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龙衍拿着凤至给的一套女装,躲到了一片茂密的林子里。

    凤至拿是她平时穿的衣裳。虽然两人的体形相差得有些大,但一来龙衍是可以自由变幻体形的,二来嘛,虽然只是凤至平常穿的衣裳,但也都是用极好的材料炼制出来的法衣,随着穿衣裳的人的体形变幻大这却是最基本的功能

    了。

    所以,凤至一点也不担心龙衍会穿不上。龙衍虽然在凤至的眼泪攻势之下答应了凤至要穿女装,但他的心里还真的就没有多少的心甘情愿,因而换衣裳的时候自然是能拖多久就拖多久了,一套衣裳换了差不多两刻钟,直到知道再拖下去说不定凤

    至都要亲自进来替他换了,他才总算是走了出来。

    才一看到换上了女装的龙衍,凤至和鲛绡鲛珠就立即安静了下来。

    身在虚灵境这样的修真界,三人是真的没少见过美人,事实上修真界里长得不好看的人真的是少之又少,像凤至最开始易容的那样容貌只能算得上清秀的女子,简直就是凤毛麟角一样的存在。

    而鲛绡和鲛珠呢?

    鲛人一珠除了以那几样宝物出名之外,最出名的也就是他们的容貌了。

    看惯了鲛人一族的容貌,鲛绡和鲛珠以为他们再不会因为别的什么人的美貌就动容的。

    但在看到了穿了女装的龙衍之后,他们才知道,自己先前的是非多武断。

    虽然龙衍的身形颀长,看起来一点也没有女子的柔婉,但毫无疑问的,龙衍女装的扮相是相当让人惊艳的,就连鲛绡和鲛珠这样见惯了美人的人都会为之惊艳,由此可想而知龙衍穿女装有多出色了。

    只不过

    龙衍看起来并未引以为傲。

    他臭着一张脸,才走出来就先将鲛绡和鲛珠狠狠瞪了一眼,直到这兄妹俩都强忍着笑转过头去了,这才有些无奈地看着凤至。

    “这样,你满意了?”声音里既有无奈又有宠溺。

    凤至围着穿了女装的龙衍绕了好几圈。

    然后,她一拍手,“满意,实在是太满意了!”

    龙衍于是更无奈了。

    他觉得,遇到凤至,大概真的是宿命吧,他以前可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他也会因为一名女子而放弃自己所有的原则,甚至还会为了她的一句话穿上女装。

    在以前

    这绝对是龙衍以及他身边的人都无法想象的。

    不过,看着凤至那满脸的笑容,龙衍最后又释然了。

    谁让她是凤至呢?

    只要她高兴,那便也就罢了吧。

    “你呀”龙衍伸手在凤至柔软的乌发上轻轻抚了抚。

    凤至扬头冲着龙衍笑。

    之后,一行四人再度上路。

    凤至后来还让龙衍将身形变矮了一些,变得与她一般高,两人还手挽着手,俨然一对好闺蜜的模样,走在一起别提有多和谐了。

    大概也就只有知道他们本来身份的鲛绡和鲛珠,每看到这一幕时,总会忍不住捂嘴偷笑。

    在被龙衍瞪了好多眼之后,鲛绡和鲛珠为了不让自己两人再因为看到这两人而发笑,干脆就远远的走在了前面,好歹才让他们没有被龙衍的利眼瞪得万剑穿心。

    还别说,凤至想的这个法子虽然听着有些不靠谱,但实际上也是真的有用。

    东来宗的人都知道那与他们为敌的是一男一女,又想着这两人本就是至少化神以上的大能,就算易了容也绝不可能做出什么改变性别这样的事情来,因而在追查的路上都重点盘查的那些一男一女的组合。

    毕竟

    也不是谁都能像凤至这样,做得出让龙衍这个大男人穿女装扮女人的事来的。

    两名女子,而且还是两名看起来就是好闺蜜的女子这样走在一块儿,看着当然是再养眼不过了,而且也再正常不过了。

    因而,后来凤至和龙衍几次三番的与东来宗的弟子迎面相遇,那些东来宗的人愣是就没发现了凤至和龙衍有什么不对劲的,甚至都没有盘查他们一般。

    至于鲛绡和鲛珠

    他们俩的身份可经不起推敲,因而凤至每次提前知道要碰到东来宗的人,总会先一步将鲛绡和鲛珠放到洞府里面去。

    这样一路往下走,倒还真的就叫他们顺风顺水的到了南大陆。

    鲛绡和鲛珠后来都忍不住感叹,瞧瞧,真要论奸诈,还有谁能比得过凤至去?

    事实上,能想出男扮女装这样的主意的人,也真是少得不能再少了吧?

    到了南大陆之后,东来宗的排查明显就要少了许多。

    东来宗如今就是再怎么强势,但东来宗的势力大多数仍是在东大陆,在其他三块大陆上就算是有一定的影响力,却也绝对不可能像是在东大陆那样行事方便的,因而会有这样的情况也是正常的。

    正因为如此,鲛绡和鲛珠在踏上南大陆的土地之后都明显松了口气。

    一是因为东来宗的人终于不是那样随处可见了。

    二嘛,这里离着鲛人一族越来越近了,本就思念家乡的兄妹俩到了南大陆自然就会有天然的亲近。

    因为不想节外生枝,鲛绡和鲛珠到了南大陆之后也没有多作停留,而是直接领着凤至和龙衍一起去了南海边上。

    到了这时,凤至才总算是让龙衍换回了他的那身金袍。

    “凤至”换回金袍的龙衍明显看着要自在了许多,他伸手轻轻在凤至的额头上点了点,“下次可不能再这样了。”

    凤至眨了眨眼睛。

    下次?

    呵,这可说不定哦。鲛绡和鲛珠这一路上虽然已经习惯了凤至和龙衍随时都有可能撒狗粮,但每次看了两人这黏糊劲儿总是有些不适应的,这会儿干脆就不往两人身上看,而是指着面前一望无涯的蔚蓝大海,“这里就是南海了

    ,在那南海的最深处,就是我们鲛人一族如今栖息的所在”

    两人自小就在鲛族生长,长到几千岁了也没有离开过族里,这次出来这么久,也确实是有些想家了。

    而且他们心里更惦记着族人如今的情况。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