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许多围观群众闻言都抽了一口冷气。

    他们还从来没听说过,一个人会因为看不顺眼一个超级大宗门,就直接找人宗门麻烦的。

    而且……

    那可是东来宗啊!

    这几年不是没有人因为东来宗的霸道而有微辞,但那些人最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久而久之的,自然也就没什么人再去触霉头了。

    倒是没想到,先有那不知名的一男一女大闹东来城和东夷城,现在又有这几人……

    咦,许多人于是都想到了,眼前这些,和之前那一男一女,会不会就是一伙儿的?

    毕竟,有这样的实力,还非得要找东来宗麻烦的人,可真是不多。

    这样一想,许多人再看王成一行时,眼里便都只剩下同情了。

    那两人的心狠手黑是出了名的,但凡是东来宗的人落到了他们的手里,又哪里有过好下场?

    所以……

    今天,其实也就是给东来宗的人下了个套,让他们自投罗网了?

    不得不说,有许多人的想象力,就是真的不错。

    凤至还真就是想将东来宗的人赶尽杀绝。

    这些人现在的实力看着虽然并不如何,但再给他们几十近百年,很难说这其中会有多少人会突破到元婴期,从而成为凤至以及五行宗的敌人。

    所谓斩草留根,凤至不可能留着这些人将来残杀五行宗的弟子。

    只要是被她碰上了,只要是东来宗的人,有杀错没放过!

    这就是凤至如今对于东来宗的态度了。

    也因此,虽然如今的南云城只有一个是元婴以上的,其他的顶多只不过是些金丹期,但凤至这次也没有放过。

    王成被凤至的一句话给气得差点吐血。

    就是跟着王成一起来的那些东来宗弟子,也一个个义愤填膺,若不是王成拦着,他们只怕早就冲出去和凤至拼命了。

    当然,以他们的实力,真要与凤至拼命,也就是给凤至送菜而已。

    “你……”王成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才好歹压下了心头的冲动,他紧紧咬着牙,“前辈,我东来宗与前辈无怨无仇,若是这些弟子招惹到了前辈,晚辈一定押着他们向前辈道歉,还请前辈……”

    东来宗的元婴弟子,放在那四位太上长老下界之前,都可以坐到长老的位置上去了,现在却只能咬着牙向着一个比他年轻不知道多少的女子赔礼道歉,还口称“前辈”。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王成臊得都差点要钻进地洞里去了。

    凤至闻言又扬了扬眉。

    她觉得,要是这是她五行宗的弟子,她铁定得将人打得知道特定的时候要如何装孙子才算是合格才行。

    这虚灵境本就是以实力为尊,面对实力比自己高的人,认怂装孙子本就是再应该不过的事,这一点凤至在玄武大陆上重开五行宗时,就已经原原本本的教给五行宗的弟子了。

    就是凤至自己,真要是遇到了她和龙衍连手都收拾不了的敌人,让她马上叫“爷爷”,她绝对都不带犹豫的。

    当然了,若是那敌人是像东来宗的几位太上长老那样的绝对不可能调和的生死仇人,自然也就另当别论了。

    简而言之,对于王成这明明实力不济,偏偏还要拿着架子的装孙子模式,凤至有些不满意。

    既然不满意,凤至又哪里还会留半点面子。

    她冷笑一声,“这可就没办法了,我这人啊也不知道怎么的,一见着东来宗的人心里就不爽快,非得要好好撒一下气才行,要不然……你们这就宣布退出东来宗?”

    凤至说到最后,眼珠微微转了转。

    王成等人于是面色一变。

    在虚灵境,一旦加入到了某个宗门,从来都只有弟子犯了大错被宗门逐出门墙的,从来没有弟子主动退出宗门的说法。

    若他们真的这样做了,那就无异于欺师灭祖,不仅东来宗会颜面扫地,就是他们自己,从今以后也会成为过街的老鼠,说人人喊打有些严重了,但至少是再不可能有宗门会收留他们了。

    毕竟,谁会将一个欺师灭祖的人收入门墙呢?

    是以,无论如何,王成等人都不可能如凤至所言,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宣布退出东来宗的。

    “前辈这是在为难我们,不管如何,退出东来宗这是绝对不可能的!”王成斩钉截铁地道。

    凤至于是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

    “既然如此,那我就只能送你们上路了……”

    王成等人心头一惊,下意识的就要有所反抗。

    不过,凤至又哪里能容得了她的反抗?

    都没用凤至动手,龙衍那里已经抬手一抓,王成就已经不由自主的朝龙衍这边滑了过来,最后直接被龙衍一把扭住了脖子。

    两人的实力相差得实在是太远,王成在龙衍的手下压根儿就没有任何反抗的可能。

    只这么一瞬间的功夫,东来宗领头之人就被拿下了,后面跟着的那些金丹弟子见状都傻眼了。

    凤至这时却看了龙衍一眼。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凤至习惯了掐人脖子,现在龙衍好像都跟着喜欢上了这个动作。

    不过……

    这种夫妻档的感觉,好像也不错嘛!

    凤至想着想着就笑了。

    龙衍最是清楚凤至的心思,见凤至笑了,手上自然也就紧了紧,还将王成往凤至那里送了送,看他那动作,就像手里正掐着一只鸡一样。

    啧啧,堂堂元婴强者,在龙衍这里却是被当成鸡一般对待,也不知道王成现在心里是个什么感受。

    当然了,凤至和龙衍可没功夫理会他的感受。

    王成已经被龙衍拿下了,凤至又看了那些东来宗的金丹弟子一眼,给一直站在后面当布景板的鲛绡和鲛珠使了个眼色,“喏,这些就交给你们了,可别说我不给你们机会,要是你们连这些人也拿不下来……”

    凤至的话还说完呢,鲛绡和鲛珠就已经满脸兴奋的冲了上去。

    真正报仇的时候虽然还未到来,但他们现在跟着凤至,也算是提前收些利息了。至于以后如何向其他宗门报仇,这些就要看他们自己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