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说什么?”

    接到消息的时候,那位仙人正因为东来宗费了这么多的人力物力,却连半个人影子都没找着而大发脾气,甚至都在想着,既然这么久都没有找到那两个人,说不定他们根本就已经身死道消了。

    因而,已经考虑起,要不要将东来宗分散到四块大陆上去找人的弟子们都召回来。

    毕竟

    对现在的东来宗而言,最紧要的事,其实是早日将那空间通道打通。

    只要打通了空间通道,那么东来宗就可以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将那片法则完全的大陆完全占领了,从而有了一个可以稳定飞升的大本营。

    至于那块大陆的原住民?

    呵,他们要是识相,那自然可以继续生存,甚至其中有灵根的那些人,还可以加入到东来宗来,为东来宗的发展添砖加瓦。

    若是他们不识相

    东来宗可不留这样的敌人!

    那块大陆,对整个东来宗的发展,甚至是对已经到了仙界的那些来自于东来宗的仙人们,都可以说是至关重要的,这也关系到在仙界的东来宗的那些仙人,他们能不能在与别的仙人的争夺之中占到优势。

    相比起来,那两个让东来宗丢了颜面的人,似乎也就没有这么重要了?

    这位仙人正在考虑着是不是要放弃再去寻人,就又有新消息传了过来。

    “什么?”这位仙人猛地站起身,“在南大陆的弟子,竟然一夕之间全军覆没了?”

    来报信的是一名元婴初期的修真者,察觉到仙人的怒火,以及他身上的那股威压,这名元婴期的东来宗弟子瞬间就汗如雨下。

    “回太上长老,弟子接到的消息是这样说的。”勉强抵抗着仙人身上传来的威压,元婴弟子如此应道。

    自从四名仙人寻了合适的肉身下界之后,他们四人就被身为宗主的江震尊为了太上长老,并且掌管东来宗一切的事务。

    是以,这名元婴弟子在回话的时候,显得格外的小心。

    紧接着

    轰!

    这名仙人太上长老一掌拍在了地上,直接叫两人所立的这间房间成了废墟。

    “可恶!”

    一声怒吼,让方圆百里之内所有的生灵都吓得许久都不敢动弹。

    这,就是仙人之怒带来的威慑了。

    这整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事实上,这都是凤至惹出来的事。

    从南海出来之后,凤至就拉着龙衍,领着鲛绡和鲛珠兄妹,开始在南大陆到处晃荡。

    反正,离着她与凤来他们约好的还有一段时间,他们好好玩一玩再去与凤来他们会合,也是正正好的事嘛。

    某天,在到了南云城之后,四人就与迎面而来的五六名东来宗弟子不期而遇。东来宗的弟子之所以会这样一批批的出现在另外几块大陆,当然是为了搜捕凤至和龙衍了,也因此他们重点排查的是一男一女这样的组合,像凤至四人这样一小群的其实并不在东来宗弟子首先注意的范围

    之内。

    原本,凤至这次是真没打算要主动惹事的。

    她只需要站在一边,好整以暇地看这些东来宗弟子与她迎面擦肩而过,却不知道她就是他们要找的目标,这就足够凤至乐的了,不是吗?

    不过

    这也架不住东来宗的弟子犯贱,非得要来招惹凤至他们啊。

    也是这几名东来宗弟子倒霉。

    一连在各处搜寻了几个月,却没有得到任何的线索,就好像他们追查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真正的人,而是一个只存在于众人想象中的虚幻的人一般。

    这样的时间长了,就是泥人儿,只怕也都要多了几分的火性了。

    这些东来宗弟子自然也是如此。

    遇到凤至四人时,这几名东来宗弟子正恼火着呢,因为他们又接到了上面的命令,勒令他们一定要在多久多久之内找到目标,就算找不到,总也要查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简直是荒唐!”领头的那名东来宗弟子一脸恼怒的抬脚踹在了路边一个小摊贬的摊位上,将人家摊位上摆着几件法器踹得乱七八糟的。

    那名摊主只不过是金丹初期的实力,再加上又认出了这几人是东来宗的弟子,因而就算心中愤怒,但到底也是敢怒不敢言,只能默默的将自己的东西都收起来,再离得这几名东来宗弟子远远的。

    谁不知道,现在东来宗的弟子就跟那疯狗一样,逮着人就咬?

    只能自认倒霉了。

    看着这名摊主仓皇逃走,几名东来宗弟子心里的那股子气总算是顺了一点了。另一名弟子跟着应声:“就是,那位太上长老亲自出面都一根毛没找到,上面倒是好意思让我们在一个月之内将人找出来,或者是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要真有这么容易,怎么这么久以来我们东来宗还是所

    有人眼里的笑话?”

    其他几人也都跟着一脸忿然的点头。

    他们都是这样的想法。

    也就是这时,这几名东来宗弟子看到了迎面走过来的凤至四人。

    凤至这时正给鲛珠讲了一个冷笑话。

    鲛珠过了好一会儿才算是找到了笑点,因而咧开嘴发出一连串清脆的笑声,少女特有的清脆嗓音就像是被风拂动的风铃一般,听在耳中显得格外的悦耳。

    不过

    在那些这时正恼怒着的东来宗弟子耳中,这笑声就分明是在挑衅他们了。

    至于为什么鲛珠笑就是在挑衅他们,这一点可没人在意。

    东来宗的人,他们认准一件事,难不成还需要什么理由吗?

    所以,那名领头的东来宗弟子眼睛一瞪,“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现在什么阿猫阿狗难道都可以将我们东来宗当作是笑话来看吗?”

    说着话,这人给身边几名东来宗弟子使了个眼色。

    另几人于是跟着就将凤至四人围在了中间。

    他们这是打定了主意,一定要拿凤至四人来出了心头的这口恶气!

    谁让那丫头,早不笑晚不笑,就要在他们心里不痛快的时候笑,还叫他们听到了呢?只能怪他们倒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