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些修真者都是驭剑而来,速度更是提到了极致,因而明明是极远的距离,他们却只用了不过一两个呼吸的时间,就呼啸着落到了海边。

    与凤至和龙衍相隔也不过十来米的距离。

    甚至,都挨着鲛绡和鲛珠隐身的地方极近了。

    鲛绡和鲛珠这时也有些紧张了,两人都捂着嘴,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凤至仓促之间布下的这个结界,虽然可以隐去他们的身形以及气息,却是不隔音的。

    若是鲛绡和鲛珠自己发出声响来,这么近的距离,不被发现都是不可能的。

    那群修真者大概有二三十人的模样,大部分人看着都像是中年人,只有极少的几个年轻的面孔。

    这群人才落了地,就先将凤至和龙衍上下扫了好几眼,那一道道视线就跟刀子一样的锐利,要是换了个胆子小些实力弱些的人,只怕只被这些人看上几眼,就已经忍不住要腿软了。

    不过

    凤至和龙衍会是这样的人?

    自然不是了。

    凤至不仅没有因为这些人的到来而收敛着些,反而还狠狠瞪了那群人一眼,“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和美男吗?”

    被凤至这样一瞪,那群人突然之间就安静了一瞬。

    然后,人群之中那几名年轻修真者,立即就气得脸红脖子粗的,大有要冲过来与凤至和龙衍干上一架的样子。

    “你们”其中一名年轻修真者伸出食指指着凤至,“哪里来的没长眼的东西,难不成是缺心眼儿不成?连我们都不认识?”

    凤至还真就不认识这些人。

    说起来,虚灵境里许多说出去都响当当的人物都被她给得罪了个遍,但她在虚灵境里认识的人说是屈指可数也不为过了。

    至于这些人

    “很抱歉,一些不怎么出名的阿猫阿狗,我是从来都记不住的。”凤至朝着说话那人摊了摊手。

    这话一说出口,不仅那几名年轻修真者了,就是别的那些中年修真者们,一个个的面上也都多少带了些愠色。

    他们就是活了再多年,涵养再怎么好,被人当着面骂成是阿猫阿狗,总也是免不了要动怒的。

    “好个黄口小儿!”一名手里拿着柄羽扇,看着像是个文士中年人用手里的羽扇遥指着凤至。

    这中年人显然是气得够呛,就连手里的羽扇都跟着颤抖了起来。

    凤至翻了个白眼。

    身为修真者,就连这么点气都受不得,竟然这就浑身发抖了,这要是战斗之中,她是不是只需要使劲儿的气人就行了?

    虽然凤至没说话,但她的这个白眼无疑将她想表达的意思表达得淋漓尽致,那中年修真者的手抖得更厉害了。

    凤至于是又轻轻掀了掀红唇,“呵呵。”

    只这么两个字,明明听起来似乎是很正常的,但偏偏就是叫人听了之后忍不住就想要跳脚。

    这些修真者都是虚灵境里赫赫有名的大人物,若不是因为一件很重要的事,他们又怎么可能扎堆一起来到这里?

    却没想到,竟然就碰到了这么一个胆大包天的丫头,敢如此藐视他们?

    那名持了羽扇的中年修真者大概是众人之中最沉不住气的,原本那怒气就没平息下来,这时候又被凤至的一句“呵呵”给气得眼瞅着就要冲上去好好揍凤至一顿,也叫凤至知道一下,什么叫做礼敬前辈!

    不过

    下一刻,站在他身边的另一名留了一把山羊胡的修真者,一把将他拦了下来,“别忘了我们今天是来做什么的,大局为重,至于别的”

    山羊胡微微扫了凤至一眼。

    虽然看向了凤至,但很明显的,他一点也没有将凤至和龙衍看在眼里。

    那目中无人的态度,让凤至看了总有种将他那对眼珠子给挖出来的冲动。

    拿羽扇的中年修真者被山羊胡这样一拦,理智也迅速回炉,他再狠狠瞪了凤至一眼,“对,大局为重,今天就暂且放了这两个人一马。”

    听两人这样一说,人群之中的一名年轻修真者也松了口气,紧接着就活泼了起来,“师尊,这次好不容易东来宗的人不参与,咱们”

    话还没说完,就被山羊胡瞪了一眼,“噤声!”

    那年轻人的话顿时戛然而止。

    也是,他们要做的事本就不能轻易宣之于口,现在可还有着外人在场。

    这样想着,他还带着警惕地看了凤至和龙衍一眼。

    凤至眼里光芒微微一转。

    虽然她以前没见过这些人,不过,她现在大概能猜到这些人是来做什么的了。

    想必

    这就是鲛绡和鲛珠留下的尾巴了。

    东夷城丢失了鲛华珠,就连东夷城的护城大阵也因此而分崩离析,这自然是瞒不住人的,更会惹来许多人的注意。

    会跑到东夷城来偷鲛华珠,这会是谁做的?

    普通修真者也许想不到,但对于那些当初参与了鲛族灭族之战的宗门来说,我却无疑是和尚头上的虱子,再明显不过了。

    不是鲛族,又会是谁?

    而在后来,东来宗的那位前辈卜算出,偷了鲛华珠之人,一路往南,到了南大陆又入了南海。

    这就更让众宗门的高层认定了,定是鲛人一族已经恢复了生息,从而才会派人到东夷城来盗取鲛华珠。

    也就意味着

    鲛人一族已经可以让他们再次收获了?

    这些宗门在上一次我鲛族灭族之战中已经得到了足够让所有人疯狂的利益,也正因为如此,知道鲛人一族已经恢复了生息,这些宗门自然也就再次打上了主意。

    一时之间,众宗门闻到了腥,立即就想找到鲛人一族如今的栖息地,再狠狠从鲛人一族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甚至,他们都打算好了,这次也要像上次那样,故意放一支鲛人逃脱,也叫他们的后辈将来也可以从鲛人一族身上再获利不是?

    对这些宗门来说,鲛人一族,只不过是被他们圈养起来,隔一段时间就能收一次羊毛的小绵羊罢了。这对鲛人一族来说也许很难接受,但这就事实。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