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事实上,这信确实是从光头那里传过来的。

    不过,这封信的内容,却是光头从那魁梧大汉那里知道的。

    内容

    就是关于南叶城里领头的东来宗弟子的身份。

    凤至看向龙衍,先是在龙衍的脸上轻轻啾了一口,然后笑眯眯地道:“真是巧了,咱们竟然阴差阳错的就逮到了一条大鱼。”

    大鱼?

    龙衍有些疑惑地看向凤至,显然不知道凤至话中的意思是什么。

    凤至于是解释起来。

    南叶城里领头的东来宗弟子是一名出窍初期的修真者,那人原本也只是元婴后期的,但也是巧了,这次领着东来宗弟子出门时,竟然得了些机缘,一举突破到了出窍期。

    因为刚刚突破了没多久,这南叶城又不是东来宗的地盘,那人自然也就找不到什么万无一失的地方好好闭关稳固根基了。

    所以,在凤至的眼中,这名出窍初期的修真者才会境界不稳。

    如今的东来宗弟子,大多都是目中无人行事极为霸道的,但这名叫做魏涯的修真者却显然是其中的例外,为人不仅极为低调谦逊,而且脾气也是极为温和的。

    大概也是正是因为这样,他带领的这些东来宗弟子,也都跟着下意识的将自己的脾气都给压了下来。

    而最重要的,却是这魏涯的身份。

    魏涯是东来宗宗主江震的老丈人,也就是江震的夫人的父亲,也是江旭的外公。

    也亏的那魁梧大汉是南叶城的地头蛇,竟然连这些消息都打听到了。

    若是只靠凤至,只怕就要错过这一点了。

    将魏涯直接变成白痴,或者交到那些邪修手里,又哪里有让他保持清醒更有作用呢?

    说完这些,凤至轻轻一笑,“瞧瞧,咱们这新的合作伙伴儿消息可真是灵通,还知道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什么,这就将消息送到我们手里来了。”

    龙衍眼神微微一动。

    这魏涯,是江震的老丈人,若是将魏涯抓到手里为饵,那岂不就不怕江震以及东来宗的人不上钩了?

    要是江震连老丈人都可以不理了,那东来宗也就真的可以不用再在虚灵境里混了,这可比先前东来城和东夷城的丢颜面要严重多了。

    他于是看向凤至。

    凤至朝着龙衍点了点头。

    鲛绡和鲛珠没看懂凤至和龙衍之间的眼神交流,更没明白凤至是想做什么,两人的眼里都是一片茫然。

    在凤至和龙衍面前,他们总觉得自己的智商好像哪里有些缺陷。

    凤至也看到了两人眼中的茫然,直接伸手在鲛珠的面上轻轻拍了拍,“乖,智商不够就别勉强自己了,你们只需要跟着我就行了。”

    鲛绡和鲛珠于是默然。

    他们还真没办法反驳凤至什么。

    跟凤至比起来,他们这智商还真的不怎么够用,也只能跟在凤至后面了。

    好在,他们还有凤至这条大粗腿可以抱,想想都觉得幸福有木有?

    凤至倒没有急着将魏涯等人都揪过来。

    据那魁梧大汉给的消息,在南叶城里的东来宗弟子,加上魏涯一起,一共有二十五人,现在在客栈里的不过十余人而已,还有十几人在外未归。

    凤至想的是直接一次就一打尽了,可没想还要浪费时间多动几次手。

    也好在,这些东来宗弟子也没叫凤至多等。

    到了天色完全暗下来之后,东来宗的弟子也开始一个个的回到了客栈里,最后都聚在了他们包下的那个客栈里最大的院子里。

    那个院子是真不住下二十几个人倒也一点不嫌挤。

    最后一个东来宗弟子进门之后,那个院子里的结界也跟着亮了起来,有人四处检查了一番,确认没有什么问题了,魏涯也到了院子里,他站在院门口伸出手,显然是想要布下一个结界。

    对于高手来说,怎么也不可能将自己安危托付给客栈里的结界上。

    魏涯才伸出手,就立即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

    “谁!”他厉喝一声。

    紧接着,魏涯就后退了几步,面上满是警惕。

    被他这样一喝,院子里的众东来宗弟子,也都跟着警惕起来,拿了一双眼睛看向周围,期待将那隐于暗中的敌人给找出来。

    沉默了一瞬之后,众人就听到了一声明显属于女子的轻笑声。

    “倒是有些警醒”

    这声音中带着些意外。

    似乎,在说话之人想来,东来宗的弟子是不该有这么警醒的。

    这无异于是对魏涯,以及所有东来宗弟子最大的嘲讽了。

    魏涯心里迅速闪过许多的念头,一边猜测着这不请自来的女子是谁,一边又接着道:“你到底是谁,既然已经来了,又何需藏头露尾?”

    说话的同时,魏涯就没停过以神识往四处探去。

    但就算他将神识的作用发挥到了极致,也始终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的。

    魏涯心里于是一突。

    他知道,今天来的敌人,绝对不是什么易与之辈,说不定

    他们就要栽到这里了。

    近来东来宗的弟子接二连三的出事,前几日才听说了南云城里的三十余名东来宗弟子被人一打尽,没想到现在就轮到南叶城里的他们了。

    就在魏涯遍寻无果时,原本紧闭的院门突然自动打开,让魏涯以及众东来宗弟子看到了门后立着的那四人。

    “你们”

    魏涯的话还没说完,凤至就已经朝着他抓了过来。

    化神与出窍,虽然只隔了一个大境界,但其中的差距却无异于天堑,更何况魏涯还是刚刚突破到出窍期没几日,压根儿就还没来得及熟悉出窍期的力量。

    所以,这时在凤至的手下,魏涯就是再怎么想要躲闪,到底受限于实力,仍是没有半点的还手之力,就这样被凤至直接掐住了脖子,而且再也无法动弹。

    看到这一幕,其他那些东来宗弟子心中都是一惊。

    魏涯已经是他们眼中令他们高山仰止的人物了,哪里能想到魏涯在凤至跟前会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魏涯尚且如此了,他们这些金丹期的弟子,又当如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