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又是怎么回事?

    许多鲛人都表示有些看不透。

    要知道,大部分的鲛人之所以会对凤至和龙衍那般不客气,也是看明白了鲛华对凤至两人的态度,否则他们又岂会如此明显的给凤至和龙衍冷脸看?

    可现在……

    族长大人一夜之间就画风突变,这让许多鲛人都觉得心里有些方。

    也正是受了鲛华的影响,在这之后,就算许多鲛人心里都有不解之处,却是再没有人敢像以前那样冷待凤至和龙衍了。

    整个鲛人一族,似乎突然之间就就得和谐起来了。

    而在这样的和谐之中,鲛华也正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着将整个鲛人一族都迁到另外一个陌生世界的事。

    凤至和龙衍原本是没打算在鲛族久呆的,不过现在既然鲛人一族也要跟着他们一起去玄武大陆,他们也就继续多停留了些时间。

    鲛华没想着要将这件事瞒下来,因而他的这些准备动作没有半点要避忌着族人的意思,没过两天,就有许多鲛人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于是,这一天,众多的鲛人自发的聚集在一起,想要寻了鲛华问个明白。

    鲛华看着众多的鲛人,心里是不无感慨的。

    鲛绡和鲛珠带回鲛华珠之后,原先那些生了病的族人们,就一天好过一天,到现在,所有族人的病都痊愈了,鲛人一族也许久没有像现在这样热闹过了。

    “族长,您这几日又是吩咐人将咱们族里所有有价值的东西都打包起来,又是几乎要将咱们的宫殿都给拆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名鲛族长老忍不住发问。

    其他人也都带着疑惑地看向鲛华。

    对于鲛华这个族长,众人自然是没有任何怀疑的。

    也因此,就算再怎么不解,他们也始终相信,他们的族长一定能给他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鲛华也确实给了众人一个解释。“原本我还想着晚些时候再通知大家,但既然现在大家已经察觉到了,那我自然也不会再瞒着,我们鲛人一族,要搬家了。”鲛华沉声道,然后也不管众多鲛人的惊讶,继续道,“今天之后,爷们每个人就回

    去收拾自己的行李,将你们认为有价值的东西全都带上,离开这里之后,我们永远也不会再回来了!”

    众人先是一震,然后紧跟着就哗然起来。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从鲛华的嘴里得到这样一个答案。

    “搬家?”另一名长老的声音因为震惊而显得有些尖利,“族长,这样的大事,为何先前没有任何的端倪,我们鲛人一族在这里栖息了这么多万年,好端端的为何又要搬到另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去?”

    许多鲛人都有着这样的疑惑。

    不管是什么种族,骨子里总是有些恋旧的。

    那场灭族之祸发生后,残余的鲛人好不容易才逃到了这他们认为最是安全不过的深海里,并且在这里生活了许多万年,如今年轻一代的鲛人,更都是在这里出生的。

    可以说,在大部分的鲛人眼里,这深海里就是他们的家乡。

    所谓故土难离,现在鲛华没有任何原因的就决定要搬离这里,这无疑是让大多数的鲛人毫不理由的就放弃他们的家乡。

    这……

    如何能让众人信服?

    对于鲛华这个族长,众鲛人都是丝毫不怀疑的,但这件事,也太让人难以接受了些。

    鲛华闻言先就叹了口气。“好端端的?”他沉声道,“从前我也以为咱们鲛人一族找到了这个新的栖息地之后,就能一直没有顾忌的在这里生活下去,可事实上,那些人类修真者从来都没想过放过我们,这次有了鲛绡和鲛珠取回鲛华

    珠一事,只怕那些人类修真者用不了多久就能查到这里来,到时候,这里还会是我们鲛人一族最后的乐土吗?”

    所有鲛人都沉默了。

    有经历过从前那场灭族之祸的鲛人,这时已经忍不住浑身发颤了。

    那种恐惧,虽然已经过去这么多万年了,但实际上从来没有离开过,而是深植在了他们的骨子里,一旦被提及,就会让他们觉得噩梦再临。

    这无疑是极为痛苦的。

    而一些在那场灭族之祸之后才出生的鲛人,虽然他们没有亲身经历过,但打从他们出生,就一直听长辈们说起当年鲛人一族与人类修真者之间的刻骨仇恨,因而这时也一个个的都心底发凉。

    许久,有鲛人将鲛华所说的,人类修真者能找到鲛人一族栖息地的原因归到了如今正在鲛人一族里作客的凤至和龙衍身上。

    “族长!”那名鲛人红着一双眼睛,仿佛随时要扑上去与人拼命,“是不是那两名人类泄露了我们鲛人一族的信息,才让那些人类修真者有可能找到这里来?”

    被这名鲛人一提醒,许多人也都想到了这里来。

    众人于是都紧紧盯着鲛华,只要鲛华给出一个肯定的答复,他们肯定就要去找凤至和龙衍拼命了。

    鲛绡和鲛珠自然是相信凤至和龙衍不会做这种事的,因而这时正满面焦急的想要拉着族人解释,但这时候又哪里有人还有理智听他们的解释?

    就算听到了,只怕也是以为鲛绡和鲛珠是被凤至和龙衍洗了脑了,又哪里会当真?

    所以,两人就是有再多的解释,也都是徒劳的。但谁也没想到,鲛华这时却突然沉着一张脸,看向说话那人训斥道:“住口!凤至小姐和龙衍少爷是我们鲛人一族的大恩人,以他们那连我都不及的实力,若是真的想要泄露我们鲛族的信息,又哪里还能等

    到现在?就是现在,鲛人一族能够重获新生的契机,也都要落在了凤至小姐和龙衍少爷的身上,以后若是再叫我知道有谁对两位贵客无礼,绝不轻饶!”

    鲛华这番话说得再严肃不过,简直让人不容怀疑。

    众多鲛人都愣愣地看着鲛华,就好像没听懂他在说什么一般。

    明明……前几天,族长还一副任由他们怎么对待凤至和龙衍的模样,怎么这么快就改变了态度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