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鲛绡和鲛珠心里都跟着狂跳起来。

    现在的东来宗为了抓到凤至和龙衍,那可是广撒了,就说这南云城里,所有的东来宗弟子加起来也绝对不在少数了,听说领头的还是一名元婴中期的高手。

    要是真将这么多人都一打尽了

    想想都乐啊!

    而且,到时候说不定还真的可以求了凤至,放一些族人出来,至少让大家也都尝尝能揍一下仇人的爽快感觉啊。

    于是,兄妹俩冲着凤至狂点头。

    凤至有些不想理会这两人的傻样儿。

    她挥了挥手,袖中就飞出一条雪白的,柔韧如丝的绳索,将已经被打得看不出来本来面目的几名东来宗弟子捆成了一大颗臃肿的粽子。

    废话,能不臃肿吗?

    五六个人被绑在一块儿,还被绑得让他们连手指头都动不了一下,这要是不臃肿才怪了。

    也是到了这时候,先前一直站得远远的看热闹的那些吃瓜群众们,这才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所以

    东来宗的弟子,这是自己挖了个坑,然后毫不犹豫的跳了进去?

    这么坑自己的人,他们以前还真的没见过。

    最初时,见着东来宗的几名弟子明显是要找茬儿的样子,这些吃瓜群众一边庆幸着被找上的不是自己,一边也在心里替凤至几人担心。

    东来宗的人,可从来都不是什么善茬儿,更何况他们今天还就是要找茬儿撒气的。

    没有人看好凤至四人,所有人都以为,凤至四人一定会被这些霸道的东来宗弟子欺负成几个小可怜,说不定还会当着众人的面痛哭失声。

    许多人都在想,到时候他们到底要不要上去安慰一下了。

    毕竟,东来宗的人行事确实很讨人厌。

    但

    谁能想到,最后真正需要被安慰的,竟然是那几名东来宗的弟子?

    众人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他们都一起眼花了,还是这世界变得太快,让他们实在是有些追不上?

    大概是后者吧?

    众多的吃瓜群众忍不住擦了擦眼睛,想要将凤至几人看得更清楚一些。

    凤至可没有理会有多少人正看着这里,她这时正蹲在了几名东来宗弟子绑成的大粽子跟前,笑眯眯地道:“唉呀,几位东来宗的小哥,你们现在的样子可真是好搞笑哦”

    说着话,凤至还非常贴心的打了个响指。

    于是,一面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水镜,就这样迅速凝结了起来,让那些东来宗弟子想看不到自己那肿得跟猪头一样的脸都难。

    鲛绡和鲛珠对这些东来宗弟子可以说是恨得要死,下手的时候更是大多选着脸来揍,所以他们的脸现在都非常的精彩,让人只看上一眼就绝对会印象深刻。

    当然了,落在他们自己的眼里,绝对不会因此而觉得高兴就是了。

    凤至指着水镜里的影像,“瞧瞧你们,啧啧,现在就是你们亲爹娘,只怕也认不出你们来了”

    几个人差点被自己嘴里的血水给噎死。

    但不得不承认,凤至说得一点也没错。

    见这几人说不出话来,凤至双扬着面上那再可爱纯真不过的笑容,“看看你们现在这可笑的样子,你们说,要是我就这样牵着你们在南云城里晃上一圈,你们会不会在短时间内就火遍虚灵境?”

    几名东来宗弟子齐齐打了个寒噤。

    还真会。

    修真者平时的生活是很枯燥的,每天除了修炼修炼就是再修炼,因而但凡有了什么能叫他们觉得稀奇的事,是个人都想要插上一脚。

    以他们现在的造型,红遍虚灵境还真不是吹的。

    当然了,他们并不乐意就是了。

    就他们现在这副尊容,要是出了名,至少得被人笑上一整年吧?

    于是,几名东来宗弟子又向着凤至怒目而视。

    凤至见状扬了扬眉。

    东来宗的人霸道惯了,就是这些小喽罗也是这样,明明现在他们都已经被凤至踩在脚下了,却还是没学会要怎么低头认怂装孙子。

    啧啧,这是讨打的吗?

    凤至也真的打了。

    她原想直接拿手去打的,但这几人都是一脸的血,唯恐手上会沾了血,凤至于是随意从地上捡了根树枝,啪啪几下就打在了几人的脸上。

    几名东来宗弟子:

    他们现在认怂会不会晚了?

    要论起打人,鲛绡和鲛珠比凤至差得远了。

    鲛绡和鲛珠打出来的都是皮肉伤,一来是因为他们想多打一会儿,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们手上实在是没沾过什么血。

    但凤至可不一样。

    虽然是用的树枝,看着也没怎么用力气,但带来的痛楚绝对是深入灵魂的好吗?

    深入灵魂

    以前他们觉得这种说法太过夸张了,但等他们真正尝到这种滋味才知道,这一点也不夸张好吗?

    凤至这一树枝轻轻拍过来,就好像将他们的元神都从身体里抽了出来,再拿着鞭子肆意的鞭打,想想都叫人觉得不寒而栗了,又哪里能不痛?

    “瞧瞧,不听话的小孩就是要受教训才会变乖。”凤至微笑着道。

    东来宗的那几人已经痛到无力有任何的表情了。

    等到这些人的那股痛劲儿缓了一缓,凤至才又道:“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你们可以一直嘴硬,到时候我就真的把你们的元神抽出来,天天打着玩儿”

    几人齐刷刷打了个冷颤。

    那样的感觉比死还痛苦,他们宁愿死也不要!

    于是都眼巴巴地看着凤至,等着凤至说出第二个选择。

    凤至的唇角轻轻往后扬,“这第二就简单了,我也不为难你们,今天我会牵着你们在南云城里走上一圈儿,你们只需要一边跟着走一边大声说一句话就行了。”

    咦?

    几个人都很意外。

    比起第一个选择来,这第二个选择简直是太简单了些,简单得他们都有些不敢置信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几人之中领头的那人脑中迅速闪过这个念头,然后略带了些警惕,“你想让我们说什么?”凤至有些意外地看了这人一眼,哟,竟然还不是很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