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鲛绡和鲛珠玩儿得极为尽兴。

    两人也都是活了三四千年的人了,打从一出生就时刻牢记着当初的仇恨,更别提,他们俩还是这一代的鲛人之中天赋最好的,不仅承受着长辈的期望,就是他们自己也将族群的未来压在了自己的身上。

    这几千年下来,两人的心里何时不是沉甸甸的?

    今天先是收拾了那几名东来宗的金丹弟子,现在还有这么多的人可以让他们收拾,兄妹俩可以说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兴奋过。

    凤至才一发话,他们就已经饿虎扑食一般,朝着那二十几名东来宗的金丹弟子扑过去了。

    说起来,鲛绡和鲛珠的实力,按着人类修真者的标准来算,其实还尚未突破到元婴期,顶多也就是金丹大圆满的程度,想要突破到元婴期不仅要靠他们自己的努力,也需要机缘才行。

    按说,东来宗那边可是有二十几名金丹弟子,就算没有一个达到金丹大圆满,但金丹后期却也是有好几个的,这些人要是全力连手,鲛绡和鲛珠是绝对不可能是敌手的。

    不过……

    现在鲛绡和鲛珠是气势如虹,相反东来宗的那些金丹弟子,因为王成被龙衍轻易的就拿下了,一个个的都大惊失色,又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对敌?

    因而还真叫鲛绡和鲛珠第一时间就把局面给控制下来了,还将二十几个没有心慌意乱的压着打,最后直接将那二十几人给完全擒了下来。

    这一战之后,鲛绡和鲛珠气势大变,就是骨子里的那种沉重,也不知不觉间少了许多,眉宇之间一片明朗。

    等到鲛绡和鲛珠将人都五花大绑了,凤至将两人打量了一眼,“现在看着都要比以前顺眼多了。”

    兄妹俩于是都咧了嘴笑。

    一个人的精神对于整个人呈现出来的风貌是有着很大的作用的,现在的鲛绡和鲛珠,看起来就像是一把随时都有可能出鞘的剑,完全没有从前的死气沉沉。

    “那不还都是托了你们的福?”鲛绡嘿嘿笑道。

    当着这么多个人的面,鲛绡没有喊凤至和龙衍的名字,他也看出来了,凤至虽然在找东来宗的麻烦,却不想暴露自己和龙衍的身份。

    既是如此,他和鲛珠自然也要顾忌着些。

    凤至闻言笑了笑,她先是看了周围那些吃瓜群众一眼,微微勾了唇似笑非笑地道:“怎么样,各位这热闹看得可还满意?”

    众人一怔。

    先前凤至一直没搭理他们,他们自然也就光明正大的看热闹了,正觉得有些意犹未尽呢,听到凤至说话,才突然想起来,眼前这女子可不是什么善茬儿,有着东来宗的前车之鉴在呢!

    于是……

    都没用到一个呼吸的时间,那众多的吃瓜群众就呼啦一声全都跑得不见踪影了。

    就好像凤至是什么毒蛇猛兽一般。

    嗯,对于一点也不怕毒蛇猛兽的修真者来说,大概凤至的可怕程度都已经上升到了什么特别凶猛的灵兽甚至是神兽之类的?

    等到周围再没有外人了,鲛绡和鲛珠对视一眼,然后鲛珠笑着拉着凤至的手,“凤至,可不可以送几个族人出来,让他们也好好出回气……”

    说着话,鲛珠还拉着凤至的手摇来摇去的,明显是在撒娇。

    凤至于是笑着在鲛珠的额头上弹了一下。

    自从鲛珠跟在她身边之后,凤至好像就特别喜欢弹她额头。

    这样的亲昵,立即就引起了龙衍的注意。

    若是平常,鲛珠早就有眼色的离得凤至远远的了,不过这次她的目的还没达成呢,所以也只能硬着头皮顶着龙衍那冷嗖嗖的目光,眼巴巴地看着凤至。

    凤至恍然。

    原来他们打的是这个主意啊。

    鲛绡和鲛珠今天揍了这些东来宗弟子之后,整个人从内到外都有了大的转变,所以他们也想叫其他的鲛人来好好感受一下他们先前的爽快,也好叫其他的族人快些从那些沉重的仇恨之中打起精神来。

    虽然这并不是说,揍了几个东来宗的小喽罗他们就报了仇了,但至少也能让大家暂且发泄一下,让他们不会还没等到大仇得报的一天,就早早的被心里那沉重的仇恨给压垮了。

    兄妹俩都看着凤至,那模样看着别提有多可怜了。

    凤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行了,不过是这么大点的事,看把你们愁的……”

    鲛绡和鲛珠于是都狠狠松了口气。

    凤至随后道:“这样吧,以后除了你们俩,咱们每到一个地方,就带几个你们的族人出来,让他们先出口气也好……”

    说着话,凤至觉得自己的售后服务简直是做到家了。

    她不过是收了鲛人一族的东西将他们带到玄武大陆上去而已,现在竟然还要负责疏导那些鲛人的情绪,也真是太周到了啊。

    而鲛绡和鲛珠,听到这里高兴得差点没有跳出来。

    而且,两人还后知后觉的从凤至的话中听到了另一层意思。

    所以……

    “凤至,你的意思是,咱们这样的活动……”鲛绡指了指被团团捆了起来的那些东来宗弟子,“还会一直继续下去?”

    凤至白了两人一眼,“你们这不是说的废话吗?东来宗的人,哼!”

    虽然只是一个听着普通的“哼”,但这其中明显是带着杀气的。

    鲛绡和鲛珠对于凤至为什么会和东来宗结怨,而且结下的还是这种不死不休的仇怨半点不知情,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听到这个消息而感到高兴。

    不管怎么说,有凤至在,他们鲛人一族可以跟在后面捡多少便宜啊?

    两个人高兴了好一会儿呢。

    之后,他们才想起,这里还有这么多东来宗的人没处置呢。

    鲛珠看向凤至,“凤至,这些人要怎么办?”

    那些东来宗弟子这时候都傻了眼一般的看着凤至和龙衍。

    在听到鲛绡和鲛珠对凤至和龙衍的称呼之后,他们才总算是知道了一直与他们不对付的敌人是谁。

    凤至!提起这个名字,东来宗就没有不记忆深刻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