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然了,等到江震知道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晚了。

    凤至之所以将魏涯揪在手里不放,就是因为魏涯的身份了,否则,以魏涯这出窍期的实力,绝对能在光头和魁梧大汉那里卖个好价钱。

    既然损失了这么一笔灵石,凤至当然就要借着魏涯回本了。

    怎么回本?

    呵,这容易啊。以魏涯的身份,若是叫东来宗的人知道自家宗主的老丈人被敌人抓走了,为了不叫虚灵境的修真者们戳脊梁骨,就是真的豁出命去,哪怕明知前面有陷阱,这些东来宗的人也都绝对会像飞蛾扑火一样前仆

    后继的来救魏涯。

    到时候……

    凤至岂不就能坐着等猎物上门了?

    这样,可比凤至主动找上门去要来得省事多了。

    至于怎么样才能叫东来宗的人知道他们宗主的老丈人被抓走了,还被人各种折磨,那就要看凤至手里的这些承载和玄光术的灵石了。

    呵……

    想来,到时候东来宗的人脸色一定会很好看。

    自这天起,凤至的行事突然之间就高调起来了。

    到了南修城,凤至压根儿就没有找住处,直接就往南修城上空抛出了一块承载了玄光术的灵石,于是,南修城里的众多修真者们就发现,空中突然之间就多出了一块金色的光幕。

    这样的事,自然很快就引起了南修城里众多修真者们的惊奇。

    再然后,全南修城便都跟着安静了下来。

    什么?

    那光幕之上,被人打得如此凄惨,身上的伤都让人不忍心看,只有一张脸上没有任何伤痕的人,竟然是东来宗的魏涯,也就是东来宗宗主的老丈人?

    看着玄光术里,魏涯一脸绝望的任人在自己脸上画乌龟……

    南修城里突然就响起一声极为整齐的“咕嘟”声。

    这是众多修真者忍不住咽口水的声音。

    话说,最近东来宗这是怎么了?

    这几年来,东来宗突然之间就实力大涨,从而成了虚灵境里谁也不敢招惹的超级宗门,东来宗的弟子也因此行事极为霸道嚣张。

    可是,就最近这段时间,就好像回到了十几年前凤至初出江湖时那般,东来宗突然之间就招惹上了两个不知名的敌人。

    那不知身份的敌人,似乎与东来宗有着生死之仇,才一出手就直接毁了东来城和东夷城那么多的元婴高手。

    再之后……

    就是南云城和南叶城的东来宗弟子先后出事。

    现在,该轮到南修城了吗?

    许多修真者心里都有了这样的觉悟。

    不过……

    反正这些事与他们也没有什么关系,他们这些人就当作是看了一场好戏,只站在一边看着也就行了。

    至于东来宗会怎么样,会不会最终寻到他们的敌人,再与之来一场生死之战,那就是东来宗的事了,与他们这些人无关。

    这样一想,众修真者们再看向空中那光幕上的画面时,便又多了些兴致。

    这些与东来宗无关之人,自然是能有这样看热闹的闲情的,但南修城里的东来宗弟子们,这时候却气得连连跳脚。

    挑衅!

    这绝对是挑衅!

    谁不知道魏涯的身份?

    那暗中之人故意将魏涯拿住,还录下这样的影像,这可不就是对整个东来宗的挑衅?

    到底是何人,竟然敢有这样大的胆子!

    一时之间,南修城里的东来宗弟子们都群情激愤,都不用凤至使任何的手段,他们就已经全部聚到了那道光幕的正下方。

    啧。

    隐在众围观群众里的凤至嗤笑一声。

    这些东来宗的弟子,就算是吃了再多的苦,他们好像也不知道吸取教训,明知道有敌人,一个个的还这样大剌剌的聚在一起,像是生怕敌人不将他们一网打尽一般。

    当然了,对手蠢成这样,凤至是绝对乐见其成的。

    然后……正在看着热闹的众修真者们,就见着那聚在一起的东来宗弟子们,突然之间就被一根根细丝给绑成了蚕宝宝,不过瞬息之间,这些看着有些蠢萌蠢萌的蚕宝宝,就从众修真者们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消失

    了……

    就这样消失了?

    看到这一幕的修真者们都觉得心底一寒。

    那么多大活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被人给弄走了,叫人看不出半点的蛛丝马迹,这得要什么样的实力才行?

    若是那暗中之人的目标不是东来宗的人,而是他们之中的任何人,他们又能不能躲得过去?

    想到这些,众修真者们哪里还有什么看热闹看笑话的心情,唯恐自己等人会成为那暗中之人的下一个目标,不过片刻的功夫,就散得一干二净。

    这一晚,整个南修城一片安静,连半点声响都听不到。

    也因此,凤至几人倒是睡了个好觉。

    一夜无梦。

    第二天的白天,凤至几人又在南修城里逛了逛,等到天色将暗,他们才又去了南修城里的邪修们聚居的地方。

    光头得了凤至的指点之后,也早早的就赶到了南修城里,还与南修城的邪修们达成了合作,这时见着凤至和龙衍找上门来,再看看被凤至丢到地上的那群蚕宝宝,光头的一张脸都快笑烂了。

    拿了这些东来宗弟子换了个好价钱,凤至一行人很快就离开了南修城继续他们的行程。

    接下来的日子嘛……

    魏涯简直就成了凤至手里一个百试不爽的饵,只要将这饵放出去,东来宗的那些人就没有不咬钩的,而且一个个还嗷嗷叫着主动往上扑。

    真是,凤至到后来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这样又经过了几个城市,每一次凤至都会将猎到的东来宗弟子当作货物处理给当地的邪修,而其中也总会有光头的身影。

    总之,光头这次指定是大赚了一笔就是了。

    几次之后,等凤至一行到了南朵城时,这次却有了些意外。南朵城里的东来宗弟子,这一次见了凤至撒出来的饵之后,竟然没有第一时间不管不顾的冲上来,而是死死按捺住了心里的冲动,然后直接给了东来宗那位离开宗门处理最近这些糟心事的太上长老发了信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