那虚空之中似乎穿行了许久,又似乎不过是一瞬间。

    等到两人面前重新亮起来时,凤至和龙衍就听到一个带着狠厉的声音。

    “那你们就去死吧!”

    与此同时,凤至还看到一名男修这时正挥着手里的飞剑,朝着挡在了凤鸣等人身前的凤来身上斩了过去。

    在凤至的眼里,那名男修一剑斩下时,面上的狰狞之色尤其的醒目。

    凤来这时候也一脸的冷凝。

    他左手持着凤梧弓,右手食指在空无一物的弓弦处轻轻一搭,弓弦与箭就瞬间出现,然后,一声轻轻的嗡鸣声响起,一道火红的光箭便这样射了出去。

    这一箭并非是冲着那名男修去的,而是射向了他手里的飞剑。

    飞剑被凤来这一箭击中,去势微微一阻,就是前行的轨迹也跟着有了变化,原本是朝着凤来的丹田而去的,现在却变为了斩向凤来的腰侧。

    凤来射出一箭之后,已经没有余力再挡下这把飞剑。

    眼瞅着飞剑就要斩在凤来的腰间。

    这飞剑的速度极快,就是以凤来的眼力,也压根儿就看不清楚飞剑运行的轨迹,由此可见这飞剑的威势了。

    若真是被这样击中,说不定凤来会直接被飞剑给腰斩了。

    想想那样的场景,被凤来挡在了身后的凤鸣等人,就已经忍不住发出惊呼了。

    甚至,几名凤家的女弟子唯恐看到那样可怕的情景,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也就在这时……

    就见着凤来身上突然弹出一道淡淡的金光。

    那金光呈了一个半圆,恰好将凤来的正面完全挡住了,那飞剑落后了一步,正好斩在了金光之上。

    锵!

    一声清脆的金铁交鸣之后,锋锐无匹的飞剑生生被崩开了一个缺口。

    与此同时,那名指挥着飞剑斩向凤来的男修,也发出一声惨叫,然后吐出一口鲜血来。

    这把飞剑是男修的本命法宝。

    本命法宝既然有“本命”两个字,对修真者来说自然是极为重要的,不仅与修真者心灵相通,还能发挥出比普通法宝要强上许多的威力来。

    唯一不好的,就是本命法宝若是受损,其主人也会受到一定的损伤了。

    现在,男修的本命飞剑被崩开了这么大一个缺口,飞剑上原本的灵光都跟着黯淡了不少,男修要是不吐上这样一口血来才怪了。

    好一会儿,男修才好歹是缓了过来。

    他心有余悸地看向凤来等人。

    这名男修有着元婴后期的实力,在朝着凤来等人出手之前,他就已经试探明白了,凤来一行的实力都算不得高,最强的凤来也就是比元婴初期强一些,不到元婴中期的程度。这样的实力,又如何能叫他铩羽而归?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